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四十章 斗气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065 2019-12-09 09:30:00

  说到底,他们宋家也不是什么根基极深的世家大族,要真和徐家比起来,那可是差的远了。

  这宋芃又只是幼时在建康城呆过,后来跟着父兄去了边疆,前些年才回到建康城,什么礼仪什么体统,那可都是半分都没有。

  这样的一个粗鲁女子,自己现下凭什么要怕她?再说了,如今边关没有战事,他们这些武官没有用武之地,圣人如何会重视他们?她徐雯,乃是拒绝了做赵王侧妃的人,区区一个宋芃,她有什么好怕的?

  然而宋芃仍旧是原来的宋芃,即使徐雯如今地位算是高了些,但终究没压过她去,她也绝不可能对徐雯有所忍让,所以面对徐雯的挑衅,她半分不退。

  “宋家娘子,你行为如此粗鲁,真没有半分世家女郎的样子!”徐雯趾高气昂,极其不屑。

  宋芃都要被气笑了:“徐十三娘,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我是做了什么叫你看不惯的事儿,让你对我有这样高的评价?”

  “你做过些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儿么?世家贵女的仪态风范你可有半点儿?我听闻你在边关,镇日里都与那些个儿郎呆在一处呢……”徐雯掩住唇,露出极轻蔑的一抹笑。

  “我与男儿郎呆在一处又如何?将士守边关乃是天职,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宋芃有些怒。

  边关将士在疆场上浴血奋战,各个都是好儿郎,与他们并肩作战只会叫宋芃觉得荣耀。这样的事到了徐雯口中却成了不守规矩不懂礼仪,这叫宋芃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不是我说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问问建康城里有哪个郎君愿意娶你这么个混在男人堆里的女郎?”

  “徐雯!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不过说,你宋娘子怕是要嫁不出去咯!”

  宋芃被徐雯说的怒火更炽:“我嫁不嫁的出去同你徐十三娘有什么关系?要你在此处多嘴多舌?”

  “害,宋娘子可莫要不承认,若是你真能觅得好郎君,你今日又何必要来这春日宴呢?我瞧着,您可并没同哪位郎君一道来,也没有哪位郎君要送你石榴花吧?”

  “那么按照你徐十三娘的意思,来这儿的小娘子若是没寻到个送石榴花的,便全是寻不到郎君的了?”

  “我可没这么说”,徐雯更加挑衅地挑了挑眉,“我说的,只是你宋娘子。”

  两人吵得欢畅,周围的小娘子没有一个敢上去劝架的。

  两位都是出身高的娘子,自己随意插进去,谁知道会不会被哪位记了仇?这“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她们这些家世不够好的还是瞧个热闹便罢了。

  宋芃被徐雯气的脸都红了。

  因为徐雯没说错。

  虽然宋芃是宋家上下都宠着的宝贝疙瘩,但是她常年在军中,练就了一身好武艺,等闲的郎君如何敢娶这样的娘子?现下建康城追捧的,是那种肤如白玉、弱柳扶风的小娘子,可不是她这样的一个人就能单挑一队人的凶悍的小娘子。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到宋家来求亲的郎君,可是这些郎君的出身都不算太好。他们来求亲并不是为着她宋芃,而是为着她身后的宋家。宋家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允许唯一的女郎嫁给这样的郎君,所以时日一长,宋芃的婚事就这样被耽搁了下来。

  也正因此,宋芃的父亲才叫宋芃来这春日宴,希望她能在春日宴上能够寻到一个好郎君。

  不必直接求太妃娘娘订婚,就当认识个新朋友,处一处,若是可以,再进一步发展。

  这本就是宋家的打算。但这样的打算到了徐雯的嘴里,就变成宋芃嫁不出去,需要靠着春日宴找一个男人了。

  宋芃是在战场上练下来的火爆脾气,与徐雯斗嘴皮子无非是还对她留着那么一丝尊重。若是她真要发怒,徐雯今日带来的所有的护卫加起来,都未必能打得过一个宋芃。

  但宋芃不能随意动手。她的刀,对着的应该是匈奴铁骑,不应该是建康城的娇娘子。所以宋芃是硬生生咽下这口气,对徐雯哼了一声便要离开。

  可是徐雯似乎太过于膨胀了,她仍然在那里叫嚣:“瞧瞧,果然如此罢!建康城里哪里有能瞧得上你宋芃的郎君呀!”

  这下,徐雯算是点了炮仗了。宋芃猛的一回头,便快步走向了徐雯。

  徐雯看着宋芃的神态与方才很是不同,心里头忽然便有点儿慌。慌归慌,她还是怕坠了面子,所以徐雯没有后退,仍然梗着脖子,似乎是绝不低头的样子。

  然而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宋娘子稍等”,大家回头望去,发现站着一个手里拿着石榴花的翩翩郎君。

  至少看上去算是个翩翩郎君。

  那是盛鹏。

  宋芃也回头看了。她虽然不认识盛鹏到底是个什么人,但是她却记得,盛鹏是那个她在春风楼遇到的,与那孩子在一起的看起来傻里傻气的郎君。

  “这位郎君有何事?”

  “方才听这位娘子说宋家娘子没人欢喜,我盛鹏就第一个不服。”盛鹏现下的神态很是正经,再看不出半分平日里的嬉笑劲。

  “这是盛某为宋家娘子折的石榴花,不知道宋娘子是否愿意收下?”

  宋芃有些惊讶。

  她与这郎君只见过一次面,还是在春风楼里,这郎君怎的就给自己送石榴花了?

  更何况她才将将知道这郎君的名字,又如何能随意收下人家的石榴花?

  而后,她便听那郎君又说道:“哎,宋家娘子实在眼光甚高,如何能立刻收下我送的石榴花?我寻思,不是宋家娘子没人欢喜,而是宋家娘子眼光太高,一般的郎君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那郎君甚至还故作伤心的抛开了那石榴花:“宋家娘子,我知你现下是看不上我的,不如我们先做个朋友,如何?”

  宋芃被盛鹏闹的一愣一愣的,这下才有些反应过来了,这位郎君,分明是来给自己解围的。

  既然人家是来帮自己的,那么宋芃也没有理由故作姿态。

  于是她又看了徐雯一眼,便走向了盛鹏。

  徐雯看着盛鹏,无可奈何。毕竟这位爷是自己跳出来的,没人逼他,他便如此为那宋芃撑腰,现下就是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

  看着像自己走来的宋芃,盛鹏心里头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

  自从在春风楼见过宋芃那一面之后,盛鹏这四个多月里一直在想这位小娘子。

  他只记得那一晚这小娘子烈烈如火的衣裙与脾气,却忘了问人家到底姓甚名谁,就是想再见一面,都难的很。

  没成想,今日到在这春日宴上见到了那小娘子,还晓得人家姓宋。

  这春日宴,盛鹏往年是不会来的。

  关键还是因为朱太妃娘娘往年是不会送帖子到盛家来的。

  可是去年,姑母收了赵王做养子,妹妹要嫁给赵王做正妻,而圣人又将本该许配给自己的萧昀漱赐婚给了徐霁,所以不论是从明面的地位上,还是私下的略微愧疚上,圣人都有理由请朱太妃给盛家送一纸帖子。

  帖子送来了,盛鹏仍然不是很想来这春日宴,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在这样短短的一场宴会上就找到自己的心仪之人。可是他的阿爷说了,若是他不去,若是他今年内不订下亲事,那他阿爷这次是真的要打断他的腿了。

  来春日宴容易,可是要在今年内订亲,那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订亲又不是去集市买菜,说订亲就订亲。更何况就是去集市买菜,你赶的晚些,也有买不到的时候。

  但总归,这春日宴他还是得来的,至少不能这么早就被阿爷打断腿。

  现下的盛鹏,简直对他阿爷感激涕零。若不是他阿爷如此逼着他来这春日宴,他又怎么能再次遇到那上元节的小娘子呢?

  他倒说不上对人家一见钟情,对人家有多么倾心相爱,只是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小娘子,所以觉得十分有趣。这样的妙人儿不管是做娘子还是做朋友,想必都是极好的,所以盛鹏想着再见人家一面,说到底不过是为着混个眼熟。

  就算对人家小娘子有那么一点点倾心,现下的盛鹏自己也是全看不出来的。

  而他今日在这扶苏园里看到那个小娘子被那讨厌的徐雯如此欺负,他又如何忍得?所以他转身就跑去了于归园,摘了一枝石榴花便又往扶苏园跑,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了对那小娘子的“倾慕”。

  他欣赏的人,怎么能被人这样折辱?

  所以他就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人家小娘子示了爱。

  但真当宋芃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向来最油嘴滑舌的盛鹏忽然就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同人家搭话了。

  最后还是宋芃先开的口。

  “盛家郎君,你今日这是……”宋芃有些疑惑,不知道盛鹏今日到底为什么要帮自己。

  盛鹏当然不会说自己是觉得宋芃有趣,想与人做个朋友,这样可显得太蠢了。

  “害,我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就看不惯她那么欺负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