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十四章 婚事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008 2019-11-13 10:30:00

  “爷,盛氏想将靖安郡主嫁给盛鹏的消息已经传给七郎君了。”

  “很好,我有些期待七郎君看到这消息会是什么表情了。”神秘男子勾了勾唇。“杨七郎君知道自己要娶泰安公主的时候,没有反抗么?”

  “没有,探子说接受的十分平静。”

  “呵,他素日里不是最欢喜那靖安郡主的么,这种时候倒做了缩头乌龟!是为着可笑的世家面子,还是为了泰安的公主身份?”

  “这,属下便不知了。总归那些世家子弟,多是些道貌岸然之辈。”

  男子看了那下属一眼,也没再说什么。

  而收到消息的杨恪则是怒的将小几都掀了。

  “盛鹏是个什么东西?建康城里有名的浪荡子,出身寒门却依靠裙带一步登天,镇日里斗鸡走狗不做正事,是建康城里人人避着走的货色。盛氏竟敢向圣人为他求娶九娘?为了拉拢世家,她未免太过急功近利。她不晓得自己的侄子几斤几两么?这是结亲还是结仇?”

  一旁的手下杨忠道:“我的爷,你可小点声儿,再怎么,盛贵妃也正当宠,万一叫哪个瞎了眼的的听去了,就是一场大罪。”

  “我管什么大罪不大罪的,这事儿,萧家可知道?”

  “这奴才哪儿知道哇,您与公主的事儿……这,这也不好直接问人家萧家的。”

  杨恪道:“那便送消息过去,好歹叫萧家有个应对。九娘,绝不能嫁给盛鹏。”

  而人人口中人嫌狗憎的那个盛鹏,如今却与萧昀漱,坐在同一间茶楼的同一间包厢里。

  “你说什么?你姑母要给咱们两个做亲?”

  “哎,哎,我的姑奶奶,你可小点声!我偷摸着来给你通风报信,我容易么我。要被我阿爷发现了,非得打断我狗腿。他同我说的时候可欢喜着,我当时有那么一点拒绝的意思,便挨了好大一顿臭骂,现在要想阻止这婚事,就只能你自己努努力了。”

  “不是,你姑母怎么就忽然想到这个了?”

  “我哪知道,你们女人的心就是海底的针,我怎么知道她近来怎么就爱给你们萧家做亲。我那表妹可还没个着落,你提醒你阿兄注意着些,他不像我,他可是个香饽饽。”

  萧昀漱狐疑地看着盛鹏:“不是,咱们平时也没什么交集,你姑母怎么就想到这等事情上了?再说,你怎么这么好心,还来同我通风报信。”

  “害,那还不是我风流潇洒,若是娶了你这等凶悍的婆娘,日后那春风楼里的莺莺燕燕怕是要哭坏了眼。”

  “你可拉倒吧你,我怎么听说前几日,那花魁娘子薇仙姑娘好像将你赶了出来,说你不学无术还想顶着旁人的名号在春风楼与薇仙姑娘春风一度?”

  盛鹏涨红了脸:“我,我好心告诉你,你这人怎么还这样揭别人的短!”

  “感谢归感谢,笑话归笑话。你今日之恩,我来日必报。”虽然仍是随意的笑着的表情,但萧昀漱的眼神却很是认真。

  盛鹏拱了拱手:“你自求多福吧,这事儿归根到底,吃亏的是你。我不是什么良人,你可快快找个好婆家吧。”

  萧昀漱同盛鹏分了手后便往家赶,想要快些同阿爷阿娘说这事儿,赶紧想个解决的法子。只是走了没多久,就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

  萧昀漱感觉不对之后,先是故意加快了步伐,后面几人的步伐果然也是跟着加快了;当她故意放慢脚步的时候,后面几人果然也慢了下来。

  盛鹏今日为避风声,故意将萧昀漱约在了城南一家极偏僻的茶楼,就是怕被家里发现,自己已经把风声透露给了萧昀漱。

  而身后这几个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人,也就正是逮了这个空子。

  萧昀漱心中有些慌,因着今日盛鹏约自己的时候再三强调要单独来,有重要的事情相商,而自己一贯知道,这家伙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实际上是个心地很好的郎君,所以才愿意相信他,来到这个地方,也没有带什么随从。

  不想,这就着了旁人的道儿。

  她越走越快,感觉身后的人似乎已经要围上来了,她急的都要出汗了,可是已经没有办法走的更快了。

  后面跟着的几个人都是男子,再怎么她也很难跑得过或打得过几个成年的男子。

  这时,一只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牵住了她的手臂。

  她害怕的想要甩开,却听那人道:“漱娘,你怎么走的这般快?此番是我错了,我下次不会了。”

  本来萧昀漱是非常害怕的,可是听到这个声音便放下心来。她听的出来,这是徐霁的声音。

  她回头看向他,他在眼神中向她示意:“做完这场戏”,于是她也回道:“真的吗?下次你真的不如此了吗?”

  徐霁:“这是自然,今日我送你回家吧。”于是便牵着萧昀漱向萧国公府赶去。

  而就在这寒暄中,萧昀漱向后看了看,那几个男子似乎是放弃了行动,互相看了看便散开了。

  徐霁的眼睛则同时还瞧着另一伙人,发现他们也离开了之后便松开了拉着萧昀漱的手:“抱歉,九娘子,方才我失礼了。”

  徐霁在萧家住了一段时间,四叔要他将萧家的九娘做妹妹看,所以一直叫的是九娘,而萧昀漱也一直叫徐霁六哥哥。

  萧昀漱并不知道还有一伙盯着徐霁的人,只以为徐霁是单纯的来救自己,连忙摆摆手:“若不是六哥哥相助,我今日就要被那伙人带走了。”

  “我方才失礼,是因为还有一伙人一直跟着我,托了你的福,他们才离开。”

  “托……我的福?”

  “正是。我来见一个朋友,但不想让人知道,这伙人跟着我就是想探查我同他之间的关系。今日与你做了戏,他们便应当不会有所怀疑了。”

  “这样呀,我说你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南城呢。”萧昀漱并不是十分在意徐霁拿自己做了挡箭牌,毕竟到头来人家也算是救了自己,自己又有什么好说的。

  “话说回来,南城偏僻,又多平民,九娘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萧昀漱觉得有点羞赧,但毕竟这也不会是什么秘密,说出来说不定徐霁还能帮着解决。

  虽然徐霁在萧家住的时间并不算长,萧昀漱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对徐霁莫名的就很信任。

  “是盛鹏约我出来,他告诉我,他姑母打算给我与他做亲,让我寻个法子避开。”

  徐霁抿了抿唇:“那这事儿须得快些让萧世叔晓得,不然日后若圣旨真下来了,便再不能更改。”

  说完又觉得自己说的大概是废话,面对这种赐婚,到底能不能改,萧家怕是整个建康城里最清楚的了。

  他果然还是不知道怎么和小娘子相处,方才伪装做是与萧昀漱在此处相会以迷惑那些探子,也只敢拽一拽人家的衣袖。

  虽然是事出紧急,但是到现在自己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人家小娘子知道是做戏也没说什么,倒是自己在这里还十分忸怩。

  徐霁是真不会与小娘子相处,不然就不会连自己的妹妹都没法沟通,所以徐霁在接下来的好一段路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在一旁护住萧昀漱。

  而萧昀漱,则是最怕冷场的一个人,所以即使徐霁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好,萧昀漱也还是能挑起些话题。

  “这些事,回家和阿爷讲,阿爷一定都可以解决的。”或许是在自我安慰,也或许是对父亲太过信任,萧昀漱这样说道。

  徐霁淡淡的“嗯”了一声。

  “话说回来,六哥哥,过些日子,朱太妃娘娘便要办春日宴了,建康城中许多的郎君娘子都要去的,到时候我想约着阿雰一道去,可以吗?”

  经过这些日子,萧昀漱知道,虽然说徐霁徐雰是跟着徐家四叔长大,但是现在的徐家,徐霁说了算。

  若是徐霁不同意徐雰出门,那么徐雰无论多想出门都不敢出。

  她也不晓得为什么阿雰见了徐六哥和老鼠见了猫似的,徐六哥分明十分和善。

  “春日宴?那是什么?”徐霁多年不在建康城居住,并不了解建康城的事情。

  “春日宴是朱太妃娘娘办的宴会,专请些到了适婚年龄的娘子郎君去,若是双方有意,太妃娘娘便会为他们做主成婚的,所以常有人管这春日宴叫小元夕呢。当然啦,也不是所有过去的娘子郎君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也有些人只是单纯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因为每年春日宴都会有向太妃娘娘献艺的环节,所以有的郎君娘子即使成了亲也会前往,毕竟在春日宴上拔得头筹可是极风光的事。”

  徐霁心头微微一动:“那九娘前去是为了?”

  萧昀漱忽然有点害羞:“咳,六哥哥你不常在建康城不清楚,朱太妃娘娘家的那个江南厨子,做得一手极好的桂花糖藕。我,我是奔着那个厨子去的。”

裴行素

江南厨子:我觉得我总有一天会被拐去徐国公府。   徐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都可以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