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七章 月圆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084 2019-11-26 10:00:00

  仆人恭敬的将“灯王”交给徐霁,徐霁提着灯便回到了萧昀漱身边,接过萧昀漱手中的东西,而后把灯交给她:“喜欢么?”

  “喜欢极啦!我年年来上元节灯会,这可是我第一次拿到‘灯王’呐!阿兄前年倒是赢了个‘灯王’,但他将灯送给阿泌表姐啦,他说表姐在宫中,没法儿出宫来看灯会,叫我不要同阿泌表姐争。”

  萧昀漱的兴奋都要溢出来了,本就漂亮的面容更是活色生香,圆圆的杏眼中是满满的喜悦。徐霁看向她的眼,发现她的眼里有小小的自己,也只有自己,这个认知让徐霁十分愉悦。

  他腾出只手,摸了摸萧昀漱的头:“喜欢就好。”

  萧昀漱本来叽叽喳喳像只麻雀,被摸了头之后忽然便禁了声,觉得自己的面皮儿也有些烫。

  还好忽然插进话的余大娘子帮萧昀漱解了围:“萧家娘子,恭喜你夺得‘灯王’!”

  余大娘子虽然是个深居闺中的,但性子却很是豪爽,她与江郎君虽然没有能够赢得“灯王”,但并没什么嫉妒的神色,甚至还来祝贺徐霁与萧昀漱成功赢下“灯王”。

  “多谢你。”萧昀漱对陌生人释放出的善意,也十分感激。

  江郎君与余大娘子同他们行了个礼便离开了,余大娘子拉着江郎君的手,念念叨叨地叫他给自己再找一盏漂亮的花灯,说好不容易从外地来了次建康城,她一定要带一盏最好看的花灯回家。

  江郎君不住的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让她失望。

  萧昀漱看着他们俩,不自觉地浮现出一点儿笑意,她想,他们可真恩爱啊。

  因着还有些时间,徐霁与萧昀漱便打算再逛一逛其他地方。

  这个时候,一个孩子直直朝萧昀漱撞过来,萧昀漱没提防,因着只记得要保护好手中的花灯,便被那孩子直接撞在了腰上,还好徐霁眼疾手快,赶忙接住了即将摔倒的萧昀漱。

  但这一接,徐霁原先手里拿的那些东西全都散在了地上。一群孩子又涌了过来,将地上的翡翠糕琥珀糖一抢而空。

  徐霁扶稳了萧昀漱之后,皱着眉头便抓住了其中的一个孩子。

  这些孩子虽然灵巧,但数量多,以徐霁的身手,抓住一个还是很轻松的。

  徐霁将抓到的孩子拎起来,与那孩子平视,那孩子不住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徐霁听了这孩子的口音,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是云州的口音,今年进入建康城的云州人,似乎有些多。

  “谁叫你来的?”徐霁平日里严肃的样子,还是很唬人的。

  “没谁叫我来!我,我就是想要这盏灯!谁不想要‘灯王’啊!”

  “想要灯?那怎么全都是来捡这些吃食的?”

  那孩子毕竟岁数还小,被徐霁这样看着,做了坏事儿又不占理,心里头慌,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徐霁审问刺客杀手之流很有一套,可是面对这样的孩子却有些不知所措,孩子一哭,徐霁就有些头大。

  而孩子的哭声也让周围的许多人都往徐霁这边看过来,有的人没注意方才发生了什么,只当是一个郎君欺负小孩儿,眼中饱含着对徐霁的指责。

  萧昀漱拉拉徐霁的袖子:“六哥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便丢了罢,这孩子还小,我们莫同他计较了。”

  徐霁看了萧昀漱一眼,便对那孩子道:“以后莫要如此了。”然后便将孩子放了下来。

  刚才的那些孩子都跑的差不多了,地上的食物也都被抢光了,甚至连徐霁给萧昀漱买的面具,他们也没给她留下。

  地上只躺着个散开黏在地上的琥珀糖,因着沾了尘土而没人要,可那孩子看了一眼却要捡起来。

  “别捡了”,萧昀漱道,而后掏出了一两银子,递给那孩子:“虽不知道你为何如此,但今日上元,好好过个节罢。你以后,也莫要如此了。”

  那孩子仔仔细细地看着萧昀漱,觉得萧昀漱应当没有恶意,便伸出手,接过了银子转身就跑。

  跑了两步又折了回来,“嘭”地一声便跪在地上给萧昀漱磕了三个响头,而后又跑开了。

  萧昀漱有些愣,徐霁道:“别愣着了,这下给你买的吃食都没了,再给你买一份?”

  萧昀漱回了神:“不必啦。六哥哥,说来你今日怎么总是在买东西?”

  “我看着你似乎喜欢,便买了下来。原来你不……”

  徐霁的话还没说完,萧昀漱便笑了开来:“我只是觉得新奇,平日里哪能瞧见这些摊铺。我看什么都新奇,那六哥哥还能都买下来么?”

  徐霁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自然。”

  萧昀漱存了几分调笑的心思:“那我要是要天上的月亮呢?”

  徐霁看看萧昀漱手里的灯,又看看萧昀漱,道:“今夜最漂亮的月亮,在这里。”

  直到走到昌平街后段的时候,萧昀漱脸上的红晕还是没有散去。她方才只是想问他难道还能把月亮买下来不成,谁曾想这个人竟然调戏到自己头上来了。

  走了一段儿,萧昀漱带着徐霁来到了兆丰道的一个很小的面点铺。

  萧昀漱早就想来这面点铺试试了,奈何每次出来都是跟安乐王那些贵族郎君一道,他们觉得这个地方又小又不干净,没人愿意陪她来这个地方。

  但今日,徐霁如此迁就自己,萧昀漱便想来这儿试试。

  “六哥哥,今晚一直都是你在买这买那,现下我请你吃元宵罢!上元节须得吃点元宵,接下来的一年才能顺顺利利团团圆圆!”萧昀漱真诚的看着徐霁,生怕徐霁也和安乐王等人一样,嫌弃这个地方。

  徐霁面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他还是和往日里一样,端着一张脸便走进了面点铺。

  但他心里,却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

  徐霁在东海的时候,也会吃元宵,毕竟这是大虞的风俗。

  但他向来吃不了几个,一是因着这糯米团子不易克化,他觉着吃了晚间不适,二是因着,比起所谓的寓意,他更愿意相信自己。

  但看着萧昀漱的眼,他却觉得,今日若是将这元宵都吃完了,自己这一年定当无风无波,花团锦簇。

裴行素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今日高糖,鲁迅救我狗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