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第二十章: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屈辱。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陌玉浅夏 2900 2019-11-30 14:35:26

  夏雪儿与慕容仁安下了飞机后,互相向对方挥手告别。

  “先生,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日后有机会能再次相遇。还有今天是我不小心冒犯了你,请你不要介意。”

  夏雪儿莞尔一笑对慕容仁安说道。还谦卑地向慕容仁安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表示感谢。

  由于慕容仁安也算得上一个公众人物,在公共场合与一个陌生女子交谈对自己和夏雪儿都会产生负面影响。

  因此慕容仁安也只是向夏雪儿微微点头告别。随后两人便背道而驰了。

  虽然身在国外,但也免不了有些国内的记者与狗仔的偷拍。

  这不,距离他们不远处的角落中就存在着几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咔嚓咔嚓的拍下了他们款款告别的场面。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样接二连三的风波?

  而此时他们却身在险境不自知,只是奋力的赶往各自的目的地准备开始工作。

  但当夏雪儿到达座谈会的地点时,座谈会已经过半了。大家都在纷纷讨论着自己的心得。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席位上少了一个人。

  这次的编剧座谈会是在美国的一个使馆进行的,因此夏雪儿在外面挣扎了好久才得以进去。

  夏雪儿下了飞机之后,连行李都没有放下,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甚至连头发也因为靠在机座上被弄的杂乱无章的。但还是迟到了。

  放眼望去,几乎全是黄发斑斑的美国人,中国人却寥寥无几。

  周围的美国人看到她拉着一个行李,一度的认为她是来旅游的完全不敢相信她是来参加座谈会的。因此都投来了异样的眼光。甚至还在议论纷纷的讨论她。

  “这个女孩是来干什么的?怎么手里还拖着一个行李?就算是来旅游的也应该把行李放到酒店……”

  滔滔不绝的议论声,循序渐进此起彼伏。犹如一只只热锅上的蚂蚁般钻入夏雪儿的耳朵,此时的她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只能戴上长长的鸭舌帽,掩盖住自己炽热的脸脥。默不作声的坐在那个空缺的位置上,用笔在本子上记录着编剧老师教授的知识

  那个头顶黑色鸭舌帽的人,鬼鬼祟祟在那干什么呢?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这时,一个身材微胖胡须满面的负责人朝着夏雪的方向大声嚷道。眼睛恶狠狠的望着夏雪儿。

  而夏雪儿也似乎意识到负责人是在说她,便自觉地站起身来。

  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下身也在瑟瑟发抖。犹如受到极大惊吓似的。

  但夏雪儿还是抑制了自己的身体,摘下帽子恭恭敬敬地对负责人说道:

  “老师,你好!我是公司让我来参加这次编剧座谈会的。很抱歉由于我是第一次来美国,一时间找不到路,就来晚了。请你谅解。”

  “迟到了就是迟到了。不需要编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糊弄我。你是哪个公司的?座谈会结束之后,我会将今天的情况一一告诉你们的领导。”负责人说着耸了耸肩大摇大摆地走出了使馆。还不忘给夏雪儿使了一个凶狠的眼神。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回去该怎么和沫姐交待啊!如果不说清楚,一定会被她指着鼻子骂的。”想到这里,夏雪儿瞬间神情低落,心里一直在不停的打鼓。

  第一天的座谈会很快便在众人滔滔不绝的议论声中结束了。

  虽然,顾沫给她订的飞机票不翼而飞了,但之前预定的酒店房间,还是原封不动的空在那里。没人占夺。这也许是夏雪儿今天最幸运的事情了吧!

  回到酒店,夏雪儿简单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梳洗了一会儿卷发。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床,但却看不出一点儿睡意。

  然而此时外面的天空早已披上了一层黑色的砂。几乎看不到一丝光线。也听不到一丝嘈杂的声音。

  夏雪儿从来不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再加上中国和美国存在着24小时的时差。她绝对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就习惯了美国的生活。

  这一刻夏雪儿的心里一股浓浓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不得不承认她想家了,她想整天唠叨的母亲了。她想见面就掐的闺蜜了。她恨不得自己能长双翅膀飞回去,在国外待了一天也是煎熬。

  这时,夏雪儿突然想起来国内应该还是晴朗的白天,便打了个电话给伊诺雅想向她诉苦。

  不一会儿,电话便接通了。

  “呜呜呜,雅雅,我想你了,这个可恶的美国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夏雪儿对电话那头的伊诺雅哭诉道。

  “雪儿,怎么了?是不是被谁欺负了?”伊诺雅对身在国外的夏雪儿有些担心,关切地问道。

  听到伊诺雅的话,夏雪儿更是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把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之后,抬起手臂擦了擦已经融为一体的眼泪。强忍悲痛,语气低落地说道:“你放心吧,没人欺负我,我只是想家了想你了。好了,我要睡觉了,你快去工作吧。”

  “那好吧,你要好好休息,我先挂了。记住,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委屈自己。”虽然不知道夏雪儿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伊诺雅还是尽力安慰。

  时间转眼到了座谈会的末尾几天。前面的座谈会已告一段落。最后这几天几乎都是各种各样的聚餐。

  夏雪儿恍然记得,顾沫跟他说过,这次聚餐可能会来几个著名的导演,便抱着一丝希望,来到了酒店的宴会厅选了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坐了下来。似乎早已忘却了昨天发生的一切。

  看着眼前那一幅幅陌生的面孔,夏雪儿莫名的感到胆怯起来。

  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夏雪儿下意识的回头,只见一个男子正饥肠辘辘的看着她,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不受控制的触摸着夏雪儿裸露的肌肤。导致夏雪儿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姑娘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昨天那个迟到的女生对吗?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剧本可以给我看看吗?”

  从他的词藻中,夏雪可以得知他是一个导演,但在他的身上却完不全看不到一丝正常导演该有的气质。

  在她看来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渣男。

  他那副丑恶的嘴脸,就像是在臭水沟里被那些污秽的东西从头到尾浸泡过一样,让人感到无比恶心。

  夏雪儿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努力挣扎。

  “你先放开我,我们再慢慢讨论。你这样,对我们都不好。”夏雪儿试图以理服人。

  “哦?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拥在一起讨论剧本更方便吗?”说着那男子似乎把夏雪儿抱得更紧了。

  “我劝你赶紧给我放开,不然我喊人了。”夏雪儿鼓起勇气向那个男子警告道。

  “哼!你个臭婆娘,我还怕了你不成?”那个男子没有一丝松懈的样子,反而变本加厉地往夏雪儿白皙的脸蛋扑过去。

  “来人啊!救命啊!这里有人欺辱女孩子啊!”

  好巧不巧,此时,刚参加完美国时装周的慕容仁安也在这个酒店聚餐。听到夏雪儿的惨叫声,连忙跑了过来。三拳两脚的就把那个所谓的导演打的落花流水。

  周围的人却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并没有任何解救的行为。

  而夏雪则蜷缩着身体,躲在一旁嚎啕大哭。

  慕容仁安走到夏雪儿的身旁安慰道:“好了,已经没事了。小姐不用担心。”

  听到慕容仁安的话,夏雪儿似乎感受到了一丝沁人心脾的温暖。也不管对方是谁了,直接投入了对方的怀抱。泪流满面的对慕容仁安哭诉道:“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屈辱。”此时的夏雪儿显得格外的处处可怜。

  任谁都会心疼,慕容仁安也不例外。

  慕容仁安从夏雪儿的包中找到了她所住酒店的地址及房卡。把夏雪儿送回了酒店,给她留下了一张纸条就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