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三十四章 挑明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76 2019-12-03 07:00:00

  自那日起,李婵儿便总是在厨房中帮着杜婶子熬玉屏汤。

  李氏后来知道了,也没有说什么。李婵儿乐意做这个就叫她做,住在自己家本就该出点力,又不是叫她白住的。

  李氏这一次病的时间很长,三月底染的风寒,如今已是四月中旬,她还没好利落,所以谢育这些时日也就一直都喝着玉屏汤。

  谢育是个男儿郎,不怎么管后宅中的事,自然也就并不知晓,这玉屏汤一直是李婵儿在熬。

  十几天的时间里,李婵儿日日熬那玉屏汤,终于叫所有的人都放心她去做这事儿。这日,她终于带着加了那药的玉屏汤去了东院。

  盛玉屏汤的汤盏被放在托盘里,那玉屏汤因着李婵儿的走动摇摇晃晃,荡起了一圈圈涟漪,这正如李婵儿的心。

  李婵儿其实是有点紧张的,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日。

  她也想找一个心里有自己的郎君好好过日子,她也想把自己最好的样子展现给未来的夫君,可是上天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所以她求不到情,便求名,便求利。

  她轻轻敲了敲谢育书房的门,只听得谢育道:“进。”

  李婵儿用力握了握托盘的把手,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便推门进去了。

  “表哥,这是我今日熬的玉屏汤。”李婵儿低下头,尽力装作一个恭顺的模样,没叫谢育瞧见,她今日化了一个多么妖媚的妆。

  谢育有些惊讶,他不知道这玉屏汤什么时候归李婵儿管了。

  “杜婶子劳累,一个人要忙全家的膳食,这玉屏汤自然便有些看管不上。我借住已久,也没能帮的上姑母表哥什么忙,我总要做些什么,心里头才安心。”李婵儿故意柔了声音,以降低谢育的警戒心。

  谢育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也能理解,因着当年的事,想必这表妹住在家里也并不安心,一直想要做些什么来报答母亲与自己,所以才会去主动去做这玉屏汤。

  “多谢你。”谢育如此道。摸了摸汤盏,谢育觉得有些烫,便先将玉屏汤放在了一边。

  看着谢育并未怀疑自己,李婵儿放下心来:“表哥,这玉屏汤还是要趁热喝,药效才好。也不知姑母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真是令人担心。”

  谢育点点头,母亲这次病的确实久了些。这表妹不仅做了玉屏汤,听说还常在母亲身边照顾母亲,于是谢育也对李婵儿道了声“谢”。

  李婵儿回了句“这是婵儿的本分”后,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谢育心中有些奇怪,但并没有想出来这是为什么。

  这时,书房的门又响了,这次来的,是萧明漪。

  因着如今已是四月中旬,距离萧昀漱的婚期还有不到两个月,所以萧明漪便提前来对谢育告几日假,想要多回去陪陪妹妹。毕竟妇人出嫁之后,相见的机会就更少了。

  萧明漪来到书房之后,发现李婵儿也在,有些惊讶,但还是向她点了点头。

  李婵儿心中很是焦急,这么多天了,自己好不容易挑中了今天,这萧明漪怎么偏偏今日这个时候来?若是她与谢育说的时间长了些,那这药岂不是要用到萧明漪身上?

  他们是夫妻,倒没什么,自己这时机可不好找,万一今天被谢育察觉出端倪,日后便更是难行。

  所以李婵儿急的头上都快出汗了。

  谢育夫妇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表妹还在这儿不走,萧明漪确实是有正事儿来同谢育说的,但她也不好直接赶人走。

  但谢育可以。

  于是谢育道:“表妹若无事,不如先回西院?我与大娘子有些话要说。”

  李婵儿就算再不愿意,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离开了。

  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自己再不离开,一定会受到怀疑。

  所以她不情不愿地向谢育与萧明漪行了礼,又不情不愿地出了门。但她心中实在太不甘心了,所以她又偷偷躲在门口,指望着萧明漪能快点说完话离开,这样自己今日兴许还能有机会。

  然而谢育可能是因为从军出身,书房的隔音做的极好,李婵儿蹲在门口,什么都听不到,也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于是不多时,李婵儿便离开了。

  书房中。

  “主君,我家九娘是六月的婚期,所以六月我须得回家住几天,我先提前与你说了。”

  谢育向来是不会违背萧明漪的意思的,所以他道:“自然,九娘是你的嫡亲妹妹,你回去为她送送嫁,是理所当然。”

  萧明漪点点头,对谢育的理解表示感谢。

  “大娘子,九娘的婚期既已快到了,她可有什么需要咱们帮忙的地方?”谢育很是热心,因为他知道萧昀漱在萧明漪心中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萧明漪却不领谢育的这份情:“不必了,家中自会为九娘备好一切的。”

  谢育忽然心里就一扎。

  他当然知道萧国公府自然会准备好一切,也知道徐家那位郎君有多么重视九娘,自然不会在婚事上叫九娘委屈。

  他只是想尽一尽他身为姐夫的心意。

  成婚已经一年多了,萧明漪终究还是没有把谢家当作她自己的家。

  他知道与萧明漪的情分还没有那么深厚,但是一年了,她的心没有一丝的变化,这未免让谢育心里有些难受。

  “大娘子,你我成婚已然一年了。”谢育觉得自己口中有些滞涩,往后的话似乎很难说下去。

  萧明漪看了谢育一眼,她脸上仍是冷漠的神色:“的确。”

  萧明漪不是不知道谢育这一年来对自己的好,也不是没有感动的时候。

  但感动不是爱。

  她对他的冷漠,也是为他好。她晓得自己总有一日要离开的谢家的,若是自己对他有半分留恋,叫他受了鼓舞,到时候难过的还是他。

  当断不断,必受其害,萧明漪晓得这个道理,所以从一开始就不要叫谢育泥足深陷了罢。

  她与谢育从不是一样的人。

  她从小长在锦绣堆里,受着最好的教育,有着最幸福的家庭,有着最温和的竹马,她的平静生活,是一眼可以看得到头的。

  可谢育不一样。谢育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功勋,是靠着搏命才有今日的成就。他没有读过什么书,说话也与自己说不到一块儿去。他不懂琴棋书画也不懂风花雪月,他也不理解自己的喜怒哀乐,只知道傻乎乎的来讨自己欢心。

  萧明漪不否认他是个好将军,大虞正需要这样的好将领,但这不是萧明漪想要的那个人,她也不想与他在一道过那样担惊受怕的日子。

  现下的确是没有战事了,但若是边关起狼烟,谢育这样从寒门一路升上来的将军,会是抵挡在最前面的人。

  她知道自己是个很自私的人,她没办法做那个未亡人。

  更何况,她本就对他没什么情意,她心中,只有那个住在自己心里许多年的阿澄哥哥。

  萧明漪的冷漠叫谢育接下来的话噎在了嘴里。他忽然就觉得很挫败,自己这一年,好像全做了无用功。

  他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六娘,我们,能不能谈一谈。”

  这是谢育第一次叫萧明漪“六娘”,因着萧明漪成婚那日就对谢育说了,叫她大娘子,所以这一年来,谢育从未叫过萧明漪一句“六娘”。

  萧明漪听见谢育这么叫,心里也忽然一跳:“谈什么?”

  “如今你已经是我的妻了,究竟为何要对我如此生分?我们难道要这样一直过一辈子么?”谢育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做得不够好了,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对萧明漪已经使出了自己所能想到的全部的好,但是萧明漪的心始终没有向自己敞开半分。

  萧明漪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谢育是个好人,但他真的不是她心里那个人。

  她知道谢育是个讲道理的,也知道谢育对自己真是一等一的好,所以今日,她忽然就不想再隐瞒了。

  她觉得她不能再这样骗着谢育了,她不能再耽误他了。

  “谢育,我与你,没有什么一辈子。”这也是萧明漪第一次叫谢育的名字。

  谢育听了,猛地抬起了头:“你说什么?”

  “我并非真心嫁给你,是因着圣人赐婚,我们俩才被绑在一起的,这你也是知道的。我从一开始,就打着《大虞律》里有关赐婚和离的条律,只盼着你阿娘能有一日发作于我,这样我们就能和离。”

  谢育站了起来,眼里有些发红,腮也咬紧了:“你就那么欢喜……福王世子么?”

  萧明漪看着谢育:“是。我与他一道长大,我从未想过会嫁给除了他之外的人。我这个人没什么大抱负也没什么大理想,我就想做个普普通通的妇人,做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过安稳的生活,闲来无事时品品茶赏赏画。谢育,这些都是你给不了我的生活。”

  萧明漪顿了顿,又道:“甚至这些全不说,不是我要谤议婆母,与这样的婆母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整个大虞都没有几个娘子受的了的。”

  谢育的第一反应是,这恐怕是萧明漪对自己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而后才是,是啊,这都是他给不了她的生活。

  他满满攥紧了拳头。

  他打开了窗户,只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不是她心里想要的郎君,他在战场奔波,也给不了她想要的安稳生活,他是个粗人,如何能学得会什么品茶赏画。

  可是,他这颗心,早就给了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