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二章 表妹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83 2019-11-21 09:40:45

  过了好一会,谢育才开口道:“今日,又叫你为难了。”

  萧明漪摇摇头,“最终还是靠主君解决了问题。”

  “我母亲她……没有什么恶意的……”谢育艰难的开口,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萧明漪嫁进谢家之后,对母亲算是毕恭毕敬,晨昏定省从不落下,比许多普通妇人都要好上许多。

  但不知为何,母亲仍旧看萧明漪不顺眼,觉得萧明漪不愿意听她的话,觉得萧明漪不是真心尊敬她,觉得萧明漪对她还不够恭敬。

  平心而论,谢育觉得萧明漪已经做的很好了,是母亲太过了些。

  萧明漪这样的出身,如何会对一个如此跋扈的婆母言听计从呢?像如今这样没同她吵起来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萧明漪没有说话。其实她也挺可怜谢育的,有这样一个嫡母,一辈子都没法子摆脱。

  谢育看萧明漪也不是很想说话的样子,于是闭上了嘴,也什么都不说了。

  晚间的时候,忽然有人往谢家送了信,谢育看了便去寻李氏。

  原是李氏的侄女李婵儿要来建康城,参加赵王妃的遴选。

  以李婵儿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被选上王妃的,她来,不过是争一争侍妾的位置。

  再不济,表哥姑母都在建康城,她投靠在这里,总比待在豫州老家好。

  李氏看了,也一时没有说话。

  当年她离开豫州去丰州之前,不是没有向兄长求助过,但那个时候兄长说,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没有办法帮他们孤儿寡母。

  在那之后之后,她才离开了豫州,前往丰州。中间将近十年的时间,她与兄长也再没什么往来,除了半年前,谢育大婚,她实在太想出这一口恶气了,便叫谢育想个法子,把结婚的请柬送到兄长手上。

  不知道兄长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谢育大婚的时候,他并没有来,只送来了贺礼。

  如今,他的女儿要来建康城,他便想起还有个妹妹与外甥外甥女了么?

  李氏本想直接推拒,但又怕李婵儿万一真入了赵王的眼,到时候若是要报复回来,那可不是惹了一身骚,接进家里到底也费不了太多的事。

  想了又想,李氏对谢育道:“阿育,要么就把婵儿接来家吧,参加个遴选,选完了若是没选上,便叫她走人!”

  “后宅之事,儿听母亲的。只是这事儿,须得再同大娘子说一声……”

  “同她说什么说?这是咱们自家事,她一个姓萧的,与她有什么关系?到时候婵儿也就住我与阿胥的院,又不见她,和她说什么!”

  谢育沉默了一瞬,没对母亲说什么,却下了决心,一会回到自己与萧明漪院中的时候自己同她说。

  这种事情瞒又瞒不住,整个谢家不过就一个正堂与两个院落罢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了个人,萧明漪必定很快就知道了,还不如自己早早就与她说清楚,免得生出什么误会。

  听了谢育话的萧明漪也没做什么表示,只是淡淡地道了声“知道了”,谢育也不好再说什么,这话后来便掩下不提。

  九月初十,李婵儿便来到了建康城。

  当她站在谢家门口的时候,难免发出了惊叹。

  对她来说,谢家的府邸已经是极尽奢华了,她心里想道:“这建康城中果然处处富贵,就连我这愣头愣脑的表哥都混出了个人样儿。这次建康之行果然没白来,即使没能选上,能住在这样的地方,也是极好的。”

  李婵儿如此感叹着,便开始敲谢家的门。

  “叩叩”。

  没多久,谢府里便有人迎了出来。是看门的小厮谢宝。

  “敢问是哪位?”谢宝问道。

  “我是谢将军的表妹,谢老夫人的侄女,你往里通报就是。”说着,便将自己的名贴给递了上去。

  早听说建康城规矩多,拜见人要先递帖子,所以自己才准备了这些。

  此外,李婵儿还往谢宝手里塞了些碎银,谢宝掂量着,怕是有一两重。

  谢宝揣着银子,赶忙往老夫人院里去了,早就听说有位表小姐要来家住,听说还是要参加赵王妃遴选的,这若是以后真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可不是要巴结着些。

  更何况,不看其他的,就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他也要跑的快些。

  李氏听说侄女到了,看了名帖之后,不急不慌,将将开始拾掇自己,只叫谢宝先让李婵儿在前堂中先等着。

  李氏来建康城这些日子,别的没怎么学会,这些规矩倒是学了一堆。

  她知道,现下是这侄女儿有求于自己,她于这侄女儿而言,已经是建康城的贵人了。

  贵人么,就该是端着架子的,李婵儿等着,也是应该的。

  李婵儿在谢家的前堂中呆了约莫半个时辰,李氏才从她的西院中慢慢走了出来。

  “姑母!”李婵儿极亲切的叫了一声,眼中似乎都有了一丝泪花,“这么多年没有见姑母,姑母都轻减了。”

  话说的情深意重,似乎两人真是什么情谊真切的姑侄。

  李婵儿的话里听不出半分对自己被晾了这么久的不满,也听不出半分与李氏多年不见的隔阂。

  李氏也做出了样子:“这么多年不见婵儿,婵儿也长成大姑娘了,马上都要议亲了。”

  李婵儿做出了有些娇羞的模样:“我们这样的人,说什么议亲?能与皇家有个一丝半点儿的联系,那都是上天垂怜。哪能比的上表哥,迎娶的,可是正经的皇家郡主呢。听说这位郡主的父亲,还是大世家的家主,这样高贵的身份,也只有表哥才能配得上呢。”

  李氏听了,很有些得意。

  不管私下里,李氏对萧明漪有多么不满,但是在外头,那些个什么世家贵妇,哪一个不羡慕自己家里有这么一个儿媳?

  虽然萧明漪的性子不太合自己的心意,但不得不说,这个儿媳,真是给自己长了不少的脸面。

  “害,那还是皇帝老爷瞧着我们阿育是个有功的,才做了这门婚事,不然我们也未必会要这样的一个儿媳呢。”在侄女面前,李氏没有半分隐藏自己的倨傲。

  李婵儿听了,有些瞠目结舌。

  在家的时候,父亲曾经对自己谈起过自己的这位姑姑,虽然说不上是什么美人,但年轻时,性子是一等一的好,而且又十分识大体,若不是谢家出了那样的事情,她也不会离开豫州。

  但李婵儿今日一看,姑母与自己想的完全不同。

  别说什么识大体了,眼界竟狭隘至此。

  她竟然这样明目张胆地就说自己对那肃安郡主不够满意,她难道不怕萧国公与长公主震怒么?

  李婵儿简直要被自己的这个姑母吓坏了,对着这样的话,她也不知道怎么接才好。

  “对了,到时候你先同我住在西院里。我儿与儿媳他们自己住在东院,你也知道我儿如今有了一官半职的,自己自然是要有些排场的,你到了东院,怕是也住不开。你表哥他事多人忙的,平日里你也不必去打扰他。”李氏又道。

  李婵儿还能说什么?她自然只能好好地答应下来。毕竟自己有求于人,姿态自然该放低些。

  更何况,自己来建康城之后借住在谢家,哪里仅仅是贪图住在谢家的地盘上?

  她知道,她这位表哥正得圣宠,表嫂也出身高贵,若是赵王能看在她这样的背景上选了她,那是最好的。

  如若赵王没这眼力,建康城中想必还有别的识时务的郎君,她未必不能借这股东风呢。

  再再不济,她这位表哥可是前程似锦,只要她能得了他的青眼,也是一段极好的姻缘。

  所以她现下要做的,就是先讨得她这位姑母,以及东院里那位表嫂的欢心。

  “姑母,我这来了也有一会儿了,怎的还没见表嫂?不如我去拜访一下表嫂罢。”

  “不必了,我不是都说了,你日后不必怎么去东院的么?除了用膳的时候见一面,平日里,你安心待在西院就是。”李氏有些不豫,难道自己的这个侄女儿也是奔着那萧家六娘来的?这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李婵儿听了李氏的话,心里便有些明白了。看来,自己的这位姑母,并不怎么喜欢那位表嫂呢。

  整个萧家,与她关系最亲近的,就是这位在自己面前的姑母,所以李婵儿当然还是选择先讨好李氏。

  “姑母说的是,婵儿记住了。”李婵儿摆出一副温顺又谦恭的模样,这大大的取悦了李氏。

  往日里,萧明漪即使来晨昏定省,也总有她那一股子傲劲儿在,绝不会像李婵儿这样,一副什么都听自己的模样。

  哎,要是自己的儿媳也能这么听话,该有多好。李氏心中,忽然便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但她又转念一想,还是叫李婵儿嫁给赵王去罢,这样对自己的儿子女儿都能有些助力。

  用晚膳的时分,李婵儿终于见到了自己的表哥与表嫂。李婵儿瞧着,表哥与表嫂真不像是一家人。

  表哥或许是在战场上久了,肤色有些黑,还好五官是英挺的,人高高大大的,看上去就是常历练的;而一旁的表嫂则肤色白皙,像块嫩豆腐似的,眉眼细长,娇娇俏俏的,一看就是被娇养着长大的,这样两个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般配。

  她行了礼,表哥与表嫂都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一旁的谢胥也不是很热络,整个谢家,到对也只有李氏对李婵儿的到来表示了欢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