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第二十八章:我不允许你这么侮辱她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陌玉浅夏 2520 2019-12-17 22:37:58

  不知不觉中便迎来了韩氏集团的十周年庆典。

  公司上下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放眼望去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座椅摆放在宽阔无比的宴会厅里。两旁的高脚杯中溢满了沁人心脾的红酒。

  场面十分气派。简直就是一场盛大的典礼。

  二十分钟后,各位商人懂事陆续进场,纷纷入座。

  主持人站在台上恭恭敬敬地说着开场白。

  “今天,很荣幸能来到韩氏集团担任本次庆典的主持人。下面让我们掌声有请韩氏集团总裁韩彦辰上台发言。”

  不一会儿,韩彦辰便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掌声潇洒的走上台。

  只见韩彦辰身着深蓝色西装,颈带一枚精致的领结。脚下的皮鞋几乎看不到一点儿瑕疵。头发也染成了棕褐色。似乎为这次周年庆典添加了几分稚气。

  韩彦辰:“各位亲朋好友合作伙伴们,大家好!我是韩彦辰,首先,我代表韩氏集团对你们的亲自莅临表示热烈的欢迎与忠心的感谢!”

  随后又是一阵整齐有序的掌声。

  周年庆典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韩彦辰四处张望,都没有看到伊诺雅的身影。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剩下的只有满脸的焦虑。心里默默低吟。

  “这女人怎么还不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与此同时,伊诺雅正穿着上次韩彦辰给他买的那件黑色蕾丝长裙坐在出租车上,准备去公司。

  可是出租车开到半路突然停下不走了。

  伊诺雅:“师傅你怎么突然不走了?我还赶着去参加公司的庆典活动呢!”

  司机:“小姐很抱歉,现在堵车了。所以可能没有那么快。”

  “好吧,那我再等等。”伊诺雅笑着回应。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可出租车依然没有向前挪动。伊诺雅看了看手表,望了望前方的车辆。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要不我下去看看吧!”

  伊诺雅语气平和地对司机说。说话间便打开车门穿梭在紧密的车缝之间迅速地向前奔去。

  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一个场景:一个老太太一边推着轮椅上的老先生。一边捡着路边的塑料瓶。一不小心紧握的手突然不由自主的放开。轮椅由于惯性不受控制的向前驶去。轮椅上的老先生顺势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伊诺雅匆忙走到前方,一把将老先生重新扶到了轮椅上并关切地问道:

  “老爷爷你没事吧?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只见这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并没有回应。只是微微地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频频点头向她表示感谢。

  后来,她也只是从老太太口中得知原来他是一个聋哑人。她将老先生送进医院后,帮老太太在路边捡了些瓶子。才紧赶慢赶的来到了公司。

  可当伊诺雅拖着一席长裙刚走进宴会厅,身体却不自觉地向前倾,似乎被一双“无形”的脚触碰了一下毫无防备的摔在了离旁边的桌子不远处的地毯上。柔顺的头发也散落了下来。

  此时此刻,伊诺雅只觉浑身回处都烧灼着火辣辣的疼痛。完全都没有一点力气能够爬起来了。

  可绊倒她的那个人却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摆出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嘴脸不怀好意地将伊诺雅从地上扶了起来。

  “小妹妹,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怎么会摔倒呢?”

  说话的这个女生是伊诺雅同父异母的姐姐——林夕

  自从,伊诺雅的爸爸妈妈离婚后,林夕就顶替了伊诺雅林氏集团千金大小姐的身份。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女。”

  而林氏集团作为韩氏集团的合作商在韩式集团10周年庆典这种隆重的日子上,怎么可能不到场呢?

  虽然他们俩素未谋面,但林夕曾经在林家老宅看到过一张伊诺雅的照片模模糊糊的认出了她。

  只见林夕逐步凑近伊诺雅由上而下的将伊诺雅从头到尾仔细观摩了一遍对伊诺雅进行嘲讽: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呀!不过你这穿着打扮倒像是个妓院里的妓女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呢?”

  考虑到场合的问题,伊诺雅并没有反驳,只是抬手整理了一下乱蓬蓬的头发义正言辞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谁,请不要在这里乱认亲戚。”

  林夕:“切,你以为我愿和你称姐道妹啊!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这么一个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的贱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是来要饭的吧?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施施舍一点给你。”

  面对林夕的讽刺,伊诺雅并没有露出半点不悦的神情。只是将自己悲愤的情绪偷偷地隐藏了起来,默默地告诉自已:“伊诺雅你要加油!只有自已足够优秀,才能把嘲讽转化为欣赏,把批评转化为赞扬。你要成为属于自己的女王。”

  “随便你怎么说,我坐得端行的正,我的生活不需要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伊诺雅咽下一股怒气,义正言辞地说。

  这时,韩彦辰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林夕见韩彦辰走了过来,便故意摔倒在地。眼睛恶狠狠地望着伊诺雅传出一声尖叫:

  “啊——好痛啊!你怎么能故意把我推倒呢?”林夕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角一转看向了正缓缓走来的韩彦辰。似乎这句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发生什么事了?”韩彦辰似乎有些明知故问。

  闻声叶夕走到韩彦辰的身旁,拉了拉他的衣袖一个劲地对他撒娇,原本强硬的语气也瞬间软了下来。

  “韩哥哥,刚才是他把我推倒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一会儿的工夫,林夕那粉黛浓妆的脸上便滚落下一颗颗豆大的泪珠。若不是之前叶夕对她的狠心辱骂伊诺雅还真看不出来是真是假。

  伊诺雅在心里默默的感叹道:

  “呵呵!我真没想到你这么会演戏演技绝佳啊!”

  可韩彦辰似乎早已看穿了她的阴谋诡计完全不理会她的辩解。只是展臂一挥,眉头紧锁霸气而不失风度地说了一句:“行了,你别装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我都尽收眼底了。从始至终都是你一直在辱骂她,你现在还好意思在这里怪她,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啊?”

  “韩哥哥,冤枉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夕还在做最后的争扎,想要博取韩彦辰一丝的同情。

  “不要再说了,赶紧给我滚出去。还有,她现在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你这么侮辱她。更何况你也没有那个资格。”韩彦辰依旧面不改色,反而增添了些许怒气。

  这话被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深深的听进了心里。感受也是截然不同的。林夕是彻底的心寒了。而伊诺雅此刻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林夕对韩彦辰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可韩彦辰就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她却一直不计回报的默默爱着他,甚至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哪怕只是换取一丝同情,她也心甘情愿。

  可是现在似乎连半点同情也感受不到了。他对她只有突如其来的憎恨。

  林夕的爱是卑微的,卑微的让人心疼。卑微的让人怜悯。

  可人一旦掉进爱情的漩涡中就很难完好无损的走出来了。

  两情相悦是爱情中最让人羡慕的,但一厢情愿却是最让人痛不欲生的。就像是数学公式中所说的那样:

  两数相乘,一方为0那它们的乘积便为零。

  而林夕恰巧便是后者。

  但在爱情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对错,只是她一开始便爱错了人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