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章 抗旨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70 2019-11-01 15:41:35

  听说高澄入宫,萧家几人都面面相觑,萧明漪更是落下泪来。

  萧明漪跪了下来:“阿爷,阿娘,女儿想同阿澄哥哥一起进宫面圣,请求圣人收回成命。”

  萧国公不忍,但还是道:“六娘,你知道若你同阿澄一道入宫,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顿了顿,“这意味着你非他不嫁,如今圣人心意你也知晓,若是回转倒也罢了,若不回转,到时你嫁给谢育,他会怎么想?你今后的日子又要怎么过?”

  “女儿都知晓”,萧明漪哽咽着说,“可阿澄哥哥他一个人在宫里,女儿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事情。天子之怒,雷霆万钧,若是要了阿澄哥哥的性命可如何是好!”

  “六娘在家待着,哪里都不许去”,长公主道,“二郎与小九儿看好她……”

  “阿娘……”

  “如今皇帝的心思已极为明显,此事转圜极难,小六儿,你进宫除了给人拿着把柄毫无用处!阿澄也是太过于冲动了,如今的皇帝怎会是他求一求就能改变心思的?怕是性命都难保。如今我进宫一趟,与皇帝谈谈看,婚事一事我尽力周旋,再不济也须得保住阿澄的性命。”

  另一头的谢府,则与萧国公府的如临大敌不同,谢育平静地接下了圣旨,若是熟悉他的人,甚至还会发现,他是带着淡淡的喜色的。

  “臣谢育,谢主隆恩。”他恭敬地磕了一个头,前来宣旨的李公公连忙将他扶起。

  别看这位将军现下只是个四品的忠武将军,这日后的前程可远大着呢。

  前头皇上酒酣之时甚至说要将成安公主许配给谢将军,后来在盛贵妃的劝说之下,便将素有贤名又出身名门的肃安郡主嫁给谢将军,足见皇上的重视。

  送走了李公公,谢育面上的笑意再也掩不住。

  他记得他得胜归来进宫那日,在宣武门前见到的那个女子,她很是高挑,在一众贵女中最是显眼。

  她肤色白皙,眉眼细长,一举一动都十分秀美娴雅,与身边那个女子讲话时眼中流露出的些微笑意也十分动人。

  他记得她穿了一身湖蓝色的裙子,头上的步摇摇啊摇啊,就好像摇进了他的心里。

  当时他看得痴了,身边的宋小将军,也就是当时他救下的宋老将军的长孙,看他这番情态,便劝他莫要多做思量。

  宋小将军说,这位娘子是萧国公府的六娘子,母亲是淮阳长公主,姑母是圣人的元后,如今的杨皇后亦是她的表姑母,整个建康城也都知道,这位娘子今后是要嫁进福王府,做福王世子妃的。

  六娘子这样贵重的身份,即便是出身宋家的宋小将军自己也难以相配。故而宋小将军曾劝过他,莫要痴缠。

  他自知出身卑微,便努力不再有所挂念。

  后来圣人在酒宴上说要将成安公主许配给自己,谢育其实并不怎么开怀,甚至有些遗憾,因为自己此生难以与那萧六娘子有半分情缘了。

  谁曾想,圣人酒醒后竟然将她许配给了自己,这样天大的好事,就这样掉到了自己头上。

  谢育开心的在屋里转了两转,忽然就笑了起来,笑声极是爽朗。

  他又看了看自己不算大的府邸和有些简陋的摆设,心里想着该如何将家里置办得更好一些。

  而养心殿前的高澄就没那么好过了。

  他跪在地上,高声喊着:“请皇伯父收回成命”。

  这二十年来,高澄过的顺风顺水,从没遭遇过什么挫折。他这一生没有什么大抱负,也就想着为圣人尽忠,娶了他青梅竹马的六妹妹,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

  可是他所忠心的皇伯父,却将他最心爱的六妹妹许配给了一个出身寒门的山野村夫,这让他难以相信,也难以接受。

  他觉得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一定是皇伯父不知道,自己早就对六妹妹倾心,一定是这样的!

  天渐渐阴了,风也逐渐大了起来,隐隐有下暴雨的迹象,可是养心殿的门依旧关的死死的。

  从圣人还在藩地时就跟着圣人的大总管吴德喜有些看不下去,终究福王世子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便对他说:“世子,回去吧,圣人今日龙体有恙,见不了世子的。”

  “烦请公公通报一声,澄只求圣人能收回成命,成全澄与肃安郡主。”

  吴德喜知道高澄自小就是认定了事情就绝不改口的性子,也知道圣人如今的考量和此事的无可转圜,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事儿的确是圣人做的不地道,圣人自从登基,为了皇位,这种事做的并不少。

  但是他吴德喜不过是个奴才,什么也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做,所以现下他只能默默进入养心殿。

  开始下雨了,可是高澄仍旧跪在养心殿前不肯离开。远处来了步撵,是淮阳长公主到了。

  淮阳长公主看到这样的天气,高澄仍旧跪在养心殿前,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二十多年前,自己的丈夫也是这样跪在他父亲的门前,请求老国公爷让自己进门的样子。

  也正因此,她对高澄的心疼也就更多了几分。

  她给高澄打上伞,并将高澄搀了起来,高声喊道:“淮阳长公主高凝求见圣人!”

  养心殿前伺候的人早已不是先帝在时伺候的那一批了,这些人从未听过长公主的名讳,只知道长公主封号是淮阳,乍一听,都有些惊诧,但又都将头垂得更低。

  在宫里,只有知道的越少才能活得越长久。

  殿内的皇帝听到淮阳长公主到了,就知道最棘手的麻烦来了。

  他这位远的九曲十八弯的堂妹自小被先帝千娇万宠长大,从未受过半分委屈,就连嫁进兰陵萧氏那样的高门,所有的麻烦也都是萧家三郎处理的。

  今日若是不把这位堂妹处理好,她闹将起来,这朝堂上自然会有人说自己苛待先帝遗孤。

  思索再三,皇帝便让吴德喜把人请进来,自己则装作得了风寒的模样,不时咳嗽两嗓子。

  长公主带着高澄进入养心殿,便看到皇帝歪在榻上咳嗽不止。

  长公主面子上十分关切皇帝的病情,然而心里头却犯嘀咕,早不病晚不病,偏选了这个时候病,意图也太过明显。

  “堂妹快坐。”皇帝虽然“咳嗽”不止,却仍旧十分“关心”长公主。

  长公主心里想,这高冲倒是会演,那我不妨也陪你演上一演。

  于是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圣人恕罪,此番惊扰圣人,实是淮阳之过。只是今日我家六娘收到了圣人您的旨意,要将她赐给忠武将军为妻。前几日我进宫时曾请求圣人为六娘与阿澄赐婚,圣人是应下了的。圣人从前也在他二人年岁尚小时说过六娘同阿澄极是登对,如今怎地出了这样的变故呢?”

  话说的十分漂亮,但淮阳长公主实际的意思是,当初圣人您根基未稳,想要将我家还很小的六娘同您的侄子定下婚事以拉拢萧家和自己,如今开始对自己的亲侄子有所猜忌之后这些话是都不愿意作数了吗?再说了你前几天还答应得好好的,今天就下了这样一道旨意,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出尔反尔,不讲信用。

  皇帝心头一跳,连忙起身:“堂妹快起,此事朕实是有些难处。”

  长公主顺势起身,倒要听听皇帝到底能编出什么鬼话。

  “那谢育,虽是出身寒门,可锦州大捷他是头功,击退了困扰咱们大虞百余年的西凉,是咱们大虞的功臣。朕瞧着他是个青年才俊,便想为他赐婚。思来想去,还是六娘最为合适。堂妹你是父皇唯一的嫡女,你的女儿才是咱们高家最正统的血脉,只有你的女儿才能让边关将士信服,咱们高家最不会亏待为了大虞搏命的忠诚之士啊!”

  长公主皱了眉,皇帝提到血脉,他嘴巴上这么说,实际上心里头可从来觉得自己才是正统,分明就是自己不舍得嫁女儿才嫁别人的女儿,“可……”

  “朕当初也是思虑良久,朕也知道,此番是亏欠了六娘与阿澄的,可大局如此,不得不为啊。”

  高澄跪了下来:“皇伯父,宗室女子众多,何必定要嫁六妹妹!谢育不过一寒门,哪一个宗室女子嫁给他,也都是他的福分,他怎敢挑剔!”

  “可谢育立的是头功!他救了你的舅公,还杀死了西凉王的弟弟丹东王,更是俘虏了西凉王的长子巴特尔!与西凉打了这么多年仗,我大虞何曾赢得这样彻底!普通宗室女子怎配得上这样的人才!”

  “可皇伯父……”

  “边关将士的心要稳,这样的消息能让他们更加忠诚。如今圣旨已下,大局已定,若再修改便更是扰了大局。再者说,那谢育的确是个有为之人,不然朕怎会将向来爱重的六娘嫁给他呢?”

  “更何况”,皇帝看向了长公主,“九娘还没有及笄,年岁尚小,总不能让九娘嫁给谢育罢。”

  长公主猛地抬了头。这下她明白了,皇帝是铁了心的要叫六娘嫁给谢育了,若自己再闹下去,失去的就不只是一个女儿。

  皇帝介意的,从来就是他不够正统的血脉。

  高澄还想再说,皇帝的脸却已经沉了下来。

  终于,长公主知道此事已无可更改,只能带着高澄拜退。

  高澄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长公主阻止。

  出门前,皇帝叫住了她:“淮阳,朕,才是皇帝。”

  “自然。”长公主顿了一下,答道。

裴行素

男主: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场?   作者:你现在不是正在收拾你的小包袱往建康城赶呢嘛,你什么时候到建康城,那你什么时候就能出场啦。   男主:好的,我下章就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