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三章 赵王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302 2019-11-22 09:44:06

  李婵儿就这样在谢家住了下来。

  赵王的选妃仪式还有半个多月,李婵儿这半个多月便一直都住在李氏的西院里。

  因着李婵儿心中有所盘算,她又看得出她那表哥是个孝子,所以对着李氏,李婵儿的嘴极甜,将李氏吹捧的通体舒泰。

  李氏来建康城之前,本也没什么地位,所以没人会吹捧她;来了建康城之后,又因着建康城处处是贵人,也没人会专门去吹捧她。身边的儿媳妇又是个贵女,对自己尊重归尊重,可不会像李婵儿这样对自己百依百顺,更别提这种近乎溜须拍马的样儿了。

  所以李氏有的时候总是想,要是李婵儿是自己的儿媳妇,该有多好。

  但李婵儿是来参加赵王选妃的,而且自己已经有了个出身显赫的儿媳,这事儿便难的很。

  李氏满意于萧明漪高贵的出身,这能往她面儿上贴不少的光,她又不满意于萧明漪的高贵出身,因着这样一来,她就根本拿捏不住这个儿媳。

  虽然萧明漪没有与自己做口角之争,但她也没有对自己百依百顺,这是苦了大半辈子的李氏所不愿意看到的。

  李氏到了这个年龄,其实最想做的,就是耀武扬威地叫周围的人都听她的话行事,如谢育谢胥那样,结果萧明漪成为了那个变数。

  半月后,赵王的选妃仪式正式开始。

  因着当今圣人子嗣不多,统共只有三位成年的皇子,所以赵王虽然没有母族庇护,他的选妃仪式仍然举办的相当隆重。

  赵王是圣人的长子,母亲是圣人还在藩地时就跟着圣人的福嫔。

  福嫔这个人,有时很符合她的封号,有时很不符。

  符合是因为她生下了圣人的长子,跟着圣人从一个小藩王入主宫中。

  不符合则是因为,她被牵连进了当年的萧后之死,在徐贵妃之前,那个被认作害死了萧皇后的倒霉鬼,就是福嫔。

  虽然后来福嫔被证明是无辜的,但人都没了,说再多也没什么用处,年纪尚小的赵王还是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后来,徐贵妃自缢,岁数更小的晋王也失去了自己的母亲,皇帝瞧着后宫不安分,便决定亲自抚养这两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以免被后宫之人荼毒。

  所以三位成年的皇子,其实只有燕王是在自己的母亲杨皇后身边长大的。

  随着岁数渐长,三位皇子也纷纷出宫开府,按照礼制,便要在赵王府里选妃。

  但盛贵妃却向皇帝进言,说赵王乃是圣人的长子,身边也没有母亲帮扶,不如叫赵王在宫中选妃,她们这些母妃也能帮着瞧瞧。

  皇帝听了,觉得有理,便真的在宫中举办了这场选妃仪式。

  也正因此,所有的待选秀女也都进了宫。

  李婵儿第一次进宫,心里有些没底,所以想要去问问她那位表嫂,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

  但因着害怕李氏会不满,所以最终也没敢去,结果一开始就因为仪态不好而被刷了下来,别说是想要争一争侍妾的位置了,她就是连赵王殿下的面儿都没瞧见。

  李婵儿很伤心的回了谢家,但是选妃仪式仍在继续。

  “盛氏五娘,盛鹊——”随着内侍高声喊道,盛贵妃的侄女盛鹊慢慢地走上前来,仪态娴雅,举止有度。

  盛贵妃当初正是因为倾城之色,才得了皇帝的青眼,多年以来盛宠不衰,所以她的侄女盛鹊也有着出色的面皮。

  赵王一见到盛鹊,仿佛眼睛就看直了,再也移不开眼,他直接对内侍道:“这个小娘子务必要留下牌子!”

  一旁的盛贵妃微微翘了翘唇,她就知道,皇帝自己教出来的儿子,果真同他是一个模子的,瞧见了鲜艳颜色就移不开眼。

  赵王妃这个位置,盛家女儿是坐定了。

  坐在上首的皇帝看了,也笑了笑:“澈儿,这是你盛母妃家的妹妹,你倒会挑。”

  “回父皇的话,我见了盛家妹妹,便瞧不进别人了。”

  “哈哈哈——”皇帝笑的爽朗,“你这小子,眼光倒是同朕一样好。”

  “儿臣自小跟着父皇,自然要受父皇的熏陶。”

  “你倒还打趣起朕来了。”

  “儿臣不敢,不敢。”

  盛贵妃看父子二人说的欢畅,于是也道:“既然赵王殿下都瞧上我这侄女儿了,便叫她做个侍妾罢,日后能照顾照顾殿下的起居也是好的。”

  赵王忙道:“盛母妃,盛家妹妹都来参加我这选妃仪式了,我瞧上她了,自然想要叫她做赵王妃的。”

  皇帝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或许是因着之前答应了盛贵妃却没有做成的那场婚事,或许是因着盛贵妃陪着他许多年却只得了成安这一个女儿,于是他道:“既然澈儿都如此说了,便叫盛家五娘做赵王妃。可之,如此一来便是亲上加亲了。”

  “正是如此呢。”盛贵妃笑的娇俏,她知道,皇帝最喜欢看自己这样笑,因着这般笑,与徐容有七分相似。

  “臣妾也没有儿子,如今赵王要娶我们鹊儿,这便更是成了一家人了。臣妾呀,定会将赵王殿下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的,殿下之后选侧妃选侍妾,臣妾也一定会尽心安排的。”

  皇帝被盛贵妃的笑晃了晃眼,似乎是在透过盛贵妃看另一个人,过了好一会才道:“贵妃倒同澈儿投缘。”

  “可不是嘛,如今鹊儿都要嫁给赵王殿下了,臣妾自然是怎么看殿下怎么好的。”

  “那不如,你就将澈儿认作儿子罢。”皇帝缓缓道:“他自幼没了母亲,你膝下寂寞,就得一个成安,日后成安出嫁了也未必能时时来看你,不如叫澈儿认你为母,日后叫他好好孝顺你。”

  盛贵妃赶忙跪下来行礼:“能得赵王殿下这样一个儿子,那是臣妾大大的福分呢。臣妾必不辜负圣人的期望,一定会好好待赵王殿下的。”

  盛贵妃当然要如此,这本就是她今日的目的。

  叫赵王做自己的侄女婿,这层关系还不够亲密,终究还是隔了一层的,但若是能叫他做了自己的儿子,那便大大不同了。

  所以她才故意叫皇帝在宫中举办赵王的选妃仪式,她才故意学着徐容笑,她才故意说要好好对赵王这个“侄女婿”。

  “澈儿,你呢?”皇帝又问向自己的儿子。

  赵王爷跪下道:“自然是愿意的,能有盛母妃做儿臣的母亲,儿臣自然欢喜无限。”可是赵王袖中遮住的手,却是攥紧了。

  “好!好!”皇帝心里畅快,自然便喝了彩。

  因着赵王现下已算是自己的儿子,所以盛贵妃在接下来几天的选秀当中自然是更出力气。

  最终,她在众多秀女中择了渤海季家的二娘子季丹平为侧妃,还为赵王选了两个也是出身世家的妾室。

  她本想择徐家二房的徐雯做侧妃,但徐雯气性高,怎的都不愿意做侧室,更何况王妃还是个处处不如她的盛鹊。

  徐雯从小就是天之骄女,被徐定夫妇养的无法无天,在这种事上,徐定也拿她没办法,所以最后,为了保证与表妹盛贵妃的联盟,徐定将外甥女季丹平送了上去,给赵王做侧妃。

  而已经回到谢家的李婵儿,自然是万分失望。

  她在豫州,大小也算是个美人,再加上她还有个在建康城当将军的表哥,有个出身贵胄的表嫂,她本以为自己是铁定能进复选的,别说是妾侍,说不准那侧王妃的位置也是可以搏一搏的。

  可谁曾想,在刚刚入宫的时候,她就因着仪态不端而被送出了宫。

  被送出宫前,她还对那太监,好像是叫小远子的道:“我表哥可是正四品的忠武将军谢育!我的表嫂,乃是……”结果话还没说完,便被堵上了嘴,拖了出去。

  她仍旧在挣扎,可那小太监毫无反应,只冷冷的道:“宫中不可喧哗。”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为自己争取一把,但没人搭理她。

  到这个时候,李婵儿才有点反应过来了,这宫里的人,似乎并不怎么买她表哥的账。

  回到谢家之后,李氏很快便迎了上来,道:“如何?”

  李婵儿做出泪水涟涟的样儿:“姑母,这建康城中的小娘子个顶个的颜色鲜妍,我这蒲柳之姿,如何能选上。”

  李氏愣了一下,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她一直盼着李婵儿能够争气些,嫁给赵王,最好能做个王妃,这样以后自己的面儿上便更有光,儿子女儿的前途也会更好,而自己也再不需要觉得儿媳的出身有多么高有多么不好拿捏。

  她都是王妃的姑母了,自然不能叫一个丫头片子骑在自己头上。

  如今这样的结果,怎能叫她不失望?

  还是谢胥在一旁看见母亲的反应不合时宜,迎上前来,对李婵儿道:“表姐不必妄自菲薄,表姐姿容秀美,何愁没有郎君提亲?今日也不过是赵王与表姐没有缘分罢了,表姐日后便住在家里,在建康城多走动走动,总会遇到一个合表姐心意的郎君的。”

  李氏与谢胥都只当是赵王没挑上李婵儿,并不晓得李婵儿是因为仪态不端而被送出了宫,甚至连赵王的面儿都没见到的。

  李婵儿本来看着李氏的反应,有些尴尬,心里还恼火得很,但谢胥的话一出,她便冷静了下来,总归,她还是要依靠着他们在建康城行走的。

  于是李婵儿道:“多谢表妹宽慰,只是缘分这事儿实在难以预料,我,我怕是还要在府上多多叨扰……”

  李氏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并不妥当,忙补救道:“害,总归是一家人,婵儿不必担忧,这谢家呀,你想住多久便住多久!”

  李婵儿向李氏行了礼,感激道:“多谢姑母。”面儿上再看不出什么了,然而她还是咬了咬牙。今日这老妇如此想要利用自己,日后这账,总归是要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