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第三十九章 活得都赶不上奴才了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橙子澄澄 1032 2020-01-21 22:44:36

  让云鸢歌意想不到的,当晚离风殿来了自来客。

  彼时离风殿里气氛静谧。

  小丫鬟一边收拾殿里杂物一边跟公主聊天,公主则抓了毛笔站在长书案前信手涂鸦,姿势豪气又狂放。

  “十三啊,这就是你的离风殿?连奴才都不多一个,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跟它主子一样寒酸。”盛气凌人的声线突兀切入,轻易打碎了那点宁和。

  云鸢容带着随行丫鬟一众五六人,浩浩荡荡走进殿内,跟走进自己地盘似的,半点不客气。

  云鸢歌扭头看过去,惊诧过后笑道,“十二姐姐?外面刮的什么风居然把你吹到我离风殿来了,要是让姐姐沾上我离风殿的寒酸气,妹妹怎么担得起这份罪过?麻烦你高抬贵脚,好走不送。”

  云鸢容趾高气扬的气势被最后一句话给气得溃散,差点凝不起来。

  “嗤!你这破寝殿八百年没人来串过门,姐姐我好心来看看你,你就这态度?”

  “看十二姐姐说的,我是为了你着想啊。”云鸢歌一本正经,“上门是客,我这个做主子的总要上杯茶水招待招待吧?我是怕姐姐喝了我离风殿的粗茶不习惯,回头你喝坏肚子算谁的?你还遭罪不是?”

  云鸢容站在书案前,定定看了云鸢歌一瞬,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兴味,扬了红唇转身坐到一旁,“人尝百味,来,上茶!让姐姐我见识见识你这儿的粗茶是什么寒酸味。”

  云鸢歌嘴角抽了抽,挥手让映冬去备茶。

  人都闯进来了,总不能蛮横把人赶出去。

  对方可来了六个人,打不过。

  映冬退下去的时候满脸警惕,云鸢容视而不见,倾身欣赏起书案上某人即将完成的涂鸦。

  待得看清了,浓妆艳抹的脸出现片刻扭曲。

  “你是在用黑纸作画吗?”

  云鸢歌伸出两指捏起面前纸张,淡定将全黑的一面展在十二姐面前,“你看不出来?我这画的是黑夜。”

  “星星呢?月亮呢?”

  “乌云密布的黑夜。”

  云鸢容,“……”黑你老母。

  扭头看到旁边跟来的五个丫鬟要笑不敢笑的表情,怒了,“都给我滚下去!本公主还没笑呢,有你们笑的份儿?!”

  丫鬟们面面相觑,不敢应答,忙退出了殿外。

  等人走光了,殿里只剩下两姐妹,云鸢歌把手上黑纸往旁一扔,“姐姐刁蛮跋扈的形象深入人心啊,一通借口发作,就把眼线全打发下去了。”

  “比不得你,装小白兔一装十五年,连精明的苏公公都中了你的招。”

  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扭开头去,“呸!”

  殿内无人,云鸢容端出来的趾高气扬敛下去,表情很淡,“以前不是低调的很,不争不抢的?怎么突然亮出爪子了?”

  云鸢歌垂眸,“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活得都赶不上奴才了,低调能挣饭吃?”

  殿内沉默下来。

  云鸢容会来,云鸢歌想不到。

  但是她真的来了,云鸢歌又不像想象中的意外。

  在皇宫生活的人,脸上都挂着面具。

  她如此,云鸢容也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