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三十章 暗流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152 2019-11-29 00:00:00

  李婵儿被带到一个叫秋月楼的地方。

  虽然来建康城也快半年了,但李婵儿实在是没怎么逛过建康城,所以也并不清楚这秋月楼是什么地方,只当它是个普通的茶楼。

  但老建康人都知道,这秋月楼的老板,与春风楼实是同一个,甚至秋月楼背后,就连着春风楼。

  所以这秋月楼实在不是个正经茶楼,里头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若是那郎君是正经想要邀请小娘子的,绝不会选在这样一个地方。

  但李婵儿不知道。

  她开开心心的进入那秋月楼的包厢,没瞧见什么贵族郎君,只瞧见一座屏风。

  屏风上绘着锦绣山河,是墨色染就,她没办法看清屏风后头坐着的是个什么人。

  她有些失望,这郎君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竟还用个什么劳什子屏风。

  李婵儿自己寻了软垫坐了下来,对着屏风后的人道:“这位郎君既是要邀请我品茶,为何要用屏风隔开?如此怎算是诚信邀请?”

  屏风后的男子轻轻笑了一声:“若我不邀请李二娘子来品一品茶,李二娘子还要在昌平街上转多久?”

  李婵儿听了,恼羞成怒。

  好哇,原来这郎君并不是对自己有意才来邀请自己,是看着自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可笑才来邀请自己:“你!”

  她站了起来,打算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李二娘子不过就是想寻个如意郎君,何必舍近求远呢?”

  李婵儿听了这话,离开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

  “你,你什么意思?”

  “李二娘子本是参加赵王妃遴选才来的建康城,可是却因为一些小小的原因而连赵王的面儿都没瞧见,这是那些内侍太不懂事儿了。二娘子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又打算在建康城中找个金龟婿,却没想到,这些日子全然无人问津,这是建康城中的这些世家郎君太没有眼光了。”这话,句句都说到了李婵儿的心坎里,所以李婵儿又坐了下来。

  “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

  “二娘子,你不过是想寻个好郎君,何必要去外头找?你的表哥谢育谢将军,那是个多么好的选择!”

  李婵儿轻嗤了一声:“他不过是个四品的将军,建康城中可没有多少人愿意买他的面子。”

  “所以我才说那个小内侍不懂事儿。谢将军可正得圣宠,不然能将肃安郡主赐给他做妻子么?能一上来就封了个四品的将军么?谢将军如今虽然只是个四品的将军,可前程远大着呢!”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我表哥娶了肃安郡主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儿,他又那么欢喜她,你说了这么一堆,又有什么用?”

  “但那肃安郡主并不喜欢你表哥呀,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的搓磨,更何况你表哥从前也没见过肃安郡主几面,可算不上什么情深似海。”

  “你的意思是,叫我拆散他们?他们可是圣人赐的婚,我怎么能插得进去!”

  “一开始就将肃安郡主赶出去,自己做大娘子自然是不可能的。现下先做个小娘,日后再做大娘子也不迟。更何况,在一个大娘子是皇家郡主的家里做小娘,也没什么坠面儿的,你说是不是。”

  李婵儿其实已经被这个神秘人说动了,但是她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介入谢育与萧明漪之间。

  “若是李二娘子信任我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

  屏风后的男子叩了叩桌子,一个妆化的花枝招展的妇人便扭着腰进来了。

  那妇人看了李婵儿两眼,丢给她一个小盒子:“这药溶在汤里,无色无味。不管是谁用了,可都焚心似火呢!”

  那妇人说着,还做作的用帕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李婵儿有些犹豫,直接下药的确是成为谢育妾室最快的方法,谢育肯定会对自己负责,但事后,谢育也一定会震怒,终究是自己算计了谢育,他如何能不生气?

  再加上,谢育如今心里头还是有萧明漪的,自己的处境必定不会好。

  她仍旧是有些犹豫。

  屏风后的男人似乎有些生气,觉得李婵儿太过于瞻前顾后:“李二娘子想做人上人,我已给你指了一条路,你却又不敢走,人上人可不是那么好做的!既然李二娘子想做脚下泥,那你我便没什么好说的了。来人,送客!”

  方才邀请李婵儿进来的那个小厮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对李婵儿做了一个送客的姿势。

  李婵儿看了屏风后的男子一眼,又看了看那小厮与那妇人,终于还是拿起了那个小盒子。

  她将那个小盒子紧紧攥在手里,不一会儿,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她将那个小盒子塞进了自己的袖中。

  但李婵儿总归是差点儿要入宫的人,她对这男子的行为仍是有些警醒:“我很感谢您,但我有些不明白,您为何要帮我?”

  那男子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帮你?不,我是帮我自己。那些世家不想与谢家这等寒门联姻,觉得寒门低贱,可他们哪里知道,寒门中也未必人人都想与世家联姻。”

  李婵儿仿佛听懂了,也仿佛没有听懂。但既然自己身上有这个郎君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么至少,自己想要嫁给谢育,应当是没有问题的,他今日所说的话,对自己提供的帮助,应当也是有用的。

  她点了点头,道:“今日之事,多谢郎君,婵儿日后定当回报。不知婵儿日后该如何联系郎君呢?”

  “你不必来联系我,若是有事,我自然会安排人去找你。”那郎君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威严,带着一点儿上位者的味道。

  李婵儿本是想在自己有问题的时候求助于这位郎君,但这位郎君除了在这件事情上愿意帮助自己,其他的,他似乎并不愿意多管。

  李婵儿也不好说什么其他的,于是她道:“自然,郎君有需要用到婵儿的时候尽管开口。若是日后我能成为谢家的主母,相信对郎君的作用会更大。”

  在最后,李婵儿还是想要暗示一下这位陌生的郎君,如果他能帮她成为谢育的大娘子,对她对他都好。

  那郎君却没有再出声。

  小厮很会看眼色,知道这是主人要送客的讯号,于是对着李婵儿道了声“请”。

  李婵儿也实在不好死皮赖脸地呆在那里了,于是她向那屏风行了礼,便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