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第八十一章 撕都撕不下来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 橙子澄澄 1033 2020-02-12 22:23:04

  云鸢歌的眼泪,比情绪更汹涌。

  她真的一点都不聪明,她自己知道。

  她没有皇室子弟该有的头脑、心性、手腕。

  生母是个身份卑微的宫婢,还命短,她从出生起就被遗忘在角落,甚至连正经的书都没念过。

  她能颤颤巍巍活到成年,靠的从来不是脑子,是胆小谨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活得看似逍遥自在,实则如履薄冰。

  在夹缝中努力求存的滋味,她比任何人都更有体会。

  惯了只有一个人,一个人面对奚落羞辱,一个人面对排挤忽视,一个人躲在昏暗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一个人面对诸多磋磨狠狠咬牙坚持。

  走到阳光下的时候,永远笑脸迎人,说着我没关系,我不在乎。

  怎么可能没关系,怎么可能不在乎。

  她是人,也会痛会哭会孤独。

  她也会渴望。渴望有个人来到她身边,跟她站在一起,对她关怀怜惜。

  “苏伯言,苏伯言……”不断喃喃这个名字,她眼泪流了满眼满脸,视线模糊了,看不清他了,扯起袖子将眼泪一擦,继续哭得打嗝。

  真的,以前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有什么可委屈。

  她能活着,她还是个公主,比奴才身份高着呢。

  比她委屈的人多了去了。

  “苏伯言……嗝……呜……”可是此刻,此时,看着那张以前觉得阴恻恻的脸,云鸢歌觉得自己的委屈比天还大。

  下一瞬,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将她拉入怀中,吓得她连哭嗝都停了。

  呼吸间,全是男子身上独有的草木冷香。

  像冬日山间压了积雪的松柏,猛然侵占她的肺腑,一吐一纳全是好闻的气息。

  带着让她心跳加速的攻击性。

  随后,是他怀抱浸润过来的温暖,一点一滴抚平她的心慌,连带着天大的委屈也散了。

  云鸢歌放松自己,温顺的依靠。

  小时候她曾听人说,这世上最安全可靠的怀抱是爹爹的怀抱,像大山,像港湾。

  她没感受过。

  但是她想,那种安全可靠,大抵跟她此刻得到的是一样的。

  男子很高大,她在他怀中显得异常娇小。

  依在他怀里,好像一下就有了遮风挡雨的地方,无比心安。

  不自觉的弯了眉眼,云鸢歌放纵自己小脑袋在男子胸前满足的蹭了蹭,“原来这就是爹爹的怀抱啊……”

  极低的喟叹,钻进男子耳朵,瞬间黑了男子脸色。

  “什么?”他问,极力克制。

  少女不回答,在他怀里模糊的哼唧了下,小脑袋继续蹭,在衣襟上留下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苏伯言气笑了。

  前一刻还因为她心疼到抽搐,眼下,苏伯言狠狠闭眼,握住少女肩头准备把他推开。

  爹爹?她爹爹都不敢这么抱她!

  ……推不开,撕都撕不下来。

  察觉到他动作的瞬间,少女小手立即紧紧抱住了他腰身,十指扣成结。

  “公主,男女授受不亲。”一如以往平静淡然的声调,不聪明的十三公主没听出平静底下潜藏的暗涌。

  公主理直气壮反驳,“什么授受不亲,你是太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