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二十九章 牵手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152 2019-11-28 10:00:00

  萧昀漱低着头,徐霁只能看见她头上石榴簪的流苏在夜色中摇啊摇,他的心也随着这流苏摇啊摇。

  碰到萧昀漱的指尖儿,是徐霁无意所为,但萧昀漱没有躲开这件事,让徐霁心里头有些小小的雀跃。

  徐霁接过花灯,再用空着的那只手牵起了萧昀漱的手,萧昀漱仍旧没有挣开。

  他就这样牵起了萧昀漱的手。

  萧昀漱的手很小,她将手掌全张开也未必有自己的拳头大,她的手还很软,软的他都舍不得多用点力气。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徐霁本就是沉稳的性子,不怎么说话很正常。但素来活泼的萧昀漱一路上也没有说话,这实在是非常少见的。

  可虽然一路寂静,谁都没有觉得无聊,谁也都没有觉得尴尬。

  他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走回了萧国公府。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两个人的心贴得越来越近。

  因着已到了萧国公府,徐霁就是再舍不得,也不得不松开萧昀漱的手,同她道别。

  徐霁将“灯王”放到萧昀漱手中便想要离开,萧昀漱却拉住了他的袖子:“六哥哥,我今天,过的特别开心。”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灯王”。

  徐霁看着萧昀漱,在月光下露出一点温柔的神色:“我也很开心。”

  在这个夜晚,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什么改变了,但是他们谁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他们不知道的是,准确地说,是萧昀漱不知道的是,在远处,一直有一个人盯着他们,他们俩走到哪,那个人就跟到哪。

  那个人,是杨恪。

  本来高沁是想出宫与杨恪共度上元的,但是杨恪说,宫规中是不允未婚公主随意出宫的,所以叫高沁在宫中好生呆着。

  他话说的冠冕堂皇,但是真实目的,只有他自己清楚:这最后一个还未成婚的上元,他想自己过。

  其实也算不上目的,他只是想看看那个从小喜欢到大的女郎和她未来的郎君到底过的好不好,他想看看徐霁对萧昀漱到底好不好。

  可又能怎么样呢?对她好,杨恪自己心里仍旧会泛着酸,对她不好,他也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还是让徐霁对她好些吧。

  他看见她未来的郎君从一个不苟言笑的世家郎君,变成一个到处买这买那的有些傻气的男子,他看见她未来的郎君为她赢下“灯王”,他看见他们合吃一碗元宵,后来,他看见他们牵起了彼此的手。他是真的很羡慕徐霁,但他也是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不能做。

  他知道,她未来的郎君对她很好。

  这,便够了。以后,他就这样用这样见不得人的方式,偷偷的看着她,保护她,这样就好了。

  徐霁是知道有人跟着自己和萧昀漱的,但是在发现是杨恪之后,他便什么都没有说了。

  他知道杨恪是担心自己对萧昀漱不够好,那他便叫他放心,也叫他死心。

  萧昀漱,只会也只能是自己的妻子。

  其实在杨恪出现的时候,徐霁就有点意识到,自己对于萧昀漱,已经有了很强的占有欲了。

  他非常清楚,对于萧昀漱,现在的他是不可能放手的了。

  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小娘子,漂亮、聪慧、热情又明媚,像是最好的一缕春光。

  他想,假若一开始,他二人的订亲只是为了应付盛鹏而做戏,现下,他怕是弄假成真了。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萧昀漱在自己心中,从世交家的小妹妹变成了未来要携手共度余生的那个人。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因着萧昀漱的快乐而快乐,因着她的不豫而不豫,他会因着萧昀漱没有挣开自己伸向她的手,就开心的像个傻子。

  这和他从小受到的要时时刻刻保持冷静的教育,已经产生了偏差,但这点儿偏差,他甘之若饴。

  徐霁现在最盼望的,是六月初九快些到来。

  而在上元节的这个夜晚,出来看灯会的不仅仅是萧昀漱与徐霁。

  李婵儿与谢胥作为未出阁的女郎,也出来看了灯会。

  谢胥是因着的确是第一次来建康城觉得新鲜,李婵儿则是觉得,上元节是一个最好的能够吸引到其他郎君的时机。

  所以李婵儿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为了在上元节上寻到一个如意郎君。

  在谢家的这些日子,她实在是太疲惫了。因为她的依仗只有李氏,而李氏是个虚荣又狂妄的妇人,镇日对着李氏溜须拍马,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但是李婵儿没办法,若是她不依附于谢家,那她在建康城就更无立足之地了。

  她是见识过建康城繁华的人,她不愿意再回到豫州那穷乡僻壤。她一定要在建康城找到一个身份贵重的郎君,若是实在不成,她只能从自己的表哥身上下手了。她是一定要留在建康城的。

  李婵儿在谢家呆的这些日子,每一天都能在用膳时见到谢育。

  平心而论,谢育的长相是很英武的,与建康城里的郎君们很是不同,李婵儿自然是动过芳心的。

  可是这些日子,李婵儿是弄懂了,谢育的官职在建康城并不高,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己那日那般叫喊,那小太监也无动于衷的原因。

  更何况,她能看得出来,她的这位表哥很是心悦她出身高贵的表嫂,只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若不是无路可走,她也不打算利用谢育这个心中有人地位也低的表哥。

  不管心中有多少盘算,每个女郎都想嫁给一个心中有自己的人。

  可是她在这上元灯会走来走去,就是没有一个郎君邀请自己赏灯,就连谢胥都有人邀请,李婵儿气的一个人在街上到处乱转。

  她瞧见承和灯笼铺那儿正热闹,便过去瞧,瞧见一个玉树临风的郎君为他身边的娘子赢下了“灯王”,她便更嫉妒了。自己可是差点儿进了赵王选妃的小娘子,怎么这一路上就没人来邀请自己呢!

  李婵儿站在路口,有些气苦,她觉得,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时,一个小厮跑到她身边,对她道:“这位娘子,我家郎君想要邀请您去品茶,不知娘子可否赏脸?”

  李婵儿自然愿意答应,她这一晚上就是为着这个目的,到现在终于有个人愿意邀请一下自己,她怎么会拒绝。

  于是她甚至问都不问是什么人来邀请她,便一口应承下来:“那便劳烦你带路了。”

裴行素

他们牵手了真是一件普天同庆的事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