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四章 徐家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533 2019-11-03 12:44:56

  安乐王跟上萧昀漱,道:“得亏你没出事儿,你要是擦破点皮,你阿娘能劈了我。”

  “我这不是没事儿么。”

  “也要多亏方才那郎君身手好,不然你今儿摔破了脑袋可怎么办。”见萧昀漱没事,安乐王也渐渐放松了下来,甚至还有了打趣儿的心思:“我方才见你有些看得呆了,怎么,瞧上人家小郎君了?”

  “小舅舅你胡说些什么啊?我是这样肤浅的人吗?我方才只是被马惊了,他,他生的还不如我阿兄俊秀呢!”

  “那你耳朵红什么?”

  萧昀漱没了辙,只好道:“行吧,我就是觉得他长得满符合我最近看的那本话本子里男主角该有的样子。”

  “唉,那可真遗憾,你小舅舅我还以为你终于能开了点窍呢!”

  “你再乱说,我等会儿可不同你组一队,今儿的奖你可别想得。”

  此刻,前方却来了一个男子,步伐很急,衣袂飘飘,走进了瞧,原是杨家的七郎君杨恪。

  “九娘,方才我听人禀报你从马上跌了下来,可有受伤?”

  “没事儿没事儿,七哥别担心。”

  “从前表舅母总劝你少骑那烈马,你就不带听的,如今差点出了事儿,你……”

  “七哥你怎么啰啰嗦嗦像个小老头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你现下是好好的,等你受了伤,就来不及了!”

  “好好好,我以后一定小心。”

  “你次次答应得好好的,下一次还不是该怎么干就怎么干?”一道女声从背后插进来,萧昀漱一看,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谯郡娄家的娄五娘子娄谖。

  “阿谖,你可别帮着七哥一道说我了,他跟念经似的,我头都大啦。”

  “你头大,不是照样不听,我看呐你就该把你的马送人。”

  “我的赤焰外人可碰不得,我若送给你的乔三哥哥,他摔了可怎生是好?”

  娄谖面上浮起红晕。家里已为自己和乔家三郎定下婚事,只等明年秋天自己及笄便要迎入门去。轻骂一声:“呸,就数你油嘴滑舌。”

  萧昀漱嘻嘻一笑:“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送你们份大礼,比我的赤焰还要好上很多很多的大礼。”两人说笑着也就入了场,安乐王与杨恪也紧随其后。

  如今的场上,第一轮马球赛已经结束,拔得头筹的是东海徐家二房的十三娘徐雯与渤海季家的二娘季丹平。

  东海徐家是个奇特的世家,长房与二房交恶,关系极其恶劣。

  大部分世家都明白只有各房齐心才能在大虞有立足之地,就算再有龃龉也绝不会放在明面上,但徐家就是不同。

  据说是徐家原来的那位徐国公世子大胜匈奴之后就直接被调去征西凉,旅途奔波又不了解西凉地势,结果死在了西凉,世子妃也在西凉大战中丢了性命,只余下一子一女,二房便想要争夺世子之位。

  可二房并非是徐国公原配夫人所出,而是徐国公的平妻,如今盛贵妃的姑母盛氏所出,何况长房还有个嫡出的四郎君,道理上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这二房来继承世子之位。

  二房便道四郎君徐宴不曾娶妻没有后嗣,不能担当世子的重任,意欲争夺,四郎君也不曾想要世子之位,只说这世子合该长兄遗孤来做,二房岂能甘心?

  到了如今,这世子一位仍旧没有定论,只因徐家二房这位徐定徐大人官运亨通,已然做到了大虞的中书令,再者盛贵妃正得圣宠,徐家不愿失去这一助力,而二房也久居建康,这事儿也就一直被按下不表。

  建康城里各世家嫡系的郎君娘子都知道这二房的来历,不愿与他们混在一道,然而旁支的或者是根基较弱的世家却都愿与二房交好,这也就形成了如今这十三娘拔了头筹之后,一堆小世家出身的娘子郎君纷纷祝贺的场面。

  萧昀漱向来不大瞧得起徐家二房,但也没有直接得罪的道理,正好碰见徐十三娘拔了头筹也万没有装没看见的道理。

  萧昀漱敷衍地祝贺了两句便打算离开,却听得徐雯一句阴阳怪气的问候:“哟,这不是十二姐么,怎地也来了建康城?是东海住不惯么?”

  东海徐家的十二娘,也就是长房剩下的那个女儿,名叫徐雰。

  因自小在叔叔徐宴身边长大,周围没有女子,性子便十分内向,不爱与人交际,面对堂妹的冷嘲热讽也不知道如何回话,只讷讷道:“我是同阿兄一道来,庆贺萧六娘子大婚的。”

  “那你今日来这马球会作甚?你会打马球么?”

  “我……”

  季家二娘向来以徐十三娘马首是瞻,只因母亲乃是徐定一母同胞的亲妹妹,见此局面便也说道:“十二娘,若是不会打马球,可万万不要逞强呀。”

  说着还用帕子捂着嘴,笑得十分做作,周围一群与她们交好的小娘子也笑了开来。

  “打什么马球呀,先别论她有没有自己的马,她会不会骑马都不好说。”徐雯又道。

  季丹平同徐雯一唱一和:“世家女子有谁不会骑马打马球?只有那些寒门子弟才如此,十二娘定然马术精湛,马球也打得好,只是初来乍到,找不到伴儿罢了。”

  “她阿兄不是来了么?可怎地不见人影?怕是连她阿兄都不愿与她一道罢。”

  徐雰一个人站在那里,愣愣的,不知说什么好,但眼眶却有些红了。

  萧昀漱最见不得人以多欺少,更何况是最看不惯的徐家二房在这么多人面前就如此耀武扬威,于是拍了拍徐雰的肩膀,道:“是徐家的十二娘么?我常听母亲提起你,说你像极了你的母亲孔大娘子。素闻孔大娘子于匈奴大战中巾帼不让须眉,率领边军退敌数万,我钦佩不已,今日见了你便觉亲切。”

  说着还拉过了徐雰的手,“我是兰陵萧家的九娘,今日能见到你实在开怀,不知有没有机会同你一道打个马球?我小舅舅他腿摔伤了!”

  萧昀漱瞟了一眼安乐王,安乐王会意,就算百般不愿也装起了疼:“哎呀,方才在门口被那老妇惊着了,本王的腿好疼,杨七郎君快快扶本王去找个地儿坐下。”

  杨七郎只能陪着这对甥舅做戏,将安乐王扶到了一旁。安乐王走前还喊了喊:“小九儿可千万好好打这场马球,别坠了你小舅舅我的面儿。”

  “你看,我小舅舅疼成这样了,必定是打不了这场马球了。我闷了好些时日了,就等着今日畅快一把,谁知他如此扫兴。十二娘可行行好,帮我打这一场马球。”

  娄谖明白萧昀漱是在打抱不平,便也道:“是啊,十二娘行行好,我今日身子也有些不适,没法子陪九娘打马球。”

  徐雰心里也知道面前这陌生的小娘子是在为自己解围,也没有多做推脱:“多谢,九娘子,待会儿我定然会尽全力打好这马球。”

  徐雯听了,心里愤恨。

  谁人不知这靖安郡主的马球打的是建康城一等一的好,别说是和她们这些小娘子比,就是全和郎君们比,那马球也总能拔得头筹。如今竟邀了徐雰一道打马球,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么。

  可她也不能叫靖安郡主不要理徐雰那小贱人,靖安郡主的地位摆在那里,她的决定哪容自己置喙。

  但徐雯在家里便被娇惯得不成样子,总要说一嘴才肯甘心:“十二姐,你可万万莫要拖了郡主的后腿。”

  徐雰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还回了徐雯一嘴:“我晓得的。”

  徐雯被一噎,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