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七章 灵渊之地 7.2 灵渊往事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2736 2019-11-19 19:18:09

  “我是什么人,说来话长,不如阿杏你先说说与青蘅君相识的事如何?”莫小蝶对阿杏说道。

  阿杏也正想向蓝忘机说明前尘往事,于是点点头,说道:“三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若青蘅君蓝启云没有经过那片湖,没有执意要去那里取水,可能一切都不会发生……”

  那天的月色特别亮,风儿特别轻,当青蘅君拨开湖边的芦苇时,看到的是月光映照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湖面上浮着一层极薄极轻的雾气,使湖水若隐若现,如梦如幻。

  此时,湖的对面飘来一串歌声,那曲调如此宛转悠然,那嗓音如夜莺般直击人心,擅长音律的青蘅君一下子便被吸引住了,挪不开脚步。他忍不住拿出七弦古琴,合着曲调弹奏起来,两人隔着湖水,一唱一和,时而高扬时而温婉,隐隐透着知音的味道。

  突然,对面的歌声戛然而止,青蘅君抬起头来,忍不住向湖面张望。只见湖水激起一串涟漪,一个婀娜的人影乘着浪花,拨开云雾,由远而近飘然而来。皎洁的月光洒在那人身上,泛起一层金色的光芒,绝美不可方物。青蘅君没想到那人会直接过来,不知所措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来人飘然落地,巧笑而立,并没有急着上前。她似乎刚从湖中沐浴过,湿漉的头发披散在身后,赤着双脚踩在柔软的青草上,薄纱般的衣服随意的披着,没有系紧。

  青蘅君一看脸都红了,赶紧侧身行礼道:“没想到姑娘在……,咳,是在下唐突,打搅姑娘了,我这就离去,望姑娘莫怪!”

  姑娘走上前几步,弯下身子,好奇的打量青蘅君,鼻尖差点触到他。青蘅君闻到一股谈谈的幽香,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几步,转过身去不敢再看。

  姑娘笑了一下,问道:“你刚才弹的是什么?真好听!可以再弹一下吗?”

  青蘅君迟疑着,不敢造次。

  姑娘转到青蘅君面前,又问道:“怎么了?你不愿意?”

  青蘅君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她眼神清澈而单纯,一点也没有矫揉之色,从那双眼中,青蘅君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迟疑、多疑。他笑了,心想是自己俗了,于是说道:“在下的琴声能得姑娘青睐,是蓝某的幸运。怎会不愿呢。”

  于是,那天晚上,两个妙人促膝而坐,湖边萤火环绕,月色正好,一个弹奏,一个吟唱,不知不觉竟过了一晚。

  姑娘看看天色,将要泛白,便站了起来,对蓝启云说道:“我要走了,谢谢你陪我,我叫阿杏,银杏树的杏。你叫什么?”

  青蘅君站起来施礼道:“阿杏姑娘,在下姑苏蓝氏蓝启云。”

  “你,是仙门中人?!”阿杏一惊。

  “这……确是。”

  “那,我们不能再见面了!你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今晚之事,就当从没见过我,一定要记住哦!”阿杏说完,立刻飞身而起,消失在湖中。

  青蘅君望着阿杏消失的方向,心中有些怅然……

  ……

  阿杏在树林中拼命奔跑,后面传来声音:“快,她就在这边,你们从那边包抄一下,堵住她的去路。”

  “乖乖,终于给我们堵住了,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树精呢,真是漂亮!”

  “你看她瞪我们了,赶紧结阵,把她困死,不能让她再跑了!”

  阿杏心下懊恼不已,自己一时贪玩从灵渊之地跑了出来,本来应该早早回去,结果在湖边耽误了一晚。这一大早便碰到一帮仙门修士,抵不住他们人多,竟被围住了。

  此时,突然听到一人喊道:“青蘅君,你快过来,看我们猎到个什么宝贝!”

  阿杏转身,与刚刚走来的青蘅君打了个照面,两人四目相对,惊诧得说不出话来……

  ……

  阿杏看着青蘅君,心生恨意,一跺脚,原地化作一棵银杏树,疯狂生长,枝叶向修士卷去,一下子便掀翻好几名修士。但修士众多,后面之人补上,一起结阵,竟将阿杏给困在阵中。

  青蘅君沉吟了一下,祭出七弦古琴,弦杀之音发出,斩断了众人结出的阵网,阿杏一看有了空隙,立刻变回人形逃了出去。

  “青蘅君,你为何破坏大家的夜猎啊!”有人喊了出来。

  但更多人顾不得质问青蘅君,一起向阿杏逃走的方向追过去。

  只见阿杏窜入一个山洞,冲进洞中出现的一个漩涡中。

  有人识得这是传送阵,便叫到:“快,跟过去!”大家一下子冲进了漩涡中……

  ……

  阿杏继续向蓝忘机诉说道:“于是,你父亲便和众修士一起闯入了这里——灵渊之地。这里是魔界与人界的交界之处,一直由我们精灵一族的神树将交界处封印着,所以万不能外人进入。这里特殊,你们人族修士的灵力在这里发挥不出,所以很容易便被我们给抓住了。我本不想害他们,可我苦苦哀求族长,族长还是不愿放过他们。因藏色散人有魔气护体,功法仍在,也是他们中唯一逃走之人。是我的错,是我为了救你父亲,告诉藏色散人,等到月圆之夜,用符篆将神树封起来,便可暂时阻一阻精灵之力,使族长变得虚弱,或可救大家出来。可没想到,藏色散人在神树边受到魔气侵袭,失去理性,竟将神树给烧了。这一烧,精灵族人力量被毁,魔界洞开,我们无力抵抗魔族,全部被……”阿杏哽咽得说不出话。

  “母亲,这不全是你的错!”蓝忘机说道。

  “我罪孽深重,本应为族人报仇,可我却嫁给了仇人,还苟活那么多年。我早就应该以死谢罪了!”

  “母亲!”蓝忘机很是悲痛。

  “你现在赎罪也不迟。”莫小蝶说道。

  “你到底是何人?”蓝忘机再次向莫小蝶发问。

  阿杏也疑惑地看着莫小蝶说:“我印象中并没有见过你。”

  莫小蝶看了阿杏一眼,说道:“你的故事说的不完整,神树被毁、魔界洞开,人界一片混乱。是抱山散人赶来,为了弥补自己徒弟犯下的错,将自身元神与神树化为一体,才得以神树重生,魔界重封。抱山闭关前嘱咐她的大弟子延灵,一定要将藏色带回山中,以免再犯大错。可那延灵因爱生恨,魔性深种,竟为了藏色大开杀戒,倒行逆施。唉,可怜抱山当年一念之仁,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你,难道是?”蓝忘机疑惑地问道。

  “看样子你也猜出来了,不错,我救是抱山散人。为了了结一些往事,我魂体离体借莫小蝶的身体一用。”

  “你是抱山散人?!”阿杏一惊,站了起来,深深一鞠,说道:“当年您为了救活神树牺牲一己,请受我一拜。”

  抱山散人站起来摆摆手道:“你不必谢我,若我当年早早将藏色了结,也不会有后面之事,全是我一念之仁之错,我只是为了赎罪罢了。”

  “抱山散人,您说需要我母亲赎罪是何用意?”蓝忘机问道。

  “延灵道人一直在寻找复活藏色散人的方法。藏色散人是魔界圣女转世,现在延灵在此处启动千人血阵,便是希望用千名修士的灵力献祭破除神树封印,打开魔界,借用魔界之力复活藏色。魔界一开,生灵涂炭,我必须阻止。我的灵力日渐衰微,已不足以与之抗衡。神树毕竟是精灵一族的圣物,需精灵一族的魂魄精血方能发挥最大作用。而当前精灵一族,只有阿杏你魂体尚在,还可一用。”

  “你的意思是要我母亲献出魂体?!那样的话我的母亲不是会……”蓝忘机问道。

  抱山散人看了蓝忘机一眼,点点头,说道:“是的,孩子,那样子的话,你母亲将会魂飞魄散,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阿杏说得:“抱山散人,没想到阿杏一缕残魂,还能赎罪,真是幸哉。”

  “不,母亲!”蓝忘机拦住阿杏,对抱山散人问道:“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抱山散人深深的盯着蓝忘机看,似乎就等着他问出这句话来,说道:“有,那就是你代替你母亲血祭神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