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第十九章:被认成“鬼”?简直没天理。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陌玉浅夏 2645 2019-11-29 00:03:12

  从服装店岀来,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为了避免再次被别人误解伊诺雅特意与韩彦辰拉开距离,走在韩彦辰的前方。

  心里忐忑不安,她在韩氏集团也呆了一段时间了,总能听到同事们把韩彦辰称为“冷面冰山”她也能从韩彦辰的处事风格中看出来,这个称呼于他而言一点儿也不为过。

  可是今天韩彦辰的态度似乎有点反常,在服务员误认他们是情侣的时候,他竟然没有一丝想解释的意思。竟然还主动为她挑选衣服。

  想到这里,伊诺雅突然停住了脚步,看见一旁的韩彦辰。眼神中充满疑惑。

  若有其事的问道:“大周末的,你到底想让我干嘛?还有你为什么要给我买衣服?在我的印象里你可没有对我这么好。”

  “别想太多,我会给你买衣服,只是不想到时候你给我丢脸。毕竟……”

  韩彦辰给伊诺雅卖了一个关子,继续向前走去。

  “韩彦辰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要干嘛?”伊诺雅决定打破砂锅锅问到底。

  “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只要当好我的秘书就行了。”韩彦辰似乎被问得有些不耐烦了,冷言冷语的说道。

  伊诺雅见韩彦辰语气冷洌便也不再询问下去了。她虽有得知答案的冲动,却也没有揭晓答案的勇气。毕竟韩彦辰是她的老板,她难免还是有一丝惧怕的。

  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走吧,我送你回家。”韩彦辰走到车旁,对伊诺雅甩了一句。

  “不了,韩总你先走吧,我可以打车回去。免得又被别人误会。”说到最后伊诺雅竟不自觉的脸红起来。

  韩彦辰见她一脸娇羞的模样,也只能选择尊重她。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你路上小心,还有明天不可以迟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韩彦辰万般叮嘱道。

  说完,便霸气的打开车门纵身一跃地坐到了驾驶座上,用手把弄着方向盘扬长而去。

  “等等,韩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带我出来买衣服,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相信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衣服的钱还给你的。”

  话音刚落,韩彦辰便早已不见人影。

  不一会儿,伊诺雅也顺利的坐上了出租车,在车里伊诺雅一直在猜测韩彦辰明天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嘴里还不停嘀咕道:

  “这个韩彦辰一天到晚神秘兮兮的,到底要搞什么鬼?”

  而另一边,夏雪儿正悠闲自若地享受着飞机头等舱的待遇。

  当然这并不是公司给予她的福利,而是夏雪儿自己掏腰包买的。

  原本顾沫确实给她买了一张普通的硬座车票,放在售票口但就在取票时,车票却不翼而飞了。这绝对是一个诡异的事件。

  因此夏雪儿为了不耽误纽约的座谈会。无奈之下只能自己花钱,她不是不舍得花钱,但既然花了就一定要值得。

  由于这是夏雪儿第一次坐飞机,也是她第一次出国。所以她选择了最贵的头等舱。不为别的,只为自己坐的舒服。

  不一会儿,便传来一阵温柔的叫喊声:“前往美国纽约的航班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最好安全带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夏雪儿按照飞行员的指示,系好了安全带。倦意满满的靠在机座上,很快便睡着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旁边一直有一位男子正在默默欣赏着她那婀娜的睡姿,眼神中带着些许缠绵之意。似乎对眼前的这个“睡美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只见那位男子向一旁给乘客端茶倒水的空姐招了招手,说道:

  “乘务员,麻烦你帮我拿一条毯子给我,我帮旁边的这位小姐盖上可以吗?”

  乘务员听到后马上将一条厚厚的毯子递给了那位男子,并对其调侃道:“这位小姐一定是你很重要的人吧?”

  那位男子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味的将毛毯包裹在夏雪儿的身上。

  过了许久,才隐隐约约想起乘务员说的话。笑着说道:

  “小姐,你误会了,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也只是在助人为乐。”

  而不知何时一旁的夏雪儿突然醒了过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男子。

  只见那男子头顶乌黑的鸭舌帽,身着长款黑皮大衣。还带着一副墨镜和一个大大的口罩。简直就是一个全副武装的“通缉犯”。

  这个模样可把刚刚睡醒的夏雪儿吓得不轻,不停地尖叫着。

  “救命啊,快来人啊,鬼啊!”

  说着双手捂住眼睛,不忍直视。但的这一声惨叫却引来了周围许许多多的乘客惊奇的目光。

  而一旁的男子却被夏雪儿这样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

  “天啊!我堂堂一个当红小鲜肉竟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小妹当成鬼叫,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慕容仁安在心里不禁默默感叹道。

  但他又不忍心看到夏雪儿承受如此大的惊吓,便出言安慰道:“小姐,你不要害怕,我不是鬼,我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此时,夏雪儿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边喘气一边说道:“那就好,刚刚可真把我给吓了个半死。我甚至都有想过要和你同归于尽了。”

  “小姐,我为刚才对你造成的惊吓感到非常抱歉,还请小姐大人有大量。”

  慕容仁安为此深感愧疚。

  这时,刚才那个送毯子的乘务员,看见夏雪儿醒了过来,便走过来补刀:“这位小姐,你可能真的误会这位先生了,他刚才还让我拿毯子给他亲自给你盖上呢!”

  听了乘务员的话,夏雪儿小心翼翼地看向一旁愧疚万分的慕容仁安。

  “先生,真的是如此吗?那看来是我误会你了,谢谢你为我盖毯子。”夏雪儿顿时有些半信半疑的问道。

  “小姐,您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的举手之劳,况且我相信换了别人也会这么做的。”慕容仁安谦逊地对夏雪儿说道。

  “先生所言极是,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也为我刚才的形为郑重地向你道歉,希望先生不要放在心上。”夏雪儿再次进行道谢。

  “小姐,你就放心吧!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呢?”慕容仁安笑而言之。

  夏雪儿看着眼前这个几乎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心中感到十分

  疑惑:“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要遮住自己的脸?把自己整得跟明星一样。还是说他本来就是一个明星?”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能否给我分享分享?”

  慕容仁安看到夏雪儿孤零零的坐在一旁,望着窗户。一直沉默不语,便关切的问道。

  夏雪儿苦思冥想了许久,思绪终于飘了回来。用充满好奇的眼神望着一旁的慕容仁安。

  但又害怕慕容仁安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些什么,只能敷衍了事的回答道:“我在思念家中的亲人,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而不愁,我想现在应该是他们最伤心的时候吧!所以我挺担心他们的身体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我让你想起伤心事了。”慕容仁安瞬间恍然大悟。

  “没关系的,这都是人之常情。不过,先生你为什么要将自己包裹得如此严实呢?难道是感染了风寒?”

  这个问题顿时让慕容仁安难以启齿,但为了不让夏雪儿再次产生误会,便换了一种方式对夏雪儿说。

  “呃,我并没有感染风寒,会穿成这样也完全是工作原因。至于工作,我想我现在还不方便透露。暂且保密。”

  夏雪儿沉默了一会儿,选择不再说话。想着和对方并不熟悉,多问了也不好。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夏雪儿似乎有一种想要马上了解他的冲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