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第四十四章:你治愈了我的情伤,但却再也没有人能治愈你给我的情伤了(3)

霸道总裁的最强女友 陌玉浅夏 4000 2020-01-10 09:45:58

  林夕首先来到衣帽间翻箱倒柜的找着合适的裙子。最后选定了一条流苏长裙穿在身上,再搭上一件冬日毛绒外套然后站在梳妆台前给自己画了一个颇为精致的妆容。用手将头发向后捋了捋加在双肩上踩着高跟鞋走下了楼梯。

  客厅。

  只见秀姨双手捧着一大碗红枣汤笑意盈盈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红枣汤摆放在餐桌上。

  秀姨:“太太,红枣汤炖好了。”说着向林夕那边看了一眼继续说:“小姐回来了啊!正好过来陪太太喝碗红枣汤吧!早上你早餐都没吃呢!应该饿了吧!”

  “对呀,就当陪陪我嘛!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孤独的在家里无人陪伴吗?”沈月娇咐和道。

  “可是……我下午和别人有约了。”林夕语气停顿了一会儿,说道。

  “唉!你说说你这孩子一天到晚的,都看不见人影,真不知道你每天都在干什么。再说我只是想和你吃个饭,聊聊天。又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你是我女儿,干嘛这么躲着我难道我会把你吃了不成?”

  闻言,沈月娇一脸不屑地看着她唉声叹气的说着面部表情尽显失望。

  “好好好,我陪你一起吃。谁让你是我妈呢!我可不敢惹你生气。不然你铁定会扒了我的皮的。”无奈之下,林夕只能答应沈月娇的要求,温顺的坐在餐桌上津津的喝起汤来。

  中午林夕也许是被韩彦辰的主动邀约兴奋的忘记了饥饿,这会儿肚子里的馋虫倒是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沈月娇则是坐在林夕的对面也没喝汤,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林夕,笑容泛滥。

  还没过一会儿呢!沈月娇就在不停的唠叨了:“夕夕啊!你看你都已经25了怎么也不见你带个男朋友回来啊?隔壁邻居家李阿姨的女儿孩子都已经瓜瓜落地了,你都不知道那孩子真的太可爱了。我都羡慕了。要不我帮你介绍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你们相处试试看?”

  话音刚落,只见林夕放下手中的汤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耷拉着脸走到沈月娇身边一本正地说道:“唉呀,妈,你看你又来了。婚烟不是儿戏,总要找到那个最合适的人吧!再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的事您就不要瞎操心了,我这个当事人都不急,您怎么就这么急呀?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女儿啊,我这样还不是为你好吗?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既然你心里有人了,那就赶紧把他追回来呀?我对这个准女婿很期待呢!”沈月娇见自己已然占在下风便开始抱怨道。

  这时,林夕却表现得十分淡然自若。似乎完全没有听见沈月娇对她说的话,放下手中的勺子猛的从餐桌上站起身来。

  林夕语气敷衍了事的对沈月娇说:“好了好了,妈,我知道啦!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有分寸的。我这还不是想在家里多陪陪你几年吗?你怎么就尽想着赶我走呢?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着还时不时抬起右边的手臂观望着时间。

  “唉,女儿啊!妈,这也是为你好啊!你说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龄了。妈也不是想管你,妈只是希望你能早点让我抱上孙子我这辈子也就满足了。”沈月娇见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林夕苦苦埋怨道。

  “好好好,您说的我会考虑的。现在你总算可以放我走了吧?我的时间真的来不及了。回来再跟你说,行吗?”林夕无奈之下只能服软。

  说完,便挎着一个手提包踩着高跟鞋迈着阔步噔噔噔地夺门而出,屁颠屁颠的坐进了驾驶座上。“呯”的一声关上车门驱着车扬长而去。

  沈月娇看着林夕的离去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说道:“真不知道这孩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长大了越来越搞不懂了。”脸上露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时,刚收拾好厨房的秀姨听到沈月娇一阵接着一阵的哀叹声。便快步走到沈月娇的身旁对她安慰道:“太太,您就别太担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看小姐之所以成天都早出晚归的很有可能是谈恋爱正准备去约会呢?”

  闻声,沈月娇有气无力的回应:“但愿如此吧!其实她说的也挺对的,如果夕夕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了,那我和她以后就很难相聚在一起了。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有点不舍呢!”

  与此同时,韩彦辰正在会议室开会和同事们商讨着新一季珠宝新品设计方案。会议结束后已是下午2:30距离与林夕见面的时间仅剩半个小时。

  而韩彦辰却不慌不忙地将伊诺雅拉进自己的办公室向她交代了自己接下来的去向。并告诉他下班后在公司等他,他要送她回家。说完后,还将办公室的门隐藏了起来。依依不舍的吻了一下伊诺雅的眉心,让人有一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此时此刻门外却像炸了锅似的,同事们都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

  甲:“唉唉唉你们说韩总和她会做些什么呢?”

  乙:“还能做什么?无非就是一些关起门来做的事情呗!”

  丙:“我猜啊,韩总肯定是在向她索吻。”

  丁:“你们还真别说,我还真有点羡慕她的。能得到韩总的青睐和爱戴。他可是别人做梦都想嫁的男人啊!就这么她拿到手了,真是心有不甘。”

  其余路人:“呵呵,这有什么可羡慕的?我看她这就是典型的卖身上位。韩总玩腻了,自然会甩了她的。”

  “可是就算她被甩了,难道就轮得到你吗?”

  ……

  不一会儿,办公室内传出了动静。嘈杂的讨论声立刻戛然而止。动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若无其事的工作着。

  只见,韩彦辰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首当其冲地从办公室中走了出来。目光恶狠狠地向他们瞪了一眼,似乎在告诫着它们什么。

  随后便整理了一下领带手里拎着一件黑色的西服,快步流星地向外走去。霸气地坐在汽车的副驾驶上,对一旁的陈明纷咐道:“去阳光咖啡厅。”

  林夕在二十分钟以前就已经赶到了,只见她踩着高跟鞋昂首挺胸的走进咖啡厅。目光向四周扫描了一下,然而并没有发现韩彦辰的身影。于是便随意找了一个显眼的位置优雅的坐了下来,神情略微有些落魄。

  林夕彬彬有礼地对旁边的服务员招了招手示意道:“服务员,一杯清咖,一杯拿铁再来两块蓝莓夹心蛋糕。”

  不一会儿,服务员便把两杯咖啡和两块蛋糕摆放在了桌上,退下身去。

  林夕看着面前那精致可口的蛋糕却难以下咽。心里默默的想着:“他不会是骗我的吧?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嗯~没关系,我还是再等等吧!万一他有事耽搁了呢?”

  就在这时候,韩彦辰却迈着小碎步潇洒的向林夕走了过去。这一刻,林夕的眼睛都看直了。

  片刻后,韩彦辰突然出声:“你要跟我说什么?”

  闻言,林夕快速的收回了视线招呼他坐下:“彦辰,这是我给你点的清咖都凉了,你快喝了吧!”

  韩彦辰却是一脸不屑:“我来这里不是听你说这些的,有话快说,我可没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林夕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地对韩彦辰说:“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一句,你喜欢过我吗?或者说如果没有她的出现,你会不会爱上我?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不会。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直以来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没有男女之爱。所以就算没有她的存在,我也不会喜欢你,更不可能爱上你。”韩彦辰没有一丝犹豫,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话音刚落,林夕的双颊早已落满了泪珠。哭诉道:“韩彦辰,你为什么要把实话说出来?你就不知道骗骗我吗?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

  韩彦辰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站起身来,继续说道:“我不是一个欺骗别人感情的人,如果我欺骗了你,是对你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我自己的不负责任。”

  呜呜呜~

  此时此刻,林夕哭得更是撕心裂肺。

  只闻她一边抽泣一边说:“可是你知道吗?我爱了你两年了,整整两年。难道你就没有欺骗过我的感情吗?难道你就没有对不起我吗?你浪费了我整整两年的青春,难道就不用还的吗?”

  “我承认也许是我之前对你所做的一切让你误会了我对你的感情,曾经我也一度认为我是爱你的,可是直到遇见了伊诺雅之后我发现我错了,我对你的只有兄妹之间的亲情,最多也只能算是一种感情寄托。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做不到去接纳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我想她也不会同意的吧!我爱她,所以我必须尊重他的选择。”韩彦辰依旧面无表情一本正经的像林夕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这一刻,林夕完全不顾忌自己所在的场合,只想将自己所承受的委屈通通发泄出来。

  “韩彦辰你有没有体会过由希望转化为失望那种痛彻心扉的感受?”

  “韩彦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什么了?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玩弄感情的工具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抢了她的一切,却唯独抢不过他的男人?”

  “你知道吗?两年前是你治愈了我心里的情伤,让我重新相信了爱情,但是现在却再也没有人能至于你给我的情伤了。”

  “你告诉我那个伊诺雅到底有什么地方比得过我?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她?”

  此时韩彦辰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坚定不移的答道:“她是没有你优秀,但在我心里她就是最好的,独一无二的,无可挑剔的存在。”

  林夕在听到韩彦辰的话后,更是气得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走到海运城的面前不由分说的扇了他一巴掌。

  只见5个深深的手指印犹如印章似的,刻在了韩彦辰那张英姿飒爽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韩彦辰提手抚摸着被林夕打深的部位忍着疼痛却看不出一点儿受伤的样子。对林夕说道:“如果扇巴掌能够让你排解心头之恨的话那就尽管,扇吧!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了。”说完便侧着脸等待林夕巴掌的到来。

  刹那间,林夕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恶魔。目不转睛地盯着韩彦辰,语气恶劣地说:“韩彦辰,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错了,我不禁要打你,我想杀了你。你知道吗?就算我把你千刀万剐也不能弥补你对我的伤害。”

  说着林夕举起手掌正准备删下去的时候,手却不受控制的收了回来。是的,她还是舍不得打他,舍不得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因为她清楚地知道,打在他身上真正受伤的是自己那颗早已遍体鳞伤的心。

  她也记得,他们出狱时她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最痛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心里的情伤。”可见时隔两年这句话仿佛又在他的身上重蹈覆辙了。她心里的情伤也更深了。

  韩彦辰还以为是他出现了错觉,竟然完全没有感受到一丝疼痛。于是便重新站了起来。

  顿时耳边传来的是一阵刺耳的怒吼斥责:“韩彦辰你给我听好了曾经的我被你伤的遍体鳞伤,但日后的我一定会让你活得生不如死,因为这是你欠我的情债。我一定会让你双倍奉还。记住下次再见我们就是对手了,既然做不了一辈子的恋人,那就让我们做一辈子的敌人吧!至于伊诺雅,她抢走了我的男人,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林夕的话刚说到一半,便被韩彦辰出声打断:“你怎么报复我都可以但你若是要伤害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别急战争才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