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0-31上架
  • 27296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圣旨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938 2019-10-31 10:43:37

  “……话说那忠武将军,于西凉万人大军中杀出,开了一条血路,方才救回了宋老将军。主帅已伤,军心涣散,战局胶着,此番该当如何?欲知后事,且听下回谢将军巧降丹东王。”

  说书人的惊堂木一拍,堂下便响起了看客们的掌声与喝彩声,而说书人的小厮阿旺也掐准了这一时机,拿着赏盘,一边走着一边对着看客们点头哈腰。

  看客们也很是大方,这忠武将军谢育打退了困扰大虞上百年的西凉,这事儿本就值得庆贺,又听得说书人讲的慷慨激昂,自然出手也颇为阔绰。

  更何况,上一次大虞有这样大的胜利,还是十几年前徐国公世子大退匈奴。

  一看客感慨道:“大虞有谢将军,西境可无忧啊。”

  他身边的同伴赞同不已:“怪不得圣人将谢将军直接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排头兵直接封为正四品的忠武将军啊!”

  “可不是么,谢将军这可算是一步登天咯。若不是出身寒门,怕是圣人封他个骠骑将军也是使得的。”

  “听闻那谢将军年纪轻轻,如今不过二十有三,尚未娶亲,怕是这建康城里的大人们都要去争一争这位东床快婿了。”

  “怕也不见得,这谢将军毕竟出身寒门,世家大族怎会将嫡出的娘子嫁给他?庶出的小娘子,这谢将军也未必看得上罢。”

  “这谢将军得了圣宠,身份自然不同以往,瞧这架势,圣人怕是想学先帝,扶持寒门呢!”

  另一桌的客人听了,也凑过来道:“门阀势力实在是大,想想二十多年前,淮阳长公主嫁进兰陵萧氏,还是当时的萧三郎君,如今的太傅大人向前头那位萧国公求来的呢。不然如今,长公主怕还当不得国公夫人。”

  “淮阳长公主可是先帝唯一的嫡女,当年差点被立为皇太女的。只可惜母亲出身寒门,萧家那时才不同意她进门。”

  “若不是长公主母族式微,再加上女子当政确有不妥,先帝怎会从旁枝过继如今的圣人……”

  身边的同伴一把捂住这人的嘴:“害,你不要命啦。这事儿可敏感着,休要多言。”

  另一人也道:“有些事儿啊,咱们都心知肚明,但可别什么话都往外倒呐。”

  几人互相看看,也纷纷转了话题:“这儿的彩云羹是道名点,兄台可以多尝尝。”

  萧国公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萧国公长女萧明漪,恭谨端敏,持躬淑慎。动谐珩佩之和、克娴于礼,敬凛夙宵之节、靡懈于勤。今赐婚于忠武将军谢育,望汝二人同心同德,尔昌尔炽,责有司择吉日完婚。钦此。”

  皇帝身边的大公公冯德福念完了圣旨,对萧明漪道:“郡主,该接旨了。”

  萧明漪却好像僵住了一样,半分动弹不得。

  不该是这样的,前几日阿娘还说,要进宫向圣人求一道赐婚,将自己嫁给阿澄哥哥的,不该是现在这样的。

  而一旁的淮阳长公主也是愣了,前几日,自己的确是进了宫,向皇帝求了婚事,却万没想到,赐婚诏书上的名字不是一直中意的福王世子。

  萧国公道:“冯公公,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长公主前几日进宫面圣之时,圣人仿佛是要将我们六娘赐婚给……”

  “国公爷”,冯德福提高了声音,出声打断了他,“这诏书上可写得清清楚楚,要将肃安郡主赐婚给谢将军,国公爷是觉得圣人糊涂了么?”

  萧国公怔了怔,忽然就明白了些什么。可淮阳长公主打小就没受过气,哪能忍得?

  “冯公公说得对,圣人自然不曾糊涂,可有的人怕是糊涂了,一介寒门,竟敢攀附皇族世家!”

  冯德福仍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如今圣旨已下,这圣旨,今日郡主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郡主如今不愿接旨,是要违抗皇命么?”

  他的音调变了变:“违抗皇命可就不是郡主一个人的事情了,这可是谋逆的大罪,若是到时株连到不该诛连的人,郡主可莫要后悔。”

  经这一番,萧明漪心里已经明白,圣人就是要自己嫁给那谢育,今日这圣旨是不得不接。

  自己若是违抗旨意,牵连的是整个萧国公府,也会牵连到阿澄哥哥。

  于是她重重地磕了头,落下泪来,道:“臣女接旨。”

  萧昀漱回到家就感觉家里氛围有点不对。

  阿爷坐在堂中,眉间有散不开的愁色。

  一向沉稳的阿兄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接着就重重的叹了口气。

  最异常的是向来温柔的阿姐,阿姐正窝在阿娘的怀里哭,而阿娘的脸色,与其说是忧愁,不如说是愤怒。

  萧昀漱心里有点虚,想着莫不是今日同小舅舅安乐王出城跑马的事情叫家里知道了。

  当萧昀漱刚打算跪下认错,表明自己以后一定做一个温婉贤淑的世家娘子时,长公主“啪”地就拍了一下桌子。

  “高冲这混账,委实欺人太甚!”

  “娘子慎言!”萧国公劝道。

  萧昀漱愣了,这应该骂的就不是自己了,看来今天跑马的事情阿娘还不知道。

  高冲?那不是圣人的名讳么。

  “我慎言,我慎哪门子的言?当初若不是我劝父皇立他为储君,他高冲一辈子就是个小藩王的儿子!若不是你当初一力扶持,他早就被建康城里那帮子宗室世家给撕了!谁曾想他是这等货色?一登基就将各大世家的嫡女纳入后宫,你是不是忘了四娘是怎么死的?如今竟将主意打到我们小六儿头上来,他可还记着半分你我当初对他的恩情?”

  萧国公沉默了。

  皇帝的元后萧氏四娘,他唯一的一母同胞的妹妹,正是死在了皇帝后宫的争斗之中。

  尽管四娘丝毫不愿争宠,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后宫的女人也依旧没有放过她。

  “如今高冲不就是仗着这谢育打跑了西凉么?高家世代没能击退的西凉,在他为帝期间俯首称臣了,他觉得他终于能站稳脚跟了是不是?他再也不需要借助世家势力了是不是?他又想扶持寒门了是不是?”

  说着说着,长公主怒火更炽。“如今的局势,寒门到底能不能扳倒世家,他心里不清楚吗?不过一个谢育,能改变什么?他是想要泰康之乱重现吗?”

  泰康之乱,萧昀漱是晓得的,那是寒门与世家的乱斗。

  世家积累百余年,寒门自不是对手,能与世家形成崎角之势不过是凭着一腔激愤罢了。

  也正是因此,自己出身寒门的外祖母,先帝的皇后许氏,在泰康之乱中被世家活活逼死,自戕于凤仪殿。

  百姓亦在这一场战乱之中流离失所,大虞局势一片混乱。幸好兰陵萧氏、东海徐氏与弘农杨氏三大世家以大局为重,救民于水火,大虞才总算没有亡了国。

  “兰若,你知道的,圣人仍旧介怀当年先帝欲立你为皇太女之事,如今想来,圣人对福王也开始有所防备了。”

  “儿子也以为如此。”一直没有说话的二人的长子萧映淮道。

  “圣人如今愈发猜忌身边人,即使福王舅是圣人唯一的弟弟,圣人怕是也有所防备。阿妹与阿澄的婚事,在圣人看来,或许就是我们兰陵萧氏与福王联手的信号,圣人自然不会同意。将阿妹许配于谢育,不仅可以破了他自以为的联盟,也可以让谢育的地位更升一步为他所用,更重要的,是将世家不与寒门通婚的规矩撕开一道口子。”

  听着儿子的话,萧国公点点头,表示对儿子此番见地的赞同。如果不是此等祸事发生在自己长女的头上,他甚至想赞扬儿子如今见识的长进。长公主听了,心头更是一紧。

  “也就是说,我们六娘逃不过,是么?”

  萧昀漱听懂了,自己的阿姐要被嫁给一个寒门出身的武夫。

  萧昀漱虽然对寒门倒没有同其他世家一样的鄙夷,但自己的阿姐从小与阿澄哥哥青梅竹马,早就定下终身,这事儿两家都是清楚的,只是阿娘一直不舍阿姐出嫁才一拖再拖,前几日方才向圣人请求赐婚,希望能够得到圣人旨意风光出家,谁曾想还会有这种变故。

  萧国公叹了口气,世家权柄固然大,但皇帝胜在先下了手,圣旨一下,无论萧家施展何种手段,都会被定为违背圣意抗旨不尊,他不能拿整个萧家做赌注。

  可就这样毁了长女的终身,自己又实在不忿。

  此时,一向稳重的管家竟慌慌张张地进了门:“国公爷,殿下,福王府来人了。说是,说是福王世子听说圣人赐婚于六娘子和谢将军,进宫面圣去了……”

  萧明漪听了,直接站了起来,萧家几人,也都面面相觑。

  

裴行素

新人报道。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指教呀。   有问题欢迎大家提出,但我可能玻璃心所以希望大家温柔地提*-*   我尽量每天都能写点,因为课太多了555   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天天更,还和大家唠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