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六章 李氏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78 2019-11-05 10:30:00

  安乐王眉毛一挑:“哟,他还真来了,小九儿同舅舅去,我倒要看看他谢育能给个什么解释。”

  萧昀漱回了个“好”,转身对娄谖道:“阿谖,先叫十二娘同你呆在一处,我去会会那谢育。”

  见杨恪似乎想和自己一道去,她连忙制止:“七哥,大家都知你我交好,这又是你家的场子,若你跟着一道,只怕有心人说咱们欺负谢育,不如你先留在场上,我和小舅舅顶不住了再来向你求救?”

  杨恪心知,萧昀漱并不想自己出这个面,况且方才也是安乐王同她一道,自己这个不在场的如果去了,场面反倒不好看,于是也应了下来。

  杨府清风堂。

  谢育坐在右侧,他的母亲和妹妹也坐在一旁。谢育皱着眉,满脸的歉疚,谢胥也十分拘谨,不知如何是好。

  唯有谢家老母,仿佛毫不担心,甚至还端起茶盏喝了口茶,但茶似乎不太合她的口味,喝了一口,这老妇便“咂巴”了下嘴,“啧”了一声就放下了茶盏。

  “阿育啊,你皱着眉头做什么?难不成那小妮子还敢同你发火?你如今是四品的将军啦,还怕她一个小妮子?还有,这杨府的下人刚刚对我可失礼了,没那什么劳什子帖子竟就不让我进门了!我在咱们丰州的时候要想进谁家不行?哪个敢拦?可从没听过要帖子才能进门的规矩!”谢母的嘴叭叭叭个没停,谢育却被说的愈加烦躁。

  建康城乃是帝都,规矩自不同于丰州老家,母亲今日得罪了靖安郡主,自己怕是在萧家会更加不受待见。

  肃安郡主本就是下嫁,萧家也并不满意这门亲事,再加上两位郡主是嫡亲的姐妹,自小关系亲密,只怕肃安郡主也会更厌烦自己。

  更何况母亲是在杨家闹的事,得罪了杨家不说,今日建康城中大半的世家都来了这场马球会,今日谢家在此坠了脸面,母亲竟毫无察觉,仍想像在丰州老家一样发作威风,自己就算恼怒也无可奈何。

  母亲虽只是嫡母,可当初若不是母亲愿意收留自己,自己怕是要与亲生母亲在秦楼楚馆过一辈子。

  她又是孤身一人将自己抚养长大,自己如何能对她说出重话?这委实叫人两难。

  “……我和你说,就是那杨府的管事,他狗仗人势,呵,那小妮子为啥就不用什么帖子?是,我这老妇是刚来建康城,可我的儿子出息呀。我不过是瞧不惯他那般罢了,拽了一下马而已,谁晓得那畜生竟一个哆嗦要将人掀下马去?”

  “母亲……别说了……”谢胥拽了拽谢母的衣袖,想要制止她,却被她一下甩开。

  “母亲,今日这事的确是咱们的错。建康城不比丰州,人流众多,并非像丰州一样家家户户都认识,做仆人的也未必能认得所有的访客,因此上门来自然是要拜帖的。靖安郡主也是同杨家关系亲近,管事的才能一眼认出。今日郡主差点受伤,这更是咱们的错处,待会儿咱们服个软,向郡主致歉,郡主大度,定然也能宽宏大量。”谢育想和母亲说清楚道理,谁知谢母却完全不明白其中利害。

  “我向她一个小妮子道歉?她宽宏大量?我是她姐姐的婆母!是她的长辈!好哇,你是不是被她姐姐勾去了魂,整个人都向着她们萧家,不要我这个做母亲的了?我还要说她今日骑着的那小畜生惊着我了,她得跪着给我认错呢!”

  谢育神色终于冷了下来,谢胥也惊得赶忙拉住母亲,谢育沉沉喊了句“母亲”却被一道男声打断。

  “谢老夫人可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当今这世上真正能称得上我们小九儿长辈的,不是宗室便是萧家杨家的!你是什么东西,竟有如此大的本事敢自称是小九儿的长辈!小九儿的赤焰马乃是当今圣人钦赐,当初本王要可都没要来的宝马,你倒一口一个小畜生的叫,说到底,你算个什么东西!”安乐王从小就是被当着个纨绔养大的,政事从不参与,可小事儿上从没受过委屈,也没人敢给他委屈受,如今瞧着那谢母如此折辱萧昀漱,自然忍不住。

  萧昀漱跟着进来,脸色并不是很好看。谢育此时被安乐王一呛声,也不敢还口,可谢母似乎不想就此闭口,却被谢育的一个瞪眼吓得再不敢出声。

  “今日是家母失礼,下官替家母向郡主赔罪,还望郡主海涵。”

  “原来谢将军赔罪就是嘴上动动,方才本王可是听见谢老夫人想叫小九儿跪下赔罪呢。”

  谢育听了,只得弯下腰来,同萧昀漱鞠了个躬:“今日家母惊扰郡主,下官深感歉疚。下官祖籍丰州,丰州洛神花茶有清心定神之功效,下官稍后便将此茶送至萧国公府。礼虽轻,却也是家母与小妹亲自采摘制作,还望郡主笑纳,也能宽宥家母的失礼之举。”

  谢育不指望母亲此刻能低下头,便只能用这种法子来向萧昀漱表示歉疚,毕竟是母亲亲手所做,也算是一份心意,若萧昀漱仍不愿让步,谢育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萧昀漱其实也并没有继续闹下去的意思,她看的分明,谢育是个通晓道理的,只是他的母亲太过跋扈,自己既然没有受伤,那么这件事其实是可以揭过的。

  况且,自己再闹下去,只怕那老妇将来定会为难阿姐,就是这原本还算通情理的谢育或许也会对阿姐有微词。

  于是萧昀漱道:“此事也并非是什么大事,既然谢将军道了歉,那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只是谢老夫人日后务必谨言慎行,这建康城中的贵人们可多的是,要是冲撞了别的什么人,可未必会如今日一般轻轻揭过。”

  “多谢郡主。”谢母想说话,却看到谢育已经应了下来,于是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安乐王见萧昀漱都已经不再计较,便也“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而马球场上,徐雰的兄长徐霁在忙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也寻了过来。

  徐霁与徐雰虽一母同胞相依为命,徐霁对徐雰亦是关怀备至,然徐霁向来口拙,不甚会哄妹妹,所以干脆不说,故而徐雰觉得兄长总不愿意搭理自己,对兄长十分惧怕。

  同时,徐霁也鲜少看见妹妹如今日一般快活。

  徐雰看到兄长往自己这边走来,便向杨恪与娄谖打了招呼,同徐霁一道回府。

  “十二娘”,徐霁道,“今日玩的开怀?”

  徐雰也不太会与哥哥交流,半天也只憋出了个“嗯”。

  徐霁瞧着徐雰,觉得妹妹似乎也不怎么想与自己多聊,也就止下了话头,没有问下去,也因此不曾知道,自己方才救下的小娘子与自己的妹妹已经成了好友。

  而萧国公府中,萧昀漱也将今日发生之事道出。

  淮阳长公主听了,气的直接将手中的茶盏砸在地上。“那李氏算个什么东西?竟要在我儿面前刷威风?如今六娘还未嫁进谢家便如此,若是嫁了,难不成要任她磋磨?”

  向来沉稳的萧映淮也皱起了眉,而萧国公则道:“李氏如此,未必不是好事。”

  “这算什么好事?”长公主道。

  萧映淮则是瞬间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阿爷的意思,莫非是叫李氏作威作福,折辱咱们萧家,然后叫阿妹与谢育和离?”

  “正是如此。这婚乃是圣人所赐,如今想要拒婚已失了先机。然而大虞律中并非不许和离,婆母欺凌是其一,以寒门折辱世家是其二,单这两条就能和离,纵然是圣人赐婚也万不能违了大虞律。只是这许多年来,圣人赐婚往往是加诸荣耀而非政治利用,才少有赐婚和离。”

  “大虞律令竟有这样一条?”萧昀漱对此表示非常惊讶。

  “确实有这么一条。咱们大虞开国时的明德皇后,原是被前朝殇帝赐婚于当时的广陵太守孙河,而当时皇后已与高祖情投意合,很是经历了一番艰辛才终得相守,故而高祖极恨赐婚一事。然而形势使然,许多世家欲使婚姻荣耀,也会请圣人赐婚,因此大虞律中关于女子和离说的是,纵使圣人赐婚,若公婆不慈,夫二其德,女子可自行和离。况大虞律向来等级分明,以寒门辱世家,亦是违了大虞律,故而此事十分可行。”萧映淮越说,眼中的光芒越盛。

  “阿兄,那咱们为什么不在婚前叫那李氏更加跋扈,在婚前就将这事情坐实,叫阿姐不必嫁去呢?”

  “其一,这条大虞律是针对已经成了婚的女子,六娘尚未嫁去,便有漏洞可寻。其二,既然圣人有意将这婚姻结成,就必然会让六娘嫁去,早知道此事便是打草惊蛇,若是改了大虞律,日后便不好再提。其三,谢育既要依傍圣人,就必须把这婚姻结成,他是个聪明人,这段时间定然拘着他母亲,我们很难寻出这样的时机。”

  “故而如今,这事儿必得让小六儿知晓,叫她先忍着些那老妇。”淮阳长公主恨恨道。

  “理是这么个理,可若真伤了六娘,也是万万使不得。我预备叫邢嬷嬷随六娘一道去谢家,邢嬷嬷当年是同四娘陪嫁进宫的人,于内宅阴私当更清楚些。”

  “此计倒好。”

  “那我这便吩咐下去,叫邢嬷嬷有个准备。兰若,你也去派人同阿澄说说,叫他不必太过忧心,以免出什么大乱子。”

  “我省得的。”

裴行素

前期比较烦人的谢家婆母正式作妖。   嘴炮王者安乐王表示:小场面,都是小场面,只要老子不造反,哪个敢和老子斗嘴!当然老子也不会造反,真想不明白,当皇帝那么累,到底有些人为什么非要造反篡位哦,每月拿拿分例,游山玩水不好吗?   后期造反了的燕王:我感觉有被冒犯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