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六章 夷陵 6.2 阿杏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1502 2019-11-16 20:29:59

  深秋的夜晚,刚下过一场不大不小的雨,云深不知处的落叶被雨水冲走,汇入山涧中,越飘越远,不知去了何处。

  静室大门紧闭,蓝忘机披散着头发坐在院前的一棵枯树下,任由白衣被雨水淋湿津透。他一声声弹着古琴,琴声压抑凄凉,断不成章,如怨如思,如泣如诉……

  蓝曦臣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只能叹气。旁边的蓝景仪小声说道:“泽芜君,自从魏前辈走后,含光君就一直这样,已经三天了,没吃没喝。我们也是没办法,才紧急招您回来的。您看这可怎么办啊。”

  蓝曦臣满眼伤痛,说道:“母亲离去的时候,他也是在这里弹了好几天的琴,不吃不喝,最后晕倒才……你们,好生在这里看着吧。”蓝曦臣知道弟弟性子倔,劝也没有用,只能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铮……”一声琴响,弦断,蓝忘机的手指瞬间被琴弦划出一道口子,鲜血喷洒出来溅了一琴,但他并没有停止,继续弹了下去,任由手指被割伤、割烂,深可见骨。

  蓝忘机似乎感到有些恍惚了,他看到身边的枯树在轻轻颤抖,仿佛在为他哭泣。他心想,这棵树在这里这么多年了,以前母亲在的时候还是郁郁葱葱的,他便经常在这里弹琴给母亲听。后来温氏火烧云深不知处,这棵树也给烧了,听说父亲当时就是在这棵树下受的重伤,不治而亡。后来云深不知处重建,也不知叔父为何执意不愿将这棵树挪走,可能是为了让自己对父亲母亲留点念想吧。每次在这棵树下,蓝忘机都会觉得异常放松,但也会感到很悲伤。

  想着想着,蓝忘机发现自己眼前模糊起来,周围被一片雾气弥漫,什么都看不到了。远处一个身影慢慢向自己走来,有些熟悉有些亲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蓝忘机心口颤了一下,脱口而出:“母亲!”

  没错,出现在蓝忘机眼前的,是已经过世多年的阿杏,蓝忘机的生母。只见阿杏温柔的蹲了下来,摸摸蓝忘机湿漉漉的头发,说道:“我的湛湛啊,你怎么了?为什么在这里哭啊?是不是一个人太寂寞了?”

  蓝忘机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是幻觉,但是却无法挪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母亲,希望能多看一眼,多听一会。

  “傻瓜,一个人在这里伤心是没用的,你知道那人为什么要离开你吗?”

  蓝忘机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阿杏笑了一下,对蓝忘机说:“娘亲给你讲个故事吧。”

  蓝忘机温顺的点了点,说:“好”

  阿杏顿了顿,眼中露出悲伤的情绪,说道:“当年娘亲和你父亲结合,虽是情势所逼,但也两情相悦。被你父亲幽禁,与你们母子分离,娘亲不悔,也不怨。但是,你知道为何最后娘亲要离开你们吗?”

  “为何?”

  “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父亲都没有真正了解过我。他虽保护了我,却也困住了我。他虽说不怨我杀了蓝鹤长老,却不能原谅他自己。他放不下蓝家和礼法,也放不下我,只能将自己困住,一辈子不见我。”

  “所以,你就离开了我们?”

  “湛湛,人生最绝望的事情,就是两人以爱的名义困住对方,也困住自己。我选择离开,是为了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我走了,他便守在这棵银杏树下,树烧了,他便走了,这便是他的选择。”

  “银杏树?!这棵树?”

  “是的,孩子,这棵银杏树便是我,我在这里看着你长大,看着你成人。你开心,我便开心。你痛苦,娘亲也痛苦啊”

  “母亲!”蓝忘机忍不住落泪。

  “湛湛,好好想想,那人,他到底需要什么?想要你为他做什么?不要一个人困在这里了,万一那人不在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就像,当年你父亲那样……”阿杏说完,抱了抱蓝忘机,转身消失在雾中。

  “母亲!母亲!”蓝忘机站起来想要去追,却发现自己竟然是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蓝忘机抬头一看,雨已经停了,天刚破晓,身旁的枯树,竟然长出一根嫩芽。蓝忘机动情的用手抚摸着那棵嫩芽,说道:“母亲,谢谢!”那株绿芽被蓝忘机的手触碰,便落了下来,飞到他的衣袖中。

  蓝忘机似乎有了决定,站起来,深深看了静室一眼,将忘记琴收好,转身飘然离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