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四章 上元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008 2019-11-23 10:00:00

  于是李婵儿又继续在谢家住了下来。

  李氏本觉得自己这侄女别的没有,却有一副好皮相,建康城中自然会有郎君欢喜,与她结亲。

  不想,两月倏忽而过,竟全没人来结交自己这外甥女,李氏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得亏李婵儿很会搏李氏的欢心,李氏才没有把她赶出谢家的意思,甚至待李婵儿比往常还要更加亲密,俨然是将她做了自己的女儿看,有的时候谢胥都不如李婵儿在李氏面前得脸。

  丁香将这些事情报给萧明漪的时候,萧明漪也只是笑笑了事,毕竟与自己关系不大。

  萧明漪想的,是如何才能叫李氏撒一次大泼儿,这样自己才能有与谢育和离的机会。

  再过一月,便到了上元节。

  上元节又叫元夕,在大虞朝是娘子郎君相会的好日子,尤其是晚上,许多人都会出来共度这样的佳节。

  若是有了未婚夫未婚妻,那么这一晚定当是要一起过的,尤其是上元节的灯市,那更是大家都要去的。

  若是没有订亲,小娘子与郎君们也可以上街,这一日不必在意太多的礼数,若是能遇到一个中意的,那也是大大的美事。

  连朱太妃的春日宴都只叫“小元夕”,由此可见,在大虞朝,上元节是个多么重要的日子。

  当然,若是成了亲的夫妻,想要上街看灯,也万没有不允的道理。

  上元,实在是大虞朝一个普天同庆的节日。

  所以这一晚,萧昀漱是要同徐霁一同过的。

  虽说两人在十一月的时候已经定了婚,许多礼节都已走过,只等着六月初九的婚期到来,但是细细说来,在订婚之后,两个人并没有单独相处过。

  两人每一次的见面,都是有长辈在的,像这样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一呆就是一个晚上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所以两个人都有些紧张。

  萧国公府,毓秀院。

  “辛夷,辛夷,你快来瞧瞧我这一身,可还行?面上的妆可还好?”萧昀漱忙叫着身边最会打扮的侍女,想要看看自己的穿着和装扮是否得体。

  她从前不怎么在意这些,如今都要成亲了,马上还要同徐霁一呆就是一个晚上,自然要打扮的漂亮些,不然站在徐霁身边,怕是会被徐霁比下去。

  萧昀漱对与徐霁的这场婚事,最满意的地方,其实就是徐霁的面皮儿,什么叫“积石如玉”,什么叫“列松如翠”,瞧瞧徐霁便晓得了,不然她也不会在第一次见徐霁的时候看直了眼,被小舅舅嘲笑。

  若说她有多欢喜徐霁,那倒也说不上,顶多是有点儿好感,觉得他是个生的好看又靠谱的郎君罢了,觉得与他成婚比与盛鹏成婚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罢了。

  既然以后都是要一起搭伙过日子的,那自然不能在上元节上叫他丢脸的,不能让旁人说,他身边的小娘子不修边幅。

  辛夷笑着对萧昀漱道:“九娘子今日光彩照人,与徐家郎君必是顶顶般配的。”

  萧昀漱的脸有点儿红:“你怎么还学会调笑我了!仔细我将你早日配出去!”

  辛夷知道自家郡主只是吓唬她,郡主待她们这些婢子向来是最好的,但还是道:“那可万万不能,是婢子错了。”

  萧昀漱轻轻“哼”了一下,而后又道:“我觉得今日的簪子还是不是很好,将……将上次……他送我的那个石榴簪子拿来罢。”

  辛夷了然的笑了笑:“知道了知道了,婢子这就去寻。”

  同萧国公府的兵荒马乱相比,徐霁这儿也没有好上多少,只不过没显现出慌乱罢了。

  因着时辰还早,徐霁与徐宴便决定先下一盘棋。

  徐霁端坐着,修长的手放下一枚白子,而后道:“四叔,你也晓得我,不太会与小娘子相处。今晚我二人要在一起呆那么久,我该如何是好?”说的一本正经,仿佛是在问经籍中的释义,但其实却是在问如何与未婚妻共度上元。

  徐宴被徐霁问的都快笑了,他放下一枚黑子,强忍着笑意道:“那可是你未来的大娘子,你总不能日后成了亲,还天天都来问我第二日如何与她相处罢。”

  “……那时毕竟不同。”徐霁的耳朵又开始有些发红。

  “那你今日便练练手,看看你的大娘子喜欢什么样的。”徐宴眼角眉梢的笑意已然忍不住了。

  “四叔……今日重要,不可随意。”

  “等你赢了我,我便教你如何讨你家大娘子的欢心。”

  结果徐宴就为自己的这句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过五步,他已成了侄儿的手下败将。

  徐宴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愿赌服输:“你不知道她欢喜什么的时候,你就看她的眼,她那眼睛往哪儿多看了两眼,就说明她喜欢什么,那你就给她买什么。”

  徐霁很怀疑的看了徐宴两眼,可身边实在也是没有旁的人可以问了,这样私密的问题,总不好叫其他人知晓。

  四叔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这样的事情总归比自己有些经验的,所以他最后还是“嗯”了一下,而后道:“多谢四叔。”

  徐宴假装谦虚的摆摆手:“你今日多努力。”

  天渐渐有暗了的趋势,徐霁看看时辰,也踏上了前往萧国公府的路。

  徐霁的府邸离萧国公府并不算远,没多久便到了,而他到了的时候,萧昀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身后站着萧国公与萧映淮。

  徐霁一眼先看到萧昀漱头上簪着自己送的石榴簪,心里忽然就柔软起来。

  但遇到这样的场面,徐霁还是先向萧国公与萧映淮行了礼:“伯父,萧兄。”

  萧国公满意的点点头,而萧映淮又带些打趣,道:“今日,我们小九儿便交给你了。她最爱玩爱闹,你可得好生受着咯。”

  萧昀漱回头瞪了哥哥一眼,萧映淮却笑的更开怀。

  “自然,九娘爱做什么,我陪着就好。”徐霁神态诚恳。

  萧昀漱又有些脸红了,但是心里头却有些甜丝丝的。

  

裴行素

徐宴:指哪打哪,她看什么你买什么,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记重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