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六章 投壶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029 2019-11-25 10:00:00

  承和灯笼铺今年的赢“灯王”活动是投壶,规则很简单,投壶投的多的算赢。

  特别之处就在于,承和灯笼铺的投壶,只允许小娘子与郎君参加,而且一轮十投,郎君娘子各五投。

  萧昀漱看见了,连忙拽着徐霁过去参加。

  一年才选出一个的“灯王”,能试着得一得,没有理由不试。

  萧昀漱虽然立刻就拽着徐霁去参加了,但因着大家太热情了,萧昀漱与徐霁瞬间就被挤到了后头。

  何况在这样的节日里也不分什么贵贱,所以萧昀漱与徐霁也只能同其他人一起,乖乖排队。

  排在萧昀漱徐霁一组前头的小娘子与郎君,已然成了亲了。

  郎君姓江,小娘子姓余,两人的热乎劲一看就是新婚夫妻,在上元节这样不拘礼节的日子里,两个人一直牵着手,不曾分开过。

  萧昀漱与徐霁站在后头瞧着江郎君与余大娘子投,余大娘子因着久在深闺,家里也不太有人玩这个,所以投了五筹只中了两筹。

  但江郎君一看就是玩过的,五筹全中,迎来了一阵喝彩,两人一共是中了七筹。

  “承让了。”江郎君向之前有着最高五筹记录的郎君娘子行了礼,似乎是对自己的技术十分有把握。

  不过也是,大部分的小娘子都不怎么能投的进,好一点儿的也只是一筹两筹的水平,而江郎君的水平又远超一般郎君,所以到现在,他俩的筹数是最高的。

  而且按照规定,下一个超过他们的,筹数必定要比他们大才作数,若是一样,还须得再来一场。

  萧昀漱是玩过投壶的,她跟着安乐王一处玩,什么样的东西不曾玩过?

  但她不晓得像徐霁这样正经的郎君有没有玩过这个,虽然投壶在古礼中是一种礼仪性的投掷游戏,可到了大虞却并不是什么上的了台面的游戏。

  所以她悄悄附到徐霁耳旁说:“六哥哥,不如你先投吧。”

  萧昀漱是想着,若是徐霁投的好,那她便出全力来赢这“灯王”,若徐霁不擅此技,那她便也投的差些。

  郎君投的还不如小娘子,定然是会被嘲笑的,所以她想要看看徐霁的水平,再做决定。

  而徐霁被萧昀漱这一附耳,耳朵根子又红了。

  方才萧昀漱离徐霁实在是太近了,因着怕徐霁听不到,她还故意垫了垫脚,一只手还撑在他的肩上。

  她身上还有着很清甜的香气,徐霁说不出来是什么熏香,但他觉得实在是很好闻,好闻到他有些目眩。

  于是他也只以为萧昀漱是不太会投壶,害怕她自己先上会丢脸。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徐霁早看出来萧昀漱就是个纸糊的虎,看起来风风火火,实则就是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有点儿什么小事就会愁眉苦脸,但睡一觉什么事儿也都云淡风轻了。

  就比如这个花灯,她心里头肯定是很想要的,但嘴巴上只会说自己来试试,若是得不到也没什么,背地里一定伤心极了,过个几天却又能缓过来。

  于是他也低下头,问道:“九娘,你欢喜这花灯么?”

  萧昀漱没理解徐霁为什么忽然要这么问自己,但还是道了句“想的”,但考虑到徐霁有可能不会投壶,萧昀漱又补了句:“若是得不到也没什么,咱们不过就是来试试”。

  徐霁瞧着萧昀漱果然按照自己想的说了,闷声笑了。

  徐霁这人,虽生得一副好皮相,但为人不苟言笑,别说是笑了,往常里话都没几句,今日忽然笑起来,萧昀漱便被迷住了眼,不知道为什么,见他笑了,萧昀漱自己也想笑。

  而后,徐霁便将买的一堆东西交到萧昀漱手中,自己走到台前,拿起一支箭,似乎都没怎么瞄准便直接透了进去。一旁的灯笼铺仆人便喊道:“徐郎君有初,记一筹——”

  徐霁又执两箭,略略看了一眼便又出了手,“咣啷”一声,竟是两支箭同时中了壶。

  那仆人惊的睁大了眼:“徐郎君连中!记四筹!”

  按照投壶里的规矩,两支箭同时进壶叫“连中”,记双倍筹,同时进耳便叫“双贯耳”,记三倍筹。

  因着这样的难度太大,所以很少有人会这一手,方才的郎君们又多数为了稳妥而都选择了单投,所以这样一来,徐霁的筹数便远超他人。

  前头的余大娘子看着徐霁这样会投壶,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记录要被超过了,因着紧张,甚至抱紧了江郎君的手臂。

  萧昀漱也被徐霁这一手给惊了,她没想到,徐霁正经学业功夫做的好便罢了,投壶这样的游戏,他竟也玩的这般好。

  她走向前,想近距离看着徐霁投,然而就是萧昀漱这一靠近,徐霁拿在手里打算掷出去的两支箭,有一支便歪了方向,最后只有一支中了。

  那仆人又道:“徐郎君贯耳,记三筹——徐郎君共计八筹——”

  徐霁看自己投歪了一筹,皱了皱眉,他意识到萧昀漱对自己的影响好像有一点儿大,往常里不管什么影响自己,自己都不会被干扰。

  可今日,萧昀漱不过站的离自己近了点,自己投壶便有一筹没投中,这是怎么回事?

  但他还没想明白,萧昀漱便扯了他的袖子兴奋道:“六哥哥,今日就是我不投,咱们也要赢啦。真没想到你竟这般厉害!”

  在萧昀漱欢快的声音里,徐霁也没有深想下去,没有想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地便被萧昀漱影响。

  只是看着萧昀漱笑的开心,他心里头便十分开怀,他便再没有去想着那些有的没的了。

  灯笼铺的仆人也看出,今日这小娘子甚至不必出手,“灯王”十之八九也会是这二人的。

  于是他问道:“可还有人要挑战?若无挑战,今日这‘灯王’便归徐家郎君与萧家娘子!萧家娘子便不必挑战了!”

  众人看看徐霁的筹数,深觉没什么超过他的希望,于是纷纷作罢。

  仆人一瞧这光景,便宣布:“今日,我们承和灯笼铺的‘灯王’便归徐家郎君与萧家娘子!”

  

裴行素

萧昀漱:躺赢的人生,你们不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