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六章 夷陵 6.3 乱葬岗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2518 2019-11-16 20:30:58

  从夷陵小镇向东御剑飞行了一段时间,会看到一道黑色的苍山将雪白的云层破开,山的上空散发着一股死气成成的阴气,犹如一具庞然的千年巨尸横躺在云层下,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夷陵乱葬岗了。

  乱葬岗与其说是一座山岗,不如说是一座尸山,山上随便找个地方,一铲子挖下去,都能挖到一具尸体。山上的树木,石头因长年被怨念浸染全部都变成了黑色。

  此时,一行人御剑飞抵乱葬岗山脚,正是来乱葬岗寻人的魏无羡、江澄一行。他们来到一处逾丈的高墙下,墙面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是各仙门世家为了防止人或走尸出入而修建的咒墙。再往上走,不多时,便看到了一尊千斤石兽,镇守在山道山间。之前的镇山石兽被金光瑶破坏了,这是世家重铸的,用来压在乱葬岗的风**位上镇阴驱邪的。

  魏无羡走过去坐在镇山石兽的脚上,喘着气。

  江澄问道:“你还能走吗?不行我背你吧。”

  魏无羡摇了摇手,说:“没事,歇一歇便好。”

  莫小蝶真不亏是神医,才三天的时间,便让魏无羡可以下地行走。但别人并不知道,非一般的奇效也是需要付出非一般的代价的。莫小蝶给魏无羡种下了西南特有的血蛊,无数的蛊虫钻进魏无羡体内爬遍他的全身,硬生生将他的奇经八脉钻通、续上。万虫啃噬的滋味也不过如此,三天内,魏无羡真正体会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这些当然是瞒着江澄的,江澄被赶出房间,三天后才被允许进来。待他看到魏无羡的时候,已经看到他下地行走,行动自如了。江澄非常开心,赏了莫小蝶很多银两才将他送走。

  魏无羡用手摸了摸乾坤袋,那里放着临走前莫小蝶给的一个药瓶。莫小蝶说:“你也知道血蛊还在你的体内,若遇到怨气的刺激,便有暴走的可能,到那时,你可能就全身爆体而亡了。这瓶药你留着,若到了生命危急时刻,就吃了它,兴许有回转的余地。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打开它。”

  魏无羡对江澄说道:“思追和温宁失踪一个月,这里估计也被寻人的修士搜了好几遍了,我看还是得用别的办法问问情况吧。”

  说完,他单膝跪地,俯下身,轻轻地对着身下的土地呢喃。忽然,一处土面微微拱了拱,像是从黑色的泥土里开出了一朵苍白的花,一只骷髅手臂缓缓地破土而出。这小半截骷髅臂婉转无力地扬着,魏无羡伸出手握住它,身子压得更低,长发自肩头滑落,掩住了他的半张脸。他将唇凑到这只骷髅手边,轻声细语,然后静默,仿佛在聆听什么,半晌,微微颔首,那只手又缩成了一个花苞,重新钻回地底去。

  魏无羡站起身来,拂去身下泥土,面露奇怪之色,道:“这段时间陆陆续续来了一百多人,到岗顶去了。可是,那些人都是自己走上去的,没有人胁迫。”

  “自己走上去的?!”

  “对,所以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被人抓来的,可能另有隐情。”

  江澄有些着急,说道:“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

  “嗯。”魏无羡拿起身边的盲杖,摸索着向前走。江澄一看,哼了一声,一把将他背上身,说道:“就你这速度到岗顶天都黑了,还救什么人呀。走!”

  “啊……江澄,慢点!”魏无羡被江澄突然甩到背上,枝叶从耳边呼呼刮过,吓了一跳。

  ……

  不一会,江澄一行便来到了乱葬岗岗顶,看到了那座欲坠不坠、将倾不倾的的伏魔殿。这伏魔殿经历百年雨打风吹,又经过两次走尸乱战,大半已成断壁残垣,但当年鼎盛之时的辉煌,仍可一窥。穹顶高耸,金柱参天,算得上气势恢宏。

  一行人直接进入殿内,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寂静得相当诡异。

  江澄在伏魔殿内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向魏无羡问道:“魏无羡,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人都在这里吗?”

  魏无羡凝神感受,奇怪的是却几乎感觉不到一丝怨气,这实在不像乱葬岗的气氛。

  他皱着眉头,继续往前走,慢慢接近殿内深处的血池。

  突然,他感到体内的蛊虫一阵骚动,一起向他的心口钻去。“啊!”魏无羡痛得低喊了一声,用手紧捂住心口。

  “魏无羡,你怎么了?!”江澄立刻赶过来,扶住他,看到他脸色惨白,冷汗密布,吓了一跳。

  魏无羡坚持着继续往前走,江澄只好扶着他一起走。越靠近血池,蛊虫的骚动就越厉害,他艰难得挪到血池边,将手指咬破,艰难的伸出手,在空中用血画了个符篆,一下子打入血池中。

  “砰!”一声,血池上方一股强大的怨力将魏无羡的符篆弹开,同时向魏无羡反噬回来。江澄甩出紫电将反噬之力卸掉,护着魏无羡后退了几步。

  “这是什么?”江澄问道。

  魏无羡虚弱的半靠在江澄怀中,说道:“是封印法阵,有人将所有人封印在血池下方。”

  “你这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身体已经好了吗?”江澄看到魏无羡皮肤下似乎有东西在游走,痛苦的轻轻颤抖,奇怪的问道。

  “嗯……没……没事……”魏无羡忍着极大的痛苦,却不想细说。

  江澄深皱眉头,将魏无羡扶着坐下,为他输送灵力。过了一会,问道:“现在怎么样?”

  魏无羡感到灵力进入自己身体后,确实压制了蛊虫的骚动,脸色缓和了很多,点了点头。说道:“好多了。”

  于是魏无羡站了起来,对江澄说:“我们还是赶紧破了这个封印吧,救人要紧。”

  江澄问:“怎么做?”

  魏无羡伸出手道:“把你的三毒借给我。”

  江澄没有犹豫,将三毒剑拔了出来递到魏无羡手中。

  魏无羡用另一只手握住剑锋一划,鲜血立刻流了下来。

  “魏无羡,你干什么?!”江澄叫了起来,一把抓住魏无羡受伤的手。

  “破阵啊!”魏无羡笑了一下,说道:“看我的。”

  说完,他甩开江澄的手,开始用血在地上围着血池画破阵符篆,大概花了半盏茶的功夫,终于将符篆画好。

  魏无羡喘了口气站了起来,结果头晕一下子栽了下去,被江澄扶住。

  江澄塞了个药丸到魏无羡嘴里,一边给他包扎手掌,一边恨声道:“就知道逞强,要画符篆也不用你这个瞎子亲自画啊!看不起我们江家的修士啊!”其实江澄也知道,这种高级的破阵符篆除了魏无羡别人也画不了,但嘴上就是不想吃亏。

  “呵呵”魏无羡惨笑两声,说道:“后面就靠你啦,站在那个阵眼上,用江家的两仪八卦剑法将这个封印给破了。”

  “还用你说!”江澄哼了一声,将魏无羡交给旁边的修士照顾,转身走了过去。

  只见江澄祭出三毒,脚踏七星,剑指日月,剑光所到之处留下炽眼白光,形成剑阵:

  乾三连,坤六断

  震仰盂,艮覆碗

  离中虚,坎中满

  兑上缺,巽下断

  剑气齐发,硬将血池上方升起的黑气撕成了碎片。

  江澄上前一看,血池内竟无一滴血,下面是一个血红气流形成的漩涡,隐约能听到怨灵的哭喊声,似乎通向别处。

  江澄望向魏无羡,说道:“这下面有东西。”

  魏无羡似乎早就料到了,站起来拍拍衣袖,说道:“走,我们下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