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真实的都市爱情故事

夜三里

真实的都市爱情故事 苏桑落 3209 2019-11-23 16:49:55

  平凡,我很喜欢这个词,因为他让我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而不是生活在虚无缥缈之中。

  所以我甘愿当一个平凡的人,人一旦追求的过高了,或是过多了,就容易被欲望迷住双眼,从而看不清自己,看不清世界。

  所以我喜欢平凡,因为它让我有一种脚踏实地的安全感,不必担心某一天被波浪卷携到无影无踪。

  但人生不会按照你规划的轨迹铺路,总有一天道路会弯曲,意料之外的事情会发生。

  到那时,你只能选择腾身越过,在腾空那一瞬间,你可能会感觉到自己的不平凡,但那是错觉,总有一天你会落下。

  所以每当我遇到日程表之外的事情,我总会劝说自己冷静,理性是在这时候唯一能维系着你和地面之间的东西。

  当然,这是我多年之后才悟到的道理,至少那时才21岁的我是不会明白的。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车后座起床,将车开回了柴记烧烤。

  毕竟就算我早早地就起床了,但人家柴叔可能还没起床呢,都忙活到这么晚,谁还不得睡个好觉呢?

  谢绝了柴叔留我吃午饭的好意后,我拎着宋绘恬的旅行箱站在道边上,等着街角那两个女孩出现的身影。

  得亏之前找猫的时候互留了微信,要不然就只能把箱子,上交给敬爱的警察叔叔了。

  正在我无聊地低着头玩手机的时候,就看到两双腿出现在我手机屏幕的上方。

  一般这种情况下能像你搭讪的就只有出租司机和熟人了。

  经过我大脑飞速地运转一番后,抬头一看,果然,是柳昕昕和宋绘恬两个大美女。

  嗯,出租司机师傅要是能有这种腿,那早能就把车开到T台上了。

  果然,自己的推理能力还是有一定的水准的,我在心中自恋的想到。

  “怎么,发什么呆呢?看愣神啦。”

  宋绘恬看着盯着他们不说话的我说道,可能是昨晚上的气还没消的原因吧,宋绘恬对我说话的语气,还不是特别友好的样子,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嗯,看愣神啦,这是哪家大闺女跑出来了,要是没人要我可抱回家去了。”我顺着宋绘恬的话反驳道。

  “呸,美的你,诺,把箱子还给我吧,你没打开偷看吧。”

  宋绘恬呸了一声后,伸出手说道。

  我把箱子交到她手上后,坏笑着说道:

  “打开了,而且还看到了你的黑色蕾丝内衣。”

  宋绘恬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原本只是调侃一下,没想到我还真打开了,后来回头一想,自己好像没有黑色蕾丝内衣,就意识到了我是在胡诌,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哼,还是太天真,跟北京人耍贫,你还差点意思。’

  我心下不无愉悦和自豪的想到。

  这时,柳昕昕在旁边打圆场道:“绘恬你就少说两句吧,那个,谢谢你啊,赵小海,还特地帮我们送出来。”

  嗯,你看看,还是柳昕昕温柔,我跟宋绘恬那种偏向火辣的类型还是有点不对付,以后娶媳妇一定要娶一个柳昕昕这样的。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得,没事,那箱子给你,没事我就走啦。”

  我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就想脱身似的说道。

  “那个……”柳昕昕突然发声叫住我。

  “那个,嗯,之前都是你请我们吃的饭,而且你还帮了我们很多的忙,那个,晚上我请客出去玩怎么样?”

  柳昕昕啰啰嗦嗦地地说了一大堆,生怕我会误会一样。

  “哦?请客,去哪啊?”

  说道有人请客这事我就来精神了,但不能表现得太过,跌份儿,所以我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会问到。

  “喂,你个本地人问我们两个外地人应该去哪玩的嘛?”刚次被我憋没火的宋绘恬插话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真的和宋绘恬不对付的原因吧,每次宋绘恬说话我都想调戏她一番。

  于是我坏笑着说道:“哦?我挑地,你付钱?”

  宋绘恬好像被我意蕴丰厚的微笑吓到了一样,但依然死鸭子嘴硬。

  “是啊,但你不要太过分哦。”

  “呵呵呵,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笑地很黑暗,好像一个绝世魔王一样。但好像不小心吓到旁边的小莲花了,于是我俯过身去,在脸色有些不对的柳昕昕耳边小声说道。

  “开玩笑的,吓她的。”

  宋绘恬看到我们俩‘亲密’的动作后还以为我们俩在密谋耍她,于是气鼓鼓地说道。

  “好啊,柳昕昕,有了男人忘了闺蜜,你们两个狗男女妇唱夫随,密谋陷害皇上,朕不赔你们玩了。”

  说着就拖着箱子往家走去。

  柳昕昕听出了宋绘恬是在开玩笑,但还是被闹了大红脸,毕竟我还在边上呢。

  当下,马上跟上了拖着箱子的宋绘恬,回头向我摆手喊道。

  “赵小海,你等一会哦,我们回去放完箱子就出来。”

  事实证明,女人的时间观念真的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你听她说马上,就放一个箱子,但其实,放箱子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还包含了换衣服,化妆,收拾东西等一系列活动。

  等到我蹲在马路边,再次见到这两个美女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这期间我还去马路对面的报亭里买了张北京晚报,和报亭大爷聊会天,与清洁工大爷坐在大道边上下了两盘象棋,逗了一会野猫,抽了两根烟……

  宋绘恬走刀我身边,用包砸了一下我的肩膀。

  “想好没去哪玩啊,赵大帅哥?”

  我在吃痛下才站起身回答道:“三里屯。”

  三里屯,北京最有名的几条娱乐界之一。酒吧,小吃,穿着时尚的女孩已经成了三里屯的标志性名词。

  在三里屯一条街上你总能见到时尚的女孩在街边走秀,外国人搂着中国女孩在欢笑,富二代开车超跑在寻觅猎物(当然,前几年还流行在车顶上放水)。

  但即使如此你也还能看到西装笔挺的年轻人在这里深夜买醉,老人一手卖气球一手在收费,巷子里烧烤摊的香味让你有来无回。

  我说不清楚三里屯到底是好是坏,但至少我自己在这玩的挺乐呵。

  “哇哦,这就是三里屯啊,比想象中的要热闹不少。”宋绘恬吹了一声口哨说道。

  “是啊,我在北京工作一年都没有来过。”柳昕昕遗憾的说道。

  这时,她可能真的在反思我跟他说过的话,是不是自己用工作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而没有注意放松。

  三里屯其实不长,从头走到尾也没多长时间,但很热闹。

  旁边商店灯红酒绿的霓虹灯很容易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街上的人也很多,不时还有跳街舞的,玩乐队的在这里表演。

  我们吃了几家小吃后,就在宋绘恬的带领下道旁边儿一处乐队哪里看演出,当然能在这里表演的都是年轻人,唱的都是现在很流行的,或是很摇滚的。

  比如现在这个乐队正在唱的就是龙井的sky,很好听的一首说唱,改编自一首国外的叫做‘where’d you go’的说唱歌曲,但是我觉得龙井改编地比原作更有韵味一些。

  “哇,这首歌好好听,什么名字啊。”柳昕昕的声音从我身边响起。

  “龙井说唱的sky。”周围的声音有些嘈杂,我不由得大声说道。

  刚巧不巧,这时这首歌刚好唱完,所以我的声音在人群中就显得很大声了。

  还没等我尴尬的情绪起来,乐队的主唱拿着话筒说道:“呦,这位哥们儿也是龙井的粉丝啊,那要不要上来我们一起来一首?”

  说唱,其实我也是能唱一点的,哪个北京男孩还不会哼两句‘归’呢?

  更何况我高中的时候为了上台演出还专门练过,最后在主场和四周观众的起哄下,我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就当我要走出人群,宋绘恬拉住我的衣角,小声说道:“喂,你行不行啊,不行就别勉强。”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宋绘恬,没想到这个一直跟我不对付的少女还会为我担心,看来她也不像我现象中那么坏嘛。

  我露出一抹我自认为非常自信的微笑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拿我的面子开玩笑的。”

  说罢,转身潇洒地走出人群。

  “哼,臭屁。”宋绘恬看着我骚包离开的背影小声骂道。

  “哥们儿,你想唱哪首?龙井的这几首我们都会。”乐队主唱在我旁边小声问道。

  “那就唱个应景的——夜三里吧。”我想了想回答道。

  “得嘞,哥儿几个夜三里走起。”

  乐队主唱向身后的成员吆喝道。

  “这夜晚的三里灯光明媚

  不长不宽的街道之中人声鼎沸

  ……

  玩的就是心跳今晚和她偶遇也许

  不去在乎世外桃源还是人间仙境

  放下了所有防备没有必要保持清醒

  发誓今天就要疯到不像话

  于是点了一杯今夜不回家

  不管有没有想要的那个她

  任务就是必须都得喝到大”

  唱到这的时候,我还故意用眼神和动作调戏了一下柳昕昕,没想周围人又一起哄,把柳昕昕害羞的直往宋绘恬伟岸的胸怀里钻。

  宋绘恬也威胁似的瞪了我一眼,所以我也就只好放弃了继续调戏的想法。

  “夜色迷离别在意我们聚在三里

  夜那么长就让回忆把我留在这里

  夜色迷离别在意我们聚在三里

  夜那么长就让回忆把我留在这里”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乐队演绎的很完美,我稍微有点沙哑的烟嗓和乐队主唱也相得益彰。

  这是一场完美的演出,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夜三里懒散悠闲的味道,一如我忘不了少女微红的脸颊如水晶般的诱人。

苏桑落

嗯,其实我平时不太听说唱,但有两支说唱乐队是我很迷的,一个是in3,一个是龙井。说实话,小时候大家都很迷这两支乐队啊,从‘老师你好’到‘北京晚报’,从‘归’到‘清早’,一首首歌给了我很多欢笑和感动。建议大家没听过的可以去尝试一下,当然阴三儿的歌可能找起来费点劲就是了(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