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八章 元宵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139 2019-11-27 10:00:00

  二人坐下后,老板夫妇便迎了出来,这是一对岁数已经很大的老夫妻了。

  “二位客官,来份儿元宵?”那老伯笑眯眯地道。

  萧昀漱有些疑惑:“一份儿么?可我们有两个人呀。”

  那大娘道:“我一瞧你们俩就是一对儿,既是一对儿,一碗元宵自然要合着吃!这样以后就一定会团团圆圆,不管有没有分离,最后呀都是要聚首的!”

  萧昀漱有点儿后悔带徐霁来到这家面点铺了,世家里的规矩,自然都是要分食的,哪儿有在一个碗里头吃东西的。

  一晚上徐霁给自己买这买那,结果自己带人家来吃个元宵,还吃的是一碗。

  这大娘这么一说,她又不好说要两碗,今年两个人都要成亲了,若是因为这个而没个好兆头,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萧昀漱被这大娘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徐霁看得出萧昀漱的尴尬,于是他对那大娘道:“麻烦大娘来一碗元宵。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么?”

  “云吞,汤包,蒸饺,我们这儿什么面点都有,我家老婆子什么都会做!”那老伯把话接过来,说的很是骄傲。

  “那再要一份云吞,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这郎君还怪客气的。”

  店面虽小,但那大娘的手脚的确很是利索,不一会儿,她便将元宵与云吞端了上来。

  萧昀漱看着面前的元宵,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倒是不介意两个人吃一碗,但她害怕徐霁方才只是为了不尴尬,所以才只点了一份元宵,不然他为什么还要再点个云吞呢?

  萧昀漱嗫嚅着想说“不如这元宵你吃吧”的时候,徐霁开口了:“你先吃,不想吃了的剩下的给我。”

  萧昀漱揪着自己的衣角,又开始有些害羞了。

  若是一起吃倒也罢了,现下,徐霁是要吃自己剩下的呀,这,这不是只有话本子里的男主角才会做的事儿么。

  “还是你想先吃云吞?”

  “我,我吃元宵就好了。时间长了怕坨了。”萧昀漱低着头,完全不敢看徐霁,只是默默用勺子扒了一个元宵到嘴里。

  元宵有些烫,她眼泪差点儿都被烫出来了。

  但是徐霁坐在自己旁边,萧昀漱又想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便硬生生的将滚烫的元宵给咽了下去。

  徐霁似乎是看出了什么,眼中带了点儿笑意:“你慢些吃,就这一会儿,坨不了。”

  萧昀漱的头更低了些。

  她现在特别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这家面点铺,尝了个元宵,它也没有多好吃嘛,而且现在这么尴尬,简直得不偿失,于是她吃了两个便不吃了。

  她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把碗推到徐霁面前。

  推吧,显得自己实在是太不矜持了;不推吧,好像自己特别不愿意与徐霁共食一碗元宵,不想与他团团圆圆似的。

  徐霁没怎么给萧昀漱纠结的时间,他直接把碗端了过去,开始吃元宵。他尝了一个,觉得味道很是不错。

  其实这元宵比徐家的厨子做的差的远了,但徐霁就是觉得今日的元宵是他这许多年来吃的最好吃的一次。

  萧昀漱看着徐霁,愣了。

  他,他用的,是她用过的勺子啊!上面还沾着她的口水!

  萧昀漱的脸,又是“嘭”的一下红了个彻底。萧昀漱觉得,自从与徐霁一块儿了之后,她的脸就总不受控制的发红。

  徐霁吃了两口,看萧昀漱红着脸在那傻坐着,便道:“只吃几个元宵怎么够?把云吞也吃了。”

  萧昀漱的脑子已经不怎么会思考了,只按照徐霁说的,开始吃云吞。

  因着她全在想旁的事,一碗云吞很快便见了底,而一旁的徐霁才将将把元宵吃完。

  “啊,我,我怎么把云吞都吃完了!我,我再给你点一份儿吧,说要来带你吃,结果就我自己吃的开怀。”萧昀漱更尴尬了。

  “不必了,元宵很好吃,而且还压肚子,我也吃不下别的了。时辰也不早了,我等会儿便送你回府吧。”

  萧昀漱“嗯”了一声。

  老板夫妇看他们要走的样子,便过来收钱。

  大娘想都不想就站在了徐霁面前,萧昀漱害怕徐霁又要付钱,极迅速地掏出自己的荷包,给了那老伯银子。

  老板夫妇有些讶异,他们从没见过郎君小娘子一道来,是小娘子给钱的。

  萧昀漱与徐霁付完钱就出了门,徐霁耳力好,听见那大娘在店里嘀咕着:“真是白瞎了那郎君的好皮相,原是个吃软饭的白脸儿。”

  徐霁忽然便闷声笑了起来。

  萧昀漱觉得,这一晚,是她认识徐霁以来他笑的最多的一次,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笑的。

  “六哥哥,你在笑什么?”萧昀漱还是憋不住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徐霁回道:“方才多谢萧九娘子慷慨,请我吃元宵。”

  萧昀漱心中犯着嘀咕,难道徐霁因为没吃到云吞被气笑了?

  这不应该啊,他看起来蛮喜欢吃那元宵的呀,要不然自己真得内疚死。

  萧昀漱还想再问,但徐霁却不回答她了。

  萧国公府地段好,离着相对偏僻的兆丰道有一段距离,现下灯会散去,路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了。

  萧昀漱跟在徐霁身边,提着花灯,堪堪照亮面前的路。

  徐霁因着之前孩子的冲撞,手中空空,如今见萧昀漱提着灯,便伸手要把灯拿来替她提着,总不好自己一个郎君空着手叫人家小娘子拿东西,毕竟自己方才可才被那大娘叫做过“白脸儿”呢。

  萧昀漱在把灯给徐霁的一瞬间,因着灯光有些昏暗,徐霁没有太看清楚,他接灯的时候,手指尖儿一不小心碰到了萧昀漱的,两人的手指尖儿就那样碰到了。

  萧昀漱没有躲。

  面前站着的,是自己正正经经的未来郎君,不过碰了个指尖儿,有什么好躲的。

  萧昀漱这么告诉自己,她要努力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样子,但是脸上的红晕却不受她自己控制。

  因着她想起,方才的江郎君与余大娘子,似乎就是一直那样牵着手的,除了投壶时,两个人都没怎么放开手的。

  可人家,是已经成了亲的夫妻呀,做起来自然而然嘛。

  萧昀漱想到这个,就想到自己六月初九的婚期,就想到自己未来的生活。

  于是,她的脸便更红了,她只能把头垂的更低,免得自己的大红脸又要被徐霁瞧见。

裴行素

纯情小萧小徐间接接吻成就get。   摸小手成就get。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