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三章 病殇 3.1 伤怀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2508 2019-11-06 21:11:07

  深秋的云深不知处,白墙黛瓦被山岚笼罩,偶尔露出枫叶的一抹幽红,山静人静,唯闻潺潺水声和阵阵钟鸣。

  魏无羡便是在这阵阵钟鸣声中醒来,睁开眼睛,一片黑暗,抬手揉了揉眼睛,仍是什么也看不见。过了这么久,他还是无法完全习惯自己已看不见的事实。

  一只手温柔的握住魏无羡的手,阻止他继续折腾自己的眼睛。

  他虚弱的笑了一下:“蓝湛……”

  蓝忘机小心地将魏无羡扶起,为他垫好靠枕,又掖好被子,说:“这里寒凉,你现在受不得冻。”

  在魏无羡昏睡的时候,蓝忘机将闭关的蓝曦臣请来,为他做了全面的检查。

  用蓝曦臣的话说:“因舍身咒本身的缺陷和献舍之人灵力问题,魏公子现在魂体虚弱,五感不灵,所以才导致失明。若继续这么下去,听觉、味觉等其他感官也会逐渐消失,最后便是魂体溃散,无知无觉。而且魏公子因之前受过重伤,身体也遭到反噬的侵袭,心肺都很虚弱。”

  看到魏无羡一双没有焦距的眼睛“看”向自己,蓝忘机心里一痛。眼前人脸色惨白、眼神空洞,哪还是那个顾盼生辉、肆意不羁的白衣少年?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残忍。

  感到蓝湛的手在轻轻颤抖,魏无羡敛住了笑容,说:“蓝湛,别难过,我没事的。”

  “魏婴,云萍城你是故意离开的。”蓝忘机没有问,而是肯定的说。

  “蓝湛……你不要生气好吗。”

  “我……不是……”蓝忘机想说自己不是生气,而是失望,失望在最后的时刻,魏婴还是将他推开,就像在不夜天一样,如此决绝地松开他的手……

  “我这不是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狼狈的样子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啪……一滴泪滴在魏无羡的手上,将魏无羡给怔住了。“蓝湛……你哭了?”

  蓝忘机声音颤抖的说道:“不夜天也是,这次也是,每次你都选择一个人承受,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信一次我?!”

  “蓝湛……”第一次遇到蓝湛如此激动,饶是魏无羡平时巧舌如簧现在也一时无语。“蓝湛,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信你,我信你还不成吗。”把冷静自持的含光君惹哭了,魏无羡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心里不知为何难受得紧,简直比知道自己看不见还难受。

  “啊……”魏无羡突然觉得一紧,被蓝忘机深深的拥入怀中。他感到蓝忘机的手臂在轻轻颤抖,似乎很害怕一个珍宝马上消失一样。

  “蓝……湛……”魏无羡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之前有过,但现在异常强烈,他和蓝忘机的关系,如此亲密又如此自然,似乎无法仅仅用“知己”来形容。

  一想到这里,魏无羡心里一痛,自己是将死之人,何苦去撩拨别人呢?

  魏无羡拍了拍蓝忘机的后背,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说:“蓝湛,你把我吓到了,我自己都没哭,你哭什么呀。”说着慢慢挣开了蓝忘机的怀抱坐直了身体。

  蓝忘机的身体一僵。

  魏无羡想要转移话题,便笑着问道:“来来,跟我说说,我还有多久可活?”

  “……”蓝湛停了很久,还是说不出口。

  “……”魏无羡丧气地摸摸鼻子,觉得自己转移的这个话题真失败。

  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蓝曦臣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兄长!”蓝忘机站了起来。

  魏无羡坐在床上向蓝曦臣施了一礼,说道:“据闻泽芜君之前一直在闭关,为了魏某让泽芜君提前出关,真是罪过!”

  蓝曦臣立即上前拦住魏无羡说道:“魏公子千万不要这么说,当年魏公子身陨不夜天,虽说为阿瑶只过,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魏公子的事情曦臣责无旁贷。”

  蓝曦臣露出沉痛的表情,继续说道:“魏公子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若只是身体的问题,以姑苏蓝氏的灵力和医术,耗费些时日总有办法治愈。但魏公子是魂体衰弱,元神受损,就如篝火的燃木将尽,外力实难逆转啊。若是有能救魏公子的一丝法子,曦臣必不惜任何代价。可是……”蓝曦臣没有继续说下去,言下之意却很明白,面对魏无羡现在的情况,他也无能为力。

  魏无羡摇了摇头,说道:“当年是我自愿赴死,现能重生已是万幸,我已知足,泽芜君万勿自责。”

  “魏公子,唉……”蓝曦臣看了蓝忘机一眼,心想,你可以这么看淡生死,可苦了我这个痴情的弟弟啊。

  魏无羡问道:“敢问,我还有多久可活?”

  蓝曦臣斟酌着说道:“如果精心休养的话,还可保一年无忧,若继续耗损精力的话,恐怕再过三个月就……”

  “魏婴,勿听兄长之言,我会治好你的!”蓝忘机打断了蓝曦臣的话,异常坚定的说道。

  “世事无常,生死由命,蓝湛,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过好这段日子吧。想来我奔波半生,还真没有好好想想怎么过呢,是吧,蓝湛,呵呵。”魏无羡拍拍蓝湛的手,想安慰一下他。

  “你!”蓝忘机甩开魏婴的手,转身走了出去。

  “……”魏无羡无辜的摇了摇手,心想,怎么又生气了?

  太了解弟弟的蓝曦臣悲伤的望向蓝忘机离去的方向,他知道他这个弟弟平时性子内敛,进退知礼,要不是情绪失控,断不会这么甩手便走的。

  “魏公子,你不要误会,忘机他是因为担心你,才会如此的。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他几乎没有一刻休息,将藏书阁里能找的相关典籍全部翻阅了一遍,又与我、叔父及几位长老讨论了大半夜,希望能找到救你的一丝希望。”

  “因魏某的一点私事,害得泽芜君、蓝先生及众长老都为我劳神、耽误了仙门正事,真是好生惭愧。”说完魏无羡再次起身行礼。

  蓝曦臣赶忙拦住魏无羡说道:“魏公子千万不要这样,你是忘机的知己,也是我佩服之人,这样说就是见外了。”

  “咳咳咳咳……”魏无羡起身过急,咳嗽起来。

  蓝曦臣扶住魏无羡,一边为他输送灵力一边说:“魏公子,你现在伤寒入肺,需好好静养,这碗药虽无法修复你的魂体,却对你身体多有裨益,还请趁热喝下,勿要劳神,多多休息才好。”

  “咳咳,多谢泽芜君,我这副身体我自己很清楚,若有能逆天改命的法子,当初我也不会选择离开蓝湛,咳咳,还请泽芜君多多开导蓝湛才好。其实我是更担心他,咳咳……”

  “唉,你们两个啊……”蓝曦臣摇了摇头,无限伤感。

  后山竹林,蓝忘机尽力挥舞避尘,卷起一阵狂风,竹叶如雨纷纷落下。他没有用灵力,所以现在汗如雨下,喘着粗气,完全不似平时的模样。

  许是精力耗尽,蓝忘机一下子跪了下来,避尘插入土中支撑他的身体。他一只手撑地,却将手深深抓入土中,石子一下子将他的手扎破,血渗了出来。但是他一点也没放松,反而越抓越紧,石子越陷越深。

  不够,一点也不够,这样的痛楚完全无法分散他现在绝望的心情。天道不仁、命运不公、他是如此压抑和痛苦,但蓝家的家训却不允许他肆意发泄、随性而为。

  “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第一次,蓝忘机陷入迷茫,不知自己应该做什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