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十五章 定夺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23 2019-11-14 10:30:00

  两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萧国公府。

  到了之后,徐霁发现自己四叔的车架也在萧国公府,于是便也跟着萧昀漱一道进了门。两人一路快步向萧国公书房走去,果然萧国公与徐宴两个人正在下棋。

  “阿爷,别下了!出事儿了!”

  “怎么了?”听到女儿如此急切的话,萧国公抬起了头。他本想着小女儿说的出事儿无非就是往日里那些个鸡毛蒜皮的事,没想到她说的竟然是自己这几日一直在忧虑的事情。

  “方才盛鹏约我出去,他告诉我他姑母盛贵妃打算让我同他结亲。他自己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盛家似乎对此势在必得。而且今日还有人偷偷跟着我,欲行不轨,若不是六哥哥恰好路过,我可能就着了别人的道了。”

  “跟着你的是什么人?可有受伤?”萧国公赶忙看了看女儿。

  “没有没有,都说了徐六哥来的及时。”萧昀漱为阿爷没有抓住重点而感到一丝无奈。

  “那便好。你说盛鹏是自己来告诉你的?”萧国公有些惊讶。

  “是。”

  “没想到他倒还算是个有分寸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阿爷,你可别管什么有分寸没分寸了,现在这个事儿可怎么是好。”萧昀漱有些急,怎么阿爷看起来不慌不忙的,难道已经有了对策吗?

  萧国公默了默。

  他之前是往杨国公府递过消息的,但杨国公的意思是打算结下泰安公主这门亲事,杨七郎也已经答应了。

  想来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是皇家赐婚,娶的又是嫡公主,能给家族带来荣耀,本就没什么拒绝的道理。一门成了能锦上添花,不成或许便是天子震怒的婚姻,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叫人家推了来娶自己的女儿。

  更何况小九儿可不愁嫁,不必非要倒贴上去。

  “阿爷预备,为你找个未婚夫君。”萧国公道。

  萧昀漱十分惊讶:“阿爷,这,这便是你的法子?你莫不是在开玩笑罢!”

  “小九儿,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在皇帝下旨之前便身有婚约,就算皇帝想要点这鸳鸯谱,也须得看看天下之口。在女子身有婚约的情况下仍就要为她与旁人赐婚,这和夺人之妻是一个道理。”

  “就算,就算这是个好法子,上哪儿去找现成的郎君?人家能愿意做咱们这筏子么?况且,我也不能随便抓个郎君便嫁了呀。”

  “所以今日,我同你徐叔叔商量,打算让你与六郎定亲。”

  徐霁听了这话,看了看自己的四叔,怪不得他前些日子总问自己觉得九娘子如何。

  他能觉得九娘子如何?她是妹妹少有的朋友,是世交家的妹妹,也不过是个爱笑爱玩爱闹的小姑娘罢了。

  却没想到四叔问自己,是为了这个。

  萧昀漱听了,面皮很快就红了。

  女儿家听到自己的婚事本来就会害羞,更何况那个人还站在自己身边:“阿爷,你,你怎么……怎么……”话都说的不是很顺畅,萧昀漱感觉自己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六郎,此番是我有求于你,才同你四叔商量了此事。我们还没有问过你的意见,所以现在,世叔想问问你,这门婚事,你是否甘愿?若你不愿,世叔自会去找别的人,若你愿意,世叔期望你能看在两家的交情上,日后好好待我们小九儿。”

  “阿爷!”这下,萧昀漱整个脸都烧了起来,甚至连脖子都红透了。

  徐霁看了萧昀漱一眼,想了想,便深深向萧国公行了一个礼:“能娶得九娘为妻,是小侄之幸。”

  萧国公赶忙扶起徐霁。

  徐霁这个孩子,他是在徐宴的信里看着他长大的,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心性。

  前些日子,他住在萧国公府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郎君,他也看的一清二楚。

  当时他还有些遗憾,杨七郎已经同自己说过小九儿及笄后便来求娶,不然若是让徐霁做自己的女婿,也是极好。

  不想如今世事变迁,徐霁真要做自己的女婿了。

  徐霁又道:“但这事儿还是须得问问九娘的意见。”

  于是他对着萧昀漱道:“九娘,东海徐氏六郎徐霁,欲聘卿为妻,不知卿意若何?”是一个极正式的礼。

  徐霁知道两家已经将这婚事决定的差不多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问过萧昀漱的意见,这场婚事本就是为解燃眉之急而做,若是九娘子并不愿意嫁给自己,他愿意先装作与她定亲,日后再取消婚约。

  但是萧昀漱红着脸道“那,那好吧”的时候,徐霁又觉得身心从未有过如此畅快的时候,他自己也并不明白这是为何。

  萧国公道:“好,好!”一旁的徐宴也是如此,只是徐宴眼圈儿似乎有些红。

  徐宴想起来许多年前,自己对老萧国公道,自己如今全是仰仗家族荫蔽,他要去北疆自己闯出一番事业,然后带着一身荣耀来娶萧颐的时候,老萧国公也是如此,赞叹了两句“好”。

  可从前的那场婚事最终也没能成,十几年前要联姻的萧徐两家,终于在十几年后联了姻。

  徐宴道:“那么我们回去便开始准备上门提亲的事。三郎,这下你可放心了,两个孩子是有意的。”

  萧国公道:“是啊,只这事儿也还须得有个时机,忽然便来提亲,我怕皇帝还是会多心。”

  “虽说皇帝在给六娘赐婚后不会那么快便再次给你家赐婚,九娘八月里才能及笄,但这个时机,咱们还是得紧着些。”

  “世叔,我今日听九娘说朱太妃娘娘会举办春日宴,不知这个时机如何?”

  “今年的春日宴放在了端午,离今日也没有几天。不如就以春日宴为这个契机,请太妃娘娘为你二人赐婚!”萧国公越说,眼睛也慢慢亮了起来。朱太妃出身贵重,辈分也高,若是她愿意做这桩媒,皇帝也无可奈何。只是这事儿,还须得先与安乐王通个气。

  萧国公想完了正事,忽而又笑着对徐霁道:“六郎,再过些时日,便不好叫世叔了。”

  不叫世叔叫什么?叫泰山呀。萧昀漱听了,又红了脸。

  四月三十,圣人赐婚于泰安公主与杨家七郎杨恪,建康城又是一阵骚动。

  世家的娘子郎君们可没有忘,今年二月的那场马球会上,殷夫人分明还是有意要与靖安郡主结亲的,但现下却是这番景象,真不知靖安郡主该作何感想。

  而众人所担心的、被“抛弃”的萧昀漱,则是在听闻这则婚讯后,派人送了一对前朝的鸳鸯玉佩作为贺礼。

  萧昀漱本也就是拿杨恪作兄长看,如今听说他要定亲,自然是要好好准备贺礼。

  萧昀漱虽一直拿杨恪作兄长看,但建康城人多口杂,明明是兄妹之情却被当作是男女之情,之前自己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一直没有否认过,可如今既然要与徐霁结亲来避盛鹏,和杨七哥的事情本就有些难以解释。

  而如今的这一场婚事,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麻烦。

  说到底,杨恪的心思,两家长辈的意思,萧昀漱从头到尾都没摸清楚,所以也不存在那些郎君娘子所担心的事情。

  五月初五,是举办春日宴的日子。

  往年里,萧昀漱去这春日宴都是有兄长、阿姐、阿澄哥哥与杨恪陪同,他们男儿郎乐得去交流什么诗词歌赋,阿姐则是春日宴献艺经常的魁首,只有她自己是完全奔着桂花糖藕来。

  而今年,阿姐出嫁了,阿澄哥哥因为这个事情哪里有心思再来这什么劳什子宴会,杨七哥也定亲了,委实是物是人非。

  今日陪着自己来的,只有阿兄。

  而今年的这一场春日宴,对萧昀漱又是分外不同,这是她要与徐霁求的朱太妃娘娘赐婚的春日宴,因此萧昀漱起了个大早,好好地装扮自己。

  十四五岁的小女郎,平日里总爱穿些易于行动的衣服,今日却上着月白色刻丝花罗衣,下搭茜色缠枝莲地凤襴妆花缎裙,头上还簪了珠花。因年纪轻,颜色好,所以不必敷太厚的粉,侍女辛夷为萧昀漱敷了很薄的一层粉,细细的描了眉,唇上点了些红。

  萧映淮在屋外等着妹妹,而当妹妹走出门的时候,萧映淮恍然间才意识到,原来妹妹已经这样大了。萧昀漱自小就活泼,与萧明漪的沉静很是不同,所以全家上下都把萧昀漱当作永不会长大的孩子看,可如今,她已经是要细细装扮自己,去见未来夫君的年纪了。

  萧映淮看着妹妹,想到今天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内心不禁有一丝怅惘。

  萧映淮不得不承认,徐霁是个很好的夫君人选,他在萧国公府小住的那些日子里,两人倒是经常有所交流,徐霁的才华,他很是清楚。

  萧映淮也知道徐霁是个很有担当的郎君,无论是否有意于妹妹,只要他答应下来与妹妹定亲,那么他就一定会好好对待她。

  而且在这样的时节,愿意帮妹妹挡住这门亲事,实际上就是在与盛贵妃作对,他如果拒绝,萧映淮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无异于引火上身。

  可是徐霁没有,不仅没有拒绝,答应下来的时候还要问一问妹妹的意思,这就能看出他的态度。

  萧映淮叹了一口气,不再想这些事情,看着妹妹道:“小九儿,走吧。”

裴行素

盛鹏:我跟你们讲,我就是全场最佳助攻,要不是我,他俩进度能这么快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