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十三章 试探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094 2019-11-12 10:30:00

  着人将高泌送回宫中后,萧国公父子便满面忧愁地回了家。

  如今这简直是个困局,听小远子的意思,皇帝似乎是想将两门婚事一同下旨。

  若是大张旗鼓的为小九儿另寻婚事,这说明萧家早早就得了消息。消息从哪儿来?自是从宫中的探子来。

  皇帝这么多年一直在拔除各世家安插在宫中的耳目,近来才因六娘之事有所松懈。

  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有所行动,说不定他又会开始新一轮的清洗。

  回到家,正是用晚膳的时辰,萧昀漱早早便在承佑堂等着父兄了。

  按道理,她本该虽父兄一道去探望姑母,只今日阿娘身子不适,故而萧昀漱便留在家中陪着长公主。

  自萧明漪出嫁后,萧昀漱愈发地黏家人,再不怎么往外跑了,偶尔出门,也是与娄谖徐雰相聚。

  看到父兄满面忧愁地回来,萧昀漱有些担心:“阿爷,阿兄,怎么了?”

  萧国公没法子直接对女儿说,宫中要拿她的一辈子来做博弈,这也是他没法子答应的。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他不能再失去第二个了。

  但无论他怎么行事,他总要先问问女儿的意思。

  即使方才他信誓旦旦的在好友面前说自己的女儿还小,只拿杨七郎当阿兄,这也只是他作为父亲永觉得女儿小的想法罢了,他还是要问问女儿的真实想法的。

  若是女儿也真的有意于杨七郎,那么他无论如何也会叫女儿达成所愿。

  萧国公摸了摸女儿的头:“没什么,只是今日想起你姑母,心中有些伤怀罢了。你阿娘如何了?身子可有好些?”

  “阿娘方才喝了药,睡下了。”

  “自你阿姐出嫁后,你阿娘便一直心情不好,身子也总不适,小九儿要多陪陪她。”

  “自然!”萧昀漱知道阿娘因阿姐出嫁有多么伤心,即使知道日后总会想法子叫阿姐回来的,但阿娘还是忍不住伤怀,心情糟了,身子自然也就一点点垮了。

  萧昀漱的记忆里,阿娘似乎就没怎么生过病,这一个多月来,阿娘却一直身子不适,可见阿娘心中是真的很难过。

  用膳中,萧国公状若无意地说道:“你阿姐也出嫁了,我们小九儿也不小啦,明年及笄之后便要找婆家了。”

  “阿爷你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嫁人,我只想同阿爷阿娘阿兄一直住在家里!”

  “可小九儿总不能一辈子呆在家里吧。”萧映淮开玩笑道。

  “我若是想留在家里,阿兄不愿意养我嘛?”

  “喔唷,阿兄自然是愿意的,万一你日后的阿嫂不愿呢?”

  “阿泌姐姐才不会!”萧昀漱鼓了鼓脸,杏眼瞪着哥哥。

  “别乱说。”萧映淮简直想堵住妹妹的嘴,本是想问她的事,结果倒惹到自己身上。

  “小九儿,这时迟早的事,若是我们小九儿有中意的人,可快快同阿爷说,不然阿爷日后做主将你嫁了别家小郎君,你可莫要哭鼻子。”

  “我没有!”萧昀漱有些羞恼地看着父兄,今日的阿爷阿兄怎么回事,怎么总提这等羞人的事。

  “那杨家的七郎,是建康城中多少小娘子的梦里人,阿爷将你嫁给他,如何?”

  “阿爷!”萧昀漱气鼓鼓的,“我只拿七哥当阿兄的!阿爷可别乱点鸳鸯谱了!”

  萧国公放了心,小九儿果然还是个小孩子,这样就算是同杨家没能结下亲,小九儿心里头也不会难过。

  “那我们小九儿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郎君呢?连杨七郎这样的都看不上?”萧映淮同父亲一样放了心,于是也起了一点开玩笑的心思。

  萧昀漱心里是真的毫无想法,天天吃吃玩玩,哪有那个闲工夫去想这些事情嘛。

  但今日阿爷阿兄就像是中了邪一般,总聊这些事情,萧昀漱开始怀疑,是不是有哪家郎君要来提亲。

  之前叫杨七哥做做样子,让自己免得受这种事情烦扰,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非要同自己做对嘛。

  “我与七哥玩的太熟啦,他与阿兄你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呀,当然阿兄你还是最重要的。”

  萧昀漱撒了个娇,又使坏道:“我对郎君的要求可高啦,要同阿兄一样长的英俊,要同阿爷一样聪明,要同阿姐一样温柔总包容我,待我要像阿爷待阿娘一样好,要同小舅舅一样能带着我到处玩,马球也要打得好……”

  萧映淮:“……你的要求太多了。”

  萧昀漱心里道:“那可不就是我的目的,这样你们才能不问我这种问题。”

  杨家也收到了皇后从宫中传来的消息,杨国公夫妇面面相觑。

  殷夫人道:“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她分明一直晓得我们中意的是萧家的九娘。”

  “她这表面上说,是家族齐心,但如今在宫中,她已快被盛氏压的喘不过气了,而我们一直也没有尽全力去帮扶她,她这是慌了。”

  “说到这里,主君,为何咱们一直都没将全部的筹码都压在她身上?虽然她并非是嫡系,但好歹也是我们杨家送进宫的人呐。她生的燕王,可是正经的嫡长子。”

  “嫡长子又如何,咱们圣人自己都不是正经的嫡长子,他会在意这个?身为嫡长子都没被立为太子,圣人的心意还不够明显?燕王怕是只能是燕王了,我们又何必浪费功夫。”

  “那么如今,皇后是要拉咱们下水,想叫咱们同她做一条绳上的蚂蚱,想为燕王添些助力,圣人怎的还答应了?”

  “因为圣人也要将咱们拉进这局里,只不过是拉到他自己身边。当初圣人纳了萧家四娘、徐家三娘同皇后进宫,就是为了拉拢世家。如今萧后没了,徐贵妃也被定了罪,三个世家只剩下咱们杨家。圣人日后不想立燕王为太子,又不想失去咱们家的助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的女儿嫁进杨家。你且瞧着,庆安公主日后也必定会嫁进萧家的,只那两个孩子本就情投意合,倒没什么。可泰安与咱们七郎……”

  “哎……七郎那孩子……面上看着什么都可以,但认准了的事情,谁说都没用啊。”

  “这婚事,怕是变不了了。娶便娶了罢,只是皇后这次将我们都算计进去了,就说明她的心变得太大了。日后朝中的事情,咱们也要学着老徐国公,慢慢撒手吧。打一场注定失败的仗,赔进整个身家,又是何必。再者说,我们已经没什么可进之地了,杨家也爬不到更高的位置了,何必冒着等风险。”

  “正是,正是。但这事儿还是要把七郎叫来,同他好好说道说道。他这孩子,死脑筋,和他大兄简直是不像是亲兄弟。哎……”

  几柱香后。

  杨恪听了爷娘的话,只觉得手脚冰凉。

  九娘是自己从小就欢喜的娘子,他早就心悦于她,只等着她及笄,便要将她娶回家来。

  从前她还是个小孩子,听了这等话,只会嘻嘻一笑。

  后来她长大了,眉眼张开了,便有旁的人发现她的美好,想要向她示好。

  她仍然是小孩子心性,懒得搭理那些人,就拿自己做挡箭牌,所有关于自己同她的传闻,不否定也不肯定。

  只是他知道,她对自己没有这样的心思,不然之前阿娘拿出明月珰的时候,她不会装作没明白,将这明月珰推脱给徐家娘子。

  但她并不排斥自己,若是嫁给自己,她也不会反对,有这样的认知,已经让杨恪喜出望外了。

  她没欢喜上自己,这没关系,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好了,自己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有多少夫妻不是这样稀里糊涂的就过完一生了呢?

  即使她一辈子都没有欢喜上自己,这也没有关系,只要她在自己的羽翼下,平安喜乐的过完一生,一辈子不要有忧愁的时候,这也很好。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要迎娶那个他并不喜欢的表妹了。

  和殷夫人想的不同,杨恪很清楚,这是一场他无法拒绝的婚事,所以他不会拒绝。

  他出身贵胄,这是上天赋予他的优待,可是有多少优待,便要承担起多少责任,他的人生,他的婚事,本就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

  从前欢喜九娘,之所以他能光明正大的在爷娘面前表现自己的欢喜,是因为九娘也是出身大家,若九娘出身贫寒,即使他再欢喜,也绝不会将这件事放到明面上来。

  这是他必须承担起的责任。

  所以他抖着唇,对杨国公夫妇道:“儿子知道了。”说完便向爷娘行了礼,出了门。

  殷夫人担忧的看着儿子,儿子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可是他的神色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沉静,于是对身边的丫鬟翠烟道:“跟着郎君,别叫他……做了傻事儿。”

  做傻事是不会做傻事的,杨恪答应下婚事就是要承担起这份责任,如果做了傻事,耽搁了这场婚事,受到损失的便是整个杨家,他不会那么做的。

  他现在关心的是,皇后是知道自己想与九娘结亲的,她既然打算下这样的旨意,那么会怎么安排九娘的婚事?

  即使他不能迎娶九娘,他也想要九娘能过的安安稳稳,有一个好归宿,有一个世上最好的郎君。

裴行素

萧映淮:妹妹找郎君要求太多了,真让人头大。   徐霁:不用头大,是我本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