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三十一章 花楼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2339 2019-11-30 00:00:00

  李婵儿离开后,那浓妆艳抹的妇人也收敛了做作的神色,变得淡漠下来。

  “爷,您为何要助那李婵儿?此人野心甚大,若真做了谢育的大娘子,未必能真的为我们所用。”

  “我可没指望她能成谢育的大娘子。谢育是个什么人物?一时能着了道,可不会一直着着道。他必定会对那李婵儿负责,纳她为妾,但心中定然对李婵儿厌恶至极。过一段时间,他也就能反应过来,这是李婵儿设的一场局,你且看着,他定会将李婵儿赶出谢家。”

  “可,既然您知道会如此,为何还要帮她……”

  “如若谢育成婚不过一年便纳了妾室,萧国公府的那两位能善罢甘休?更何况萧家上下对这门婚事并不满意,能寻着这样的机会,定然要叫萧明漪与谢育和离。这一和离,我倒要瞧瞧,寒门们如何还能同世家联姻。皇帝钦赐的第一对联姻,是这样的下场,那么寒门与世家的争斗便不会停止。”

  “爷高见!”那妇人与那小厮纷纷低下头行礼,表示对那男子的敬佩。

  上元节遇到孩子抢东西的,不止有徐霁与萧昀漱,还有宋芃。

  因着宋芃是宋家这一辈唯一的女郎,她的吃穿住行自然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所以她很少能够接触到普通百姓吃的东西。只有在这普天同庆的上元节,她才有机会出来透透风。

  她早就听她三哥说,昌平街中恒糕点铺的红梅白玉糕是顶顶好吃的,但每年只会在上元节限量售卖,所以她在上元灯会一开始的时候便奔向了中恒糕点铺。

  她三哥说好吃,建康城的广大群众自然也晓得好吃,宋芃到的时候,前头早就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了。

  尽管宋芃出身贵重,在这样的时候也不能插队,所以她只好老老实实的排队。

  她瞧着前面的红梅白玉糕一份一份的少,心里头十分揪心。

  她往日里可没机会吃这个,若是今天等不到,下一次可要等到明年了。

  她瞧见一个郎君一次买了五份儿,气的直跳脚,这得是多大的胃口才要买这么多!若是到自己的时候没了,那可怎么办才好!

  宋芃一直盯着前头,终于排到自己了,她赶忙对伙计说:“我,我要两份红梅白玉糕!”

  “好嘞,两份红梅白玉糕——”

  那伙计将包好的红梅白玉糕交到宋芃手里的时候,宋芃心满意足。

  更让宋芃心满意足的是,她走了没两步,那伙计便一边挂着牌子一边喊道:“今日红梅白玉糕售罄——翡翠绿豆糕还余三十份——”

  宋芃捧着那红梅白玉糕,心里十分满足,她觉得今年一开始就有这么一个好兆头,今年一定会顺顺利利。

  然而宋芃甚至还没来得及尝一口,就觉得手臂被人一撞,她手中的红梅白玉糕就这样被撞到了地上,而后一群孩子涌了上来。

  但因着宋芃手里只有两份糕点,所以只有两个孩子抢到了,这两个孩子抢到了东西之后撒丫子就跑。

  宋芃是将门虎女,方才只是没提防有人在上元节作乱,也没料到作乱的还是孩子,所以才被偷袭成功。但当她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追着两个孩子。

  开玩笑,要是别的东西便罢了,这可是自己排了一晚上队才买到的红梅白玉糕,为了这么个糕点,自己连晚上的斗灯会都没来得及去看。好不容易抢到的东西就这样被几个毛孩子给搅和了,宋芃如何能罢休。

  然而上元节人潮涌动,孩子身高矮,可以在人群中窜来窜去,灵活的很。

  宋芃身量高,在人群中身手完全施展不开。她只好瞄着那两个孩子,看他们往哪儿跑。

  宋芃自小在建康城长大,虽然这几年与父兄一道去了边关,但建康城有几条路几条街,她还是很清楚的。

  可上元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看着看着就只能看到一个孩子了。她瞧着那孩子跑的方向,似乎是往春风楼去了。

  宋芃咬咬牙,心里想道:我今日非得揪住你这小兔崽子不可。

  春风楼。

  虽然是上元节,但盛鹏却没有什么可以相会的小娘子,他也不打算在街上随便找个小娘子来段儿艳遇,所以他便来了春风楼,点了花魁娘子薇仙的牌子。

  说来盛鹏也是个倒霉鬼,他阿爷心心念念的与萧昀漱的联姻,被徐霁给搅和了,本来就怒火冲天。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给他阿爷递了信,说萧家提前知道他要与萧昀漱联姻的事情是他告诉萧昀漱的,他阿爷自然更加生气。

  他还记得他阿爷指着他的鼻头道:“我也不指望你能成个有出息的,可我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个高门贵女,你还自己把这好婚事给搅和了,我真不知道我是怎么生出你这样一个儿子的!真是,我怎么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呢!我看啊,你趁早随便找个小娘子成婚,给我生个孙子,我重新教个孙子都比教你强!”

  他阿爷气急了,甚至还要拿脚踹他屁股。

  他都这样大一个郎君了,他阿爷还和他小时候一样要踹他屁股,真是丢人。

  阿爷若是想要儿子,多娶几个小娘便是,他自己又只愿意守着阿娘,只有自己这一个儿子,那能怪谁。

  再说了,天知道阿爷和阿娘怎么给他生了三个姐姐和一个妹妹的。

  所以就是在这上元节,他也不敢呆在家里。他来薇仙的房里,也算是躲个清闲。

  他之前的确被薇仙赶出去过,因着那个时候他只是想一睹薇仙芳容。自己的名声向来不好,像薇仙这样的花魁娘子都讲究个清高,而且那天又是她的梳弄礼,他自然不敢报上自己的名号,于是他报的,是杨恪的名头。

  可是杨恪什么样,盛鹏什么样,建康城里谁都晓得,一个是天上的鹏,一个是地上的虫,所以盛鹏一下子就被戳穿了。自然,他就直接被赶出去了。

  后来,他再来春风楼的时候仍旧会被那些妓子取笑,但他这个人向来是不怕这些流言的,更何况盛家就他一个男丁,他想见的自然要见到。

  那日,薇仙心不甘情不愿的接待了他,他看了看薇仙,也没觉得这花魁娘子是个什么天上来的人物,不过只是个小姑娘罢了。

  薇仙本以为那夜她是要侍奉盛鹏的,但是盛鹏只是与她聊了一夜的天。

  不过也就是聊了这一夜的天,薇仙发现盛鹏的许多想法和自己都是一样的,她还套出这位建康城有名的浪荡子,到现在还未曾与小娘子度过良宵,甚至连小娘子的手都没摸过。

  她忽然就觉得面前的这个郎君有点儿可爱。

  自那之后,盛鹏便成了薇仙的座上宾,建康城中的纨绔子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发展到后来,盛鹏来春风楼的时候,薇仙是绝不会接别的客的,这也就成了一个默认的规矩。

  盛鹏的阿爷听说了这事儿,又是一阵跳脚,对盛鹏又是好一顿痛心疾首。

裴行素

那个缺德的抵消息的自然是想绑了萧昀漱却失败的黑衣人啊……   欺负不了萧昀漱还受了罚,不找你盛鹏出气找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