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第四十一章 喜事

皇上今天赐婚了吗 裴行素 3019 2019-12-10 08:00:00

  虽然不知道盛鹏说的是真是假,但宋芃也没有刨根到底的意思。

  于是宋芃对盛鹏行了一个郑重的礼:“无论如何,多亏盛郎君今日为我解围!此恩,宋芃来日必报!”

  盛鹏连忙向宋芃还了礼,但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宋芃的名字上了。

  这小娘子的名字,原与自己的名字一个念法,不知道是哪一个字呢?姑娘家的名字总不会也是这“鹏程万里”的“鹏”,那么这小娘子的名字到底是哪一个字呢?但这事儿又不好直接问人家,盛鹏委实是有些纠结起来了。

  再说了,谁要叫你这小娘子报什么恩啊。人家话本子里可都是直接以身相许的呢!

  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恰好就看见了萧映淮与高泌。

  宋芃虽然面儿上是个大大咧咧的女郎,仿佛天下事皆不在意,但是女郎终究是女郎,总归会有些小女儿心思。看到萧映淮如此呵护高泌,庆安公主不过一根菖蒲就能叫萧国公世子高兴的像个傻子,总归还是很羡慕的。

  若是她也能有这样一个郎君,该有多好啊。

  站在宋芃旁边的盛鹏看了,心里头微微一动:“害,若是你也很想要那石榴花,我方才就不扔了。你是不知道那石榴花有多难抢,瞧瞧那树下低点儿的地方,可全被薅秃了。如今你若还想要,那我可得爬树了。”

  宋芃听了,忽然就笑了起来。这盛家郎君可真是个有趣的人,说话真是风趣,与建康城里那些个端着架子的世家郎君可太不一样了。

  看到宋芃笑了,盛鹏心里也泛起了涟漪。

  她笑起来,可真好看啊。

  春日宴后,盛鹏当众与宋芃示爱的事儿就这样传扬了出去,一路传到了宫中,传到了盛贵妃的耳朵里,也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盛贵妃思来想去,这宋芃出身将门,姑祖母又是圣人的亲生母亲,与皇家关联甚密。若是盛鹏能娶了这宋家唯一的女郎,那么以后,对赵王即位会是多么大的一个助力呀,这婚事,甚至比与萧家那位郡主对盛家更有力!

  于是盛贵妃又动了劝说皇帝赐婚的心思。

  这一次,盛贵妃还没有主动去找皇帝,皇帝自己就很上道。

  或许是因为上一次答应了盛贵妃但他却没有践行诺言,或许是因为他觉得盛鹏娶不着媳妇而宋芃寻不着郎君,或许是因为一些其他的盘算,总之,在盛贵妃还没有说什么的时候,皇帝的赐婚诏书,就送到了宋家与盛家。

  盛鹏的阿爷是得到了妹妹盛贵妃送来的消息的,自然对这婚事百般满意。

  宋芃是宋家唯一的女郎,出身贵重,盛鹏若能娶了她,那是盛鹏的福分。虽然她常在军中,行为或许粗鲁了一点儿,可他们盛家本也不是什么根基深厚的世家大族,也没有那么多规矩,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盛鹏对这婚事也很是满意。他原先只觉得那宋芃小娘子是个有趣的妙人,可以结交,如今妙人儿要做自己的大娘子,不仅是可以结交,甚至是可以深交,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宋芃对这婚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她知道自己在建康城中并不怎么招那些大族的喜欢,想找一门好婚事并不容易,所以现下有了个赐婚,她就已经很满意了。

  况且,那日自春日宴回来之后,她便晓得那为她解围的郎君乃是盛贵妃的侄子,所以对这个对象倒还算满意。只是不学无术了些,终归也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儿,倒不算什么坏人。

  而且盛鹏有盛贵妃这样的一个姑母,愿意与自己结亲也必定不是为了图谋宋家帮他平步青云,这一点也叫宋芃满意。

  最不满意的,便是宋芃的爷娘与她的兄弟们。

  宋芃是宋家唯一的女郎,自小是被宠爱着长大的,一大家子都指望着与她选一个世上最好的郎君,结果到最后圣人竟然给宋芃择了这样的一个郎君,这怎么能不叫人失望?

  他们期望着的,是宋芃能有一个像萧国公世子那样出色的郎君。萧国公世子就那么一个,那他们就打算以人家为标准,就算没有那么出众,也总不能差的太远才是。

  可是如今圣人却选了一个建康城中寻不到媳妇儿的盛鹏与宋芃做郎君,这简直就是在往他们的心口捅刀子!

  圣人的舅父宋老将军,甚至都想上那金銮殿,与圣人来个死谏,想要劝说圣人取消这场婚事。

  最后,还是宋芃自己对家人说,她是见过那盛鹏的,人还是不错的。再说赐婚已下,再难更改,当初肃安郡主都没能逃得过赐婚,自己又如何能扭转乾坤呢?宋家上下才决议罢休。

  但盛鹏未来在宋家的地位,却仍旧十分岌岌可危,这是后话,便先不提。

  最后,二人的婚期被定在了年末的十一月初十。

  这一场事儿之后,六月初九很快也便到了,萧昀漱与徐霁的婚期,也正是这样便突然而至了。

  六月初八,毓秀院。

  虽然之前萧明漪说了要在妹妹大婚之前回萧家多陪陪她,但之前的那些事儿实在叫她精疲力竭,何况六月初五的时候,萧明漪又被诊出已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所以萧昀漱便叫辛夷与凌霄递了消息,让姐姐在谢家好好休养,以后日子还长,若是想见,她便从徐家去看她。

  所以六月初八的毓秀院里,只有长公主与萧昀漱。

  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就像萧昀漱小时候那样,长公主揽着她,抚摸着她乌黑的发。

  “我们小九儿也长大了,如今也快要嫁人了。”长公主深深叹了口气。虽然这个女婿,自己十分满意,但是他终究还是要将女儿带离自己身边,这叫她心中如何能不伤怀?

  “阿娘,小九儿没长大,小九儿永远都是阿娘的小九儿。”萧昀漱伸出手,紧紧抱出了母亲的腰。

  “怎么没长大呀,日后嫁到徐家去了,你就是当家的主母了。主母如何还能做小孩子呀?”

  “那我不管,小九儿在阿娘这里,就永远都是小孩儿。”

  “好好好,你还是个小孩子,日后就算我们小九儿生儿育女了,也还是阿娘的小女儿。”长公主拍着女儿的背,眼睛却有些湿润了。“我们小九儿日后,便很难再常常回来看阿娘了。”

  萧昀漱抬起头,用手蹭了蹭母亲眼角流出的泪水:“徐家离我们萧国公府很近的,我若是想回来,随时都能回来看阿娘的!”

  长公主笑了笑:“傻孩子,你已然嫁作徐家妇了,怎么好总往娘家跑的。”

  “才不是。我前几日与六哥哥写了信的,他说了,若我想回家,什么时候都可以回的,他还送着我回!”

  听着女儿孩子气的话,又听得女婿是如此包容女儿,长公主不禁对徐霁又多了几分满意。瞧瞧,什么才是好女婿,什么才是疼爱娘子?小六儿自嫁去谢家,就没回来过几日,谢育同徐霁比起来,可真是差的远了。

  “徐家郎君可真是宠爱我们小九儿呢。”长公主有些打趣道。

  “阿娘,你别拿小九儿打趣了。”萧昀漱有些害羞,往母亲怀里拱了拱。

  “阿娘可没打趣,徐家郎君对我们小九儿可是真的好。那么小九儿,你欢喜徐家郎君么?”

  听了母亲这样的问话,萧昀漱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欢喜,是个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的词语啊。到底什么才能算得上是欢喜呢?萧昀漱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是愿意嫁给徐霁的。

  她只知道,她在徐霁面前动不动就会脸红。

  她只知道,她因为徐霁为她爬树折石榴花,送她石榴簪,给她绣带着石榴花的大婚团扇,她就非常非常喜欢石榴花了。

  她只知道,牵那一次手,就叫她的心扑扑通通,甚至快要跳出来了,而且心里还有十分的欢喜。

  她只知道,她希望徐霁有这世上最好的一切,所以她一定要做好他的大娘子。

  或许,这就能叫欢喜么?如果这就能叫欢喜,那么她应当是,有点儿欢喜他的吧。

  于是,萧昀漱在长公主怀里点了点头,声音忽然就小了起来:“应当是,欢喜的吧。”

  长公主似乎是送了一口气:“那便好了。”

  虽然萧家上下都对徐霁这个姑爷十分满意,但这也只是他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觉得徐霁是个家世出众,德才兼备,外表也不俗的郎君罢了。日子要考萧昀漱自己过,所以她的感觉,比什么都重要。

  世家大族的婚姻,即使没有真正的爱情,日子也是要照常过下去的。两个原本并不熟稔的人就这样被两个家族绑在了一起,其实也能安安稳稳过一生,一个主持内宅,一个处理外务,日子也可以过的井井有条。

  只是,终归是缺了些什么的。

  长公主不希望女儿的婚姻是这样的。

  她心里头庆幸,这些年在萧国公身边,她过的很好。

  她知道有爱的婚姻与无爱的婚姻是有差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