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五章 斗灯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022 2019-11-24 10:00:00

  两个人到达灯市的时候,所有的庆典才将将开始。

  建康城的上元灯市,向来是在建康城的主道昌平街上举办的。

  在这一天,建康城里所有愿意来昌平街的店面儿都会在这主道上做个临时的流动铺面,不管是大店铺还是小作坊,在上元节都是一样的,并不计较什么盈利,就是图一乐,以庆祝上元节的到来。当然,有的店面不想来,也没有人会强求。

  唯一有些不同的,也只有灯笼铺而已。

  毕竟上元灯市,是所有灯笼铺一争高下的时候,叫它们也像那些铺子一样,是没有道理的。

  萧昀漱同徐霁两个人一路瞧一路看,觉得什么都很新奇。

  萧昀漱不是没有过过建康城的上元节,但就是觉得今年和往年格外不同,或许是因为今年陪在自己身边的,不是阿爷阿娘、阿兄阿姐吧。

  而对于徐霁来说,他对于建康城的记忆已经非常稀薄了,他很小的时候就回了东海,并不了解建康城的上元节是什么样的,所以自然觉得一切都很新奇。

  当然,徐霁也没有忘记观察萧昀漱的眼睛。

  当萧昀漱的眼睛瞟向翡翠糕的时候,徐霁立刻就过去买了一包翡翠糕;当萧昀漱多看了琥珀糖两眼的时候,徐霁赶忙就去买了琥珀糖;当萧昀漱看别人戴面具觉得新鲜的时候,徐霁也很快就找了个面具铺,买了两个面具,不多时,萧昀漱的手里,便被徐霁塞的满满当当。

  徐霁看着萧昀漱抱着有些累,又从她手里接过了那一堆的东西,抱在自己怀里。

  萧昀漱觉得今日的徐霁殷勤的有些古怪,疑问憋了半天,都也没好意思问出来,毕竟徐霁是在对自己好,自己也没什么好问的。

  走到昌平街中段的时候,两人便看到几家灯笼铺在斗灯。

  所谓斗灯,其实就是每一家灯笼铺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去做花灯,在自己最得意的花灯中,挑出一个最好的,参加斗灯会。

  大虞做花灯的灯笼铺数不胜数,总不可能全大虞的灯笼铺在上元节都涌到建康城来,所以在八月十五中秋节,大虞十八州的灯笼铺都会先在各自的地盘上举行一场斗灯会,每个州的魁首才有机会来到建康城,参加上元节的斗灯会。

  而上元节的斗灯会,自然会是最精彩的那一场斗灯会,在这场斗灯会中夺得魁首的花灯,就会被奉为“灯王”,或者叫“灯状元”。

  斗灯会评出的前三名中,第二第三名会被奉为“灯榜眼”与“灯探花”。

  这前三盏花灯是不卖的,是用来作为奖品的。

  每一盏花灯都来自于不同的灯笼铺,所以想要得到哪盏花灯就要去参加哪家灯笼铺的活动,比如说去年“灯王”所属的吉丰灯笼铺,就是比猜灯谜,“灯榜眼”所属的隆庆灯笼铺就是比对对子。

  当然,大家最想要参加的,自然是“灯王”所属的那家灯笼铺的活动,大家自然都是最想得到“灯王”的。

  就算得不到“灯王”,大家也都更愿意花钱去“灯王”所在的灯笼铺买花灯,所以不管是为了“灯王”的荣誉,还是为了能多赚些钱,所有的灯笼铺都想要争一争这“灯王”的名头。

  萧昀漱与徐霁到的时候,斗灯会已接近尾声,台上只剩下建康城的隆庆灯笼铺与来自云州云中城的承和灯笼铺,“灯探花”已然被吉丰灯笼铺定下了。

  隆庆灯笼铺今年的花灯极其华美,灯笼罩用的是从西凉传来的玻璃罩,所有的花纹全刻在玻璃罩上。玻璃罩做出了夹层,中间放了洒金宣,若是想要个新灯,换个颜色的洒金宣做背景就好。隆庆灯笼铺灯笼的棱角上还坠了宝石,在万千灯火下更是熠熠生辉。

  而承和灯笼铺则是今年闯出的一匹黑马,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上元节斗灯会。

  乍一看,他们没有使用什么特别华美的装饰,也没有使用什么外来的新材质,只是用着最传统的材质,画了几个传统的灯面。但仔细看看,却能发现,灯面上使用的乃是薄如蝉翼的油酥纸。

  这油酥纸是云州一位高人近来发明的,纸质极薄却极坚韧,水浸不透火烧不穿,因着这位高人并没有去过云州以外的地方,所以油酥纸也只在云州流传,其他地方的人只是听说过油酥纸,并没有真正见过,如今在斗灯会上出现了这样的东西,大家自然有极高的热情。

  而且那些灯面并不只是简单的画在上面,是先刻了灯面,然后用颜料填充了进去。在油酥纸这样轻薄的材质上能雕刻出那样的画面,可见刀工有多么精湛;而往雕刻出的空隙中填充颜料这种工夫,也需要很大的耐心。

  更何况,这承和灯笼铺的老板,是个极年轻的郎君。一个二十出头的郎君能静得下心来做这样的灯笼,委实不易。

  不多时,这斗灯会便有了最终的结果,获得“灯王”的是承和灯笼铺的花灯。

  隆庆灯笼铺虽然再次屈居第二,但是老板蔡宏却没有不服的心思,反而忙着询问承和灯笼铺的老板程郃关于油酥纸的事儿,并且想要与承和灯笼铺有进一步的合作。

  台下的萧昀漱啧啧赞叹:“蔡老板果然是做大事儿的人,输了斗灯丝毫不嫉,反而想要同人家合作,怪不得能在建康城做这么多年生意。”

  徐霁看着萧昀漱的眼神,忽然有些犯了难,他晓得,大家从来都是更想要“灯王”的,但似乎萧昀漱更想要那个“灯榜眼”?

  他试探着问道:“九娘喜欢隆庆灯笼铺的花灯么?”

  萧昀漱虽然不知道徐霁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摇了摇头:“蔡老板是去年被吉丰灯笼铺刺激到了,今年专往奢华上做,今年这花灯虽然华美,却有些太俗气了,自然是承和灯笼铺的花灯更胜一筹,不然也得不了这‘灯王’了。”

  徐霁了然的点了点头,待会儿便去承和灯笼铺看一看花灯好了。

  

裴行素

徐霁:坚决贯彻落实四叔指哪打哪方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