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第三十章 恩情两字有几个分量?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橙子澄澄 1017 2020-01-16 22:29:55

  去往内官监的路上,除了他们这一拨,暂时没有其他人经过。

  苏伯言问了那句话后,几人中出现短暂的死寂。

  所有视线全部落在云鸢歌身上,都在等着听她会做出什么解释。

  “我——”云鸢歌动动嘴唇,很想死前再挣扎那么一下下,说她没有制造偶遇,一切都是真的凑巧,是他们有缘。

  可是,头顶落下来的目光,让她感觉无所遁形。

  那种犀利跟洞悉,让她的狡辩卡在喉间出不来,寒意从背脊攀爬而上。

  是啊,苏伯言是什么人她难道还不够清楚?

  她那点小伎俩,在苏伯言眼里算得什么,怎么可能骗得过他去?

  不然她也不会逼自己上赶着亲近讨好,跟上辈子反其道而行,决定对苏伯言阿谀奉承挣一条生路。

  慢慢的,云鸢歌垂下眼睫,纤长卷翘的睫毛如雨中蝶翼,颤颤巍巍。

  衬着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可怜。

  “我不是有意要骗公公。只是我的处境公公想必也看在眼里了,虽然名为公主,但是这宫里上上下下,又有哪一个把我这公主放在眼中?就连一个小小的唱报太监都能给我脸色看。我总要为自己争取些什么,才能继续在皇宫活下去。”

  抬眸,她第一次主动望进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仿似把自己全摊开在男子面前,毫无隐瞒的坦荡,“我虽接近公公,但是并无恶意,只是想沾沾公公的光,让自己稍微挣得点公主的体面罢了。也是因为此前御花园里,公公提到了当年的恩情,我才敢这么做,否则我又怎敢妄想……”

  三分真七分假,真假参半才最能把谎言说得不露破绽。

  云鸢歌极力挺直背脊,让自己不在那双眸子下反射性退缩露怯。

  同时心头忐忑,她自认表演很是完美,只不知苏伯言会信她几分?

  ……妈的,她还是看不懂苏伯言的反应。

  那张死人脸根本就没表情,像是坚硬的棒槌,边边角角没有一处缝隙,让人无从下手。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死变态!

  苏伯言静静看着眼前少女,听她声情并茂的表演,看透她佯作镇静下隐藏的不安与慌张,不置一词。

  他所了解的这个人,比她对自己的了解更多。

  她不适合说谎,因为她心底所有的情绪,都会在那张娇柔美丽的小脸上一一呈现出来,而她自己浑然不知。

  透明的像一张白纸。

  偏生她总以为,自己是只拥有利爪的凶兽,躲在背后张牙舞爪怡然自乐。

  可爱得让人心痒。

  为了不负她所望,男子沉默够了之后,启开了唇,配合她让她继续演,也借此抚平她的忐忑不安,“这个地方,恩情两字有几个分量,公主是聪明人,难道不知吗?”

  在人吃人的地方讲恩情?

  只会让人笑死。

  果然,少女飞快接上话,“公公是不一样的!公公心善!”

  暗自挑眉,苏伯言的轻笑差点逸出唇角,“心善?公主,你救过奴才一事,在此之前并无他人知晓,奴才若不认你当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