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三十五章 惊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76 2019-12-04 07:00:00

  谢育攥了好一会儿的拳头,最终还是松开了。

  他颓唐地坐了下来:“六娘,我们真的,没有半分可能么?”

  萧明漪看着谢育,也有了一丝心软。

  其实谢育做错什么了呢?

  他也不是故意插进自己与阿澄哥哥之间的,他出身寒门没能读过书也不是他的错,他奋勇杀敌是大虞的英雄,他对自己又这样好。

  他什么也没有做错啊。

  他只是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而那些隔阂也难以抹去罢了。

  萧明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谢育,对不起。”

  谢育闭了闭自己的眼。他这一生都没有过这么痛的时候,在战场上被长枪扎入腹中的时候没有,被利箭射穿胸膛的时候没有,被锋刀割裂皮肉的时候也没有。

  但现下,他心里的痛,比这些痛都要痛。

  他以为自己是有希望的,但是这个希望告诉自己,全都是假的。

  如何能不痛呢?

  谢育沉吟许久,拳头攥了又松,最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刚想对萧明漪说,若实在不行,我便予你一纸放妻书的时候,萧明漪被窗户中刮进来的冷风呛了两嗓子,咳了几声。

  手边李婵儿送来的玉屏汤已经到了一个合适的温度,谢育本想喝下来掩饰自己的伤心,但现下看了萧明漪在咳嗽,立马问道:“你今日晨昏定省前可有用过玉屏汤?”

  萧明漪摇了摇头:“我本打算晚间在用的。不过是被风吹了下,不是什么大事儿。”

  “近日得了风寒的可不少,你须得仔细些。这是表妹送来的玉屏汤,你先用,我待会儿再去厨房拿一碗。”谢育眼里,是满满的担心。

  萧明漪看了谢育一眼,过去的这一年间,他一直都是这么对自己的,什么事儿都以自己为先。

  萧明漪又叹了一口气,深觉不应在此时依旧辜负谢育的关怀,于是接下了这碗玉屏汤,还对谢育道了谢。

  谢育方才那句要给萧明漪放妻书的话,被这事儿一打岔便咽了下去。

  这话本就不是谢育真心,方才若是能一鼓作气说出来倒罢了,现下的谢育,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没多会儿,谢育就发现萧明漪有些不对劲。脸红的像一年前她穿的婚服,骨头像软了一样,似乎连坐都坐不稳。

  萧明漪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她努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她发现自己甚至连眼睛都不大睁得开,看谢育,他已经是个重影的了。

  萧明漪努力地想要站起来,结果两腿一软,直接就要往地上扑。

  谢育哪舍得让萧明漪摔着?自然立刻就伸出手去接她,萧明漪就这样跌进谢育的怀里。

  谢育是第一次抱萧明漪,他只觉满怀馨香,怀中的女子软的不像话。

  而跌进谢育怀里的萧明漪早已神智不清了,她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身上可真凉快啊。于是她再顾不得什么贵女仪态,不自觉地便往谢育身上蹭。

  谢育被萧明漪这一蹭,蹭出了满腹的火气。

  怀里的这个女郎是自己的心上人,现下是自己正经的妻子,而且又是她自己扑进自己怀中的,他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理由拒绝?而且萧明漪一心想着要离开自己,是不是她真的成为了自己的人之后,就不会总想着离开自己了呢?

  谢育知道,今夜若是与萧明漪真成了事,的确是自己卑鄙,是自己趁人之危,可是只要萧明漪愿意留在自己身边,愿意把心交给自己,自己什么事不能去尝试呢?

  所以他抱着萧明漪便回了卧房,春风一度。

  次日。

  阳光已经照进了卧房中,照在了两个相拥而眠的人身上。

  先醒的是谢育。

  多年以来,他都是卯时醒来,而后便在院中扎马步练武的,娶了萧明漪之后,他便改成了一边扎着马步,一边读着书。

  因着他认识的字不是很多,所以他甚至是从《三字经》开始看的,可就算是再简单的玩意儿,也着实叫谢育头疼。

  而今日,谢育却醒迟了,可他也想偷个懒。

  他看着仍然在自己臂弯里熟睡的萧明漪,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满足感与充实感。

  温香软玉在怀,此刻的谢育也并没有多心猿意马,他如今既有欢喜,又有忧虑,还有一丝警醒。

  欢喜的是,这下萧明漪应当不至总想着要离开自己了。

  忧虑的是,萧明漪就算留在谢家,她今后一定会恨透了自己。

  警醒的是,萧明漪昨日一开始还好好的,就是喝了那碗玉屏汤才变成如此,那玉屏汤是李婵儿送来的,再结合她昨日躲闪的神色,谢育心里很快就明白了李婵儿想对自己做的事。

  李婵儿这样的祸害,绝不能留在谢家了。

  怀中人动了动,似是快要醒来的模样,谢育连忙闭上眼,假装自己还睡着。

  萧明漪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痛的不行,好像被车碾过一样。她觉得今日这张床,似乎与往日睡的不大一样,挤了许多。

  她一回头,发现自己正躺在谢育的怀里。

  萧明漪掀起被子的一角,发现自己现下寸缕未着,脑子里又忽然想到自己昨日主动扑向了谢育,一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萧明漪忽然就怔住了,忽然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脑袋里一团乱麻,她想到自己如今不是完璧之身了,她想到自己与高澄那段坎坷的情缘,她想到自己或许这辈子都要呆在谢家了。

  谢育想过很多种萧明漪醒过来的反应,她可能会大哭,可能会把自己推醒,可能会打他会骂他,极端点甚至会上吊或者杀了他。

  但他未曾料到,萧明漪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

  他有些慌,这不是他想到的可能发生的情境,他还没有想好应对的法子。

  他装作方才醒来的样子,看向萧明漪。

  他看到萧明漪像是失了神一样,坐在那里,眼睛中没有一丝光芒,莫名的,他心里的慌乱便又多了几分。

  “六……六娘?”

  萧明漪没有看他,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头都没有动一下。

  四月的天并不算暖和,而且又是容易得风寒的季节,所以谢育拿过一件衣服,要给萧明漪披上。

  可这个时候,萧明漪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忽然便往床里缩,像是惧怕谢育的触碰。

  谢育的手就停在那里,伸也不是,退也不是。

  往日里,萧明漪虽然没给过谢育什么好脸色,但从来没有像这样问话不应的情况,也从来没有这样剧烈的反应。

  谢育心里的惶恐更大了。

  “六娘,六娘,你别吓我。我知晓昨夜是我唐突你,可你昨夜……那个样子,我,我只是有些……”

  有些担心?有些忍不住?还是有些别的什么?谢育其实全部都难以启齿。

  虽然昨夜是萧明漪先倒向自己的,但是自己本可以什么都不做的,而自己却把能做的都做了。

  萧明漪仍旧没有出声。

  萧明漪终于有些冷静下来,她知道,昨夜的荒唐不全是谢育一个人的过错。

  她就不应该在昨日那个时候去见谢育,这样就不会中了李婵儿想对谢育下的招儿。她并不想做那个挡在他们表哥表妹之间的那个人,也并没想着占着这大娘子之位不放。

  谢育本就不想叫自己离了谢府,昨夜自然会顺水推舟,毕竟是自己主动的。

  谢育仍在喊萧明漪,他是真的怕她魔怔了。

  萧明漪看了看现下的处境,闭了闭眼:“谢育,你,能不能让我静一会。”

  谢育见她还能答话,自然愿意顺着她。于是他便穿好衣服出了门,出门前还试探着给萧明漪披上一件外衣。

  但还是被萧明漪躲开了。

  谢育叹了一口气,眼含着担忧,离开了。

  萧明漪的静一会儿,一静就是十余天。这十余天里,萧明漪将自己关在屋里,谁都不见,身边婢子想要回萧国公府上报也被她拦下。

  十余天没有去给李氏晨昏定省,李氏早已气的跳脚,还是谢育将李氏安抚了下来。

  十余天后,萧明漪拿着一封信出了门。谢育什么都不敢问,只能看着她将信交给婢女凌霄,这信是送给谁的谢育也不敢问,甚至他都没有敢找亲随跟着凌霄,生怕惹了萧明漪不快。

  其实萧明漪并不怕谢育找人跟着,也并不怕他晓得,这封信,是给高澄的。

  因为,这是一封诀别信。

  信里说她已是不洁之人,再配不上他,叫高澄不必再等她了,数年情缘就此斩断。作为妹妹的萧明漪会在远方遥祝兄长高澄觅得佳人,终老一生。

  收到信的高澄当即就摔了信,立马想去谢家找萧明漪问个清楚。

  不该是这样的,他的六妹妹一定是受了谢育的胁迫的。可是那封信上,字字句句都是六妹妹亲笔所写,谢育是个不通文墨的,就算盯着六妹妹,也看不出来六妹妹究竟是写了诀别信还是情信。

  所以,这信,是六妹妹亲笔写的,是她自己愿意写的。

  高澄想要冲出去的步子,就这样顿在了原地。

  他站在门口,站了好久。

  终于,他迈开了步子。

  是往回走的步子。

  他知道,现在什么都不做,对她才是最好的。

  高澄回房后,颓唐的坐在椅子里,他捂住自己的脸,颊边忽然滚下泪来。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高澄如今,实在是没半分法子了。

  “六妹妹,即使你与我再无情缘,我也不会另娶他人。我会一直一直等你,一直一直……”高澄在心里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