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三十八章 欣羨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135 2019-12-07 07:00:00

  但是谢胥的心声,萧映淮是听不见的。

  萧映淮看了过来,发现李氏与谢胥正被压着跪在地上。

  他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太妃府的仆人刚要开口便被李氏打断:“我不是说了,是这贼仆不听我所言,将我与阿胥压下!这等恶仆,必要好好惩治才是!”

  可太妃府的仆人并非是李氏强词夺理就能压倒的,那仆人立刻回道:“这位夫人拿着肃安郡主的帖子来我们春日宴,本就不合规矩!我们又不认识这位夫人,如何能随便放人进府?”

  那李氏似乎还想说什么,可萧映淮此刻开了口:“这的确是谢将军的母亲,你们不可失礼,将她二人放了吧。”

  李氏听了这话是向着自己的,自然就不说话了。

  萧映淮还是很上道的嘛,李氏想。

  仆人听了,既然萧国公世子都这么说了,那这位夫人必定真的就是谢将军的母亲,肃安郡主的婆母,压着的确是不合适的,于是挥了挥手,叫侍卫们放开了李氏母女。

  李氏一被松开禁锢,便叉着腰对那仆人和侍从大骂,什么难听的乡野村语都蹦了出来。

  她们拾掇的好好的出了门,这一被押,发髻乱了,衣裳也脏了,阿胥如何还能获得什么贵公子的青眼?李氏气急败坏,自然要破口大骂。

  站在萧映淮身边的高泌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是大虞的嫡公主,尽管生母早逝,但是有着舅舅舅母这样强大的背景,她在宫中也是有着最优渥的待遇的。她所生活的环境可不是用“风雅”两个字就能简单概括的,接触到的人各个都是世家名门出身。

  她从未见过像李氏这么失礼的人,李氏话中说的随便一句,只要在宫里说了,只要叫贵人听见了,顷刻便是个死,所以高泌听的一愣一愣的。

  萧映淮看见未婚妻错愕的表情,知道高泌是有些被惊着了,温润的脸上瞬间便浮现出一些冰冷。

  “李夫人,这是太妃娘娘的府门,您在此处如此,怕是会冲撞贵人。”

  “什么贵人?我今日吃了这样大的一个亏,我骂两句怎么了?这恶仆难道不该骂么?”

  听着母亲的话,谢胥心里一片冰凉。母亲如此失仪的样子,就这样落在萧映淮的眼中,那他会怎么想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和母亲一样失礼?谢胥的头愈发低了,眼眶也有些红了,方才被押倒时手上蹭到的地方也开始疼了。

  “李夫人,这事儿的确怪不到这仆人身上。往常拿了帖子的的确就可以进了,可如今你拿着的是我家六娘的帖子,他们都晓得六娘是什么模样,自然不会叫你二人就这样进府。您今日要么该拿着送给谢家的帖子来,要么叫我六妹妹带着你二人一同来,万不该的,就是拿着我六妹妹的帖子自己来。”

  李氏的脸气的通红。

  这萧映淮什么意思?若是知道不是下给谢家的帖子,她未必今日就会来,更不会出这个丑!若是她真的同那萧明漪关系如此之好,她也不必特特来这春日宴来为阿胥寻个郎君了!这萧映淮,一定是知道谢家没有帖子才如此!他定是想要羞辱于自己!

  可李氏现下什么都说不出来。

  萧映淮是个文官,在朝堂上都没什么人能斗得过他的嘴皮子,何况是这没读过书不认识字的李氏?

  于是李氏只能道:“左右如今都是个误会,你去为我同阿胥找件衣服罢,我们还要去这春日宴的!”

  萧映淮简直要冷笑。这李氏,未免太过厚颜无耻!

  “李夫人,似乎您仍然不太明白春日宴的规矩?春日宴是要有帖子的,有帖子的人可以不来这春日宴,但没帖子的人却是万万不能来这春日宴的!”因为即使是做媒,朱太妃也守着祖上传下来的老规矩,不叫世家与寒门通婚,所以向来这春日宴也只邀请出身世家的娘子郎君。

  而因着在门前耽搁的有些久,萧映淮安抚的握了握高泌的手,这些都映在谢胥的眼里,像针扎一般。

  “那你带我们进去不就成了?”或许是知道自己说的不像话,李氏的面色也并不是很好看。

  谢胥实在是听不下去母亲的话了,她实在是不想再在萧映淮面前丢人了。

  于是她第一次冲撞了母亲,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阿娘,既然没有帖子,咱们就不该进这样的地方。您若还想留在这个地方,您便留下,左右我是没有脸面再呆在这里了!”

  李氏听了,面露凶光:“我是为了谁才来的这个地方?好哇,你说这话是磕碜谁?你……”李氏竟还伸长了手,似乎是要打谢胥的样子。

  而谢胥也没有躲开,缩着脖子,闭了眼睛,似乎就算这一巴掌下来她也绝不想再听母亲的话了。

  萧映淮捉住了李氏的手臂:“李夫人若是还想给谢将军再丢些人,您尽可以打下去。”

  李氏听了,使劲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将手放了下来。

  李氏终于粗粗的哼了一声:“走吧,回家去。你自己都不争气,能有什么用。”

  谢胥听了这话,却是松了一口气。站在萧映淮面前丢这样的人,对她来说的确是种酷刑。

  她刚要离开,却听的萧映淮身边的女郎道:“小娘子,等一等。”

  她回头看了看那女郎,不知那女郎为何要喊自己。

  她这次正眼看了看那女郎,只觉得这女郎真真是明艳不可方物,不仅有那种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气度,细细看来,她的五官也是极其出众的。

  啊,对了,这女郎,是大虞的嫡公主呢。

  或许只有这样的小娘子才能配得上萧映淮吧。谢胥想道。

  “小娘子,你手上有些伤,你先用这帕子止止血吧。”谢胥想,这女郎就连声音都如同黄鹂鸟一般动听,心地还如此善良。她若是个男儿郎,都定会喜欢这样的女郎。

  那女郎递过来一条帕子,上头有极精细的纹路,毕竟是宫里出来的东西。她又看了看那女郎的手,上头没有一点儿的茧,和自己的手完全不一样。

  她刚想伸出手,那帕子却被萧映淮给拿走了。

  “二表哥!你这是做什么?”那女郎有些疑惑。

  “这手帕乃是你的贴身之物,岂能随意给人?”萧映淮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点的愠怒,似乎是因着那女郎不晓得保护自己不晓得避嫌才如此。

  “我……我是给人家小娘子的,能有什么问题嘛……”女郎的声音里有一点点的委屈。

  “阿原,阿央,你们谁带了帕子,予谢家娘子一条。”萧映淮的决定仍旧不容争辩。

  “不许听二表哥的!听我的!用我的帕子!”高泌似乎是想在萧映淮面前争口气一般,就是要同他对着干。

  然而那叫阿原的侍女很快递上了一条干净的帕子,还帮着谢胥包了一下。

  “阿原阿央,虽然你们是二表哥送来的人,但,但你们已经是跟着我的人了啊,怎么只听我二表哥的话!”高泌有些气鼓鼓的,但萧映淮却露出了点儿笑意。

  可这个时候的谢胥只能露出苦笑,唇色也开始有些微微发白。

  那小公主听不出什么不对,可她这个极在意萧映淮的人却听得出,那对婢女到底为什么要起那阿原阿央的奇怪名字?分明是萧映淮想将“鸳鸯”送到这位殿下身边。

  她真的,好羡慕这位公主啊。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这位公主是个多么好的女郎,她自己也是看见了的,这位公主站在萧映淮身边,多么的天生一对啊。就算是不说家世地位,就说容貌气度,她也没法子与人家相比。

  所以她连嫉妒都不配。

  她只能羡慕。

  谢胥与李氏离开之后,萧映淮才与高泌进入太妃府。

  方才门口发生的事情,有不少世家都看见了,像这样的八卦,自然是会多多流传的。所以第二日,关于谢育的难听传闻,又刮过了整个建康城。但这也并不怎么能够影响到今日的春日宴。

  和去年的杨恪与泰安公主一样,今日,萧映淮与高泌来,不过也是为了求个好彩头。而萧映淮知道,对于高泌来说,这更是一个可以出宫透透气的好时机,也是一个获得建康城第一手八卦的好机会。

  毕竟,今日定是又会成好几对婚事的。

  这对于久居宫中的高泌来说,可太新鲜了。

  所以萧映淮注意到,高泌在献艺环节就没怎么看那些献艺的郎君娘子,只顾着看到底是哪个娘子与哪个郎君有可能是要请求赐婚的。

  坐在一边被冷待了的萧映淮,忽然就有些沮丧。

  阿泌好不容易出次宫,竟然全在看别的人,都不怎么正眼看看自己。

  更令萧映淮沮丧的是,虽然阿泌的岁数比家里的妹妹都大,又是个在宫中长大的,怎么心智如此不成熟,半分都没有表现出男女之情的意思呢?阿泌怕是到现在都将自己当成是她的哥哥,而从未将他当成过马上要成婚的郎君吧。

  今日来这春日宴,阿泌也不是为了来和自己能有个好彩头,而是专为着来看八卦的吧。

  萧映淮很是不悦,但也没什么办法。谁叫身边这傻乎乎的女郎,是自己的心上人呢?人是自己选的,对着这些事儿有些迟缓,自己也就认了吧。

  至少,她很快就会是自己的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