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二章 梦魔秦情 2.1 宅门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2611 2019-12-10 19:21:52

  射日之征后,温州平阳,不管是婚丧嫁娶还是动土破宅,不管是除祟治病还是祈福求财,全由平阳姚氏一力承担,久而久之,上到知县、州府、下到乡绅、匪霸,当地的大小事务,姚氏均会插手,若得不到姚氏认可,事事皆不顺。当地流传一句话,可以不识知州府,不可不拜姚氏门,这平阳姚氏的大门,经过几番重建,修成了如今这座三重高九角飞鸾的巍峨华丽的大门,当地称为“姚氏宅门”

  这天,姚氏宅门正对的大街上,浩浩荡荡走过来一路送亲的队伍,前面是八人大轿抬着的新娘,后面跟着长长的一路嫁妆,绫罗绸缎、被褥箱笼、良田商铺、金银珠宝,十里红妆,也不过如此。

  送嫁的队伍到了姚氏宅门前停下,立刻有姚氏族人拿出几米高的鞭炮噼里啪啦燃放起来,婆子们端出一个硕大的火盆,火盆中的火烧得极旺,不时蹦出火星。这一般的新娘要是跨过去,还不裙衫都被烧着了?

  轿门被媒婆推开,几个婆子搀着一位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走出轿子。新娘子的脚极小,走得极不稳,几乎是斜靠在婆子手臂上出的轿子。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三寸金莲啊,看这体态样貌应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户人家小姐,这样的小姐怎么跨得过那么大的火盆呀,这不是存心为难吗?

  在大家的好奇围观中,新娘子缓缓跨过火盆,毫发无损。奇怪的是,当新娘子裙衫掠过火盆上方时,火盆中的火立刻暗了下去,仿佛被什么阴冷的气息压制住一般,几乎熄灭,待新娘子的脚全部跨过去之后,火盆中的火又突然旺了起来。

  跨火盆仪式结束后,婆子们不敢耽误,扶着新娘子向宅门内走去,一位司仪在一边喊道:“恭迎新娘子进门!”身后留下一串的鞭炮声和一群洒吉银的婆子们。

  街边的人都围过来凑热闹,一边捡地上的吉银,一边说着祝福的吉祥话,可待姚氏人都进去后,大家却忍不住议论起来。

  一人说道:“这次姚宗主娶的二房太太可真是高调啊,看这嫁妆,看这阵势,简直比正房大太太还要体面。也不知是哪里的高门大户,怎么就愿意做小呢?”

  另一人说道:“你不知道吧,为了娶这房太太,姚宗主把大房给关起来了,说是什么冲撞了,直接关在了后山佛堂,也不知这是真冲撞了还是准备让贤呢,呵呵……”

  “唉……千万别瞎说,毕竟这姚氏也是修仙界的大氏家,这种话不会乱说的。”旁边的人捂住他的嘴,赶紧说道。其他人也是赶紧点头,不敢乱说,生怕冲撞了什么邪祟。

  …………

  乱葬岗上,灯火通明,大家聚在伏魔殿内喝酒吃菜,对诗划拳,闹得不亦乐乎。蓝思追看了一眼喝得有些飘的蓝景仪,悄悄问旁边的温宁:“温宁啊,你说我们这样子喝酒、喧闹,真的不会被罚吗?”

  温宁也喝了酒,傻笑着说:“既然是江宗主宴请的大家,你看江家的修士们都喝了,蓝宗主不是也说这次可以破例嘛,你就别顾虑了啦。”

  思追摇了摇头,说道:“喝酒是可以,可这次大家都喝多了,你看看景仪,都跳起舞了,这样子失仪,是违反家规的。”

  一名江家修士过来,将酒杯递到思追面前说道:“思追啊,早就听说你们姑苏蓝氏琴乐双绝,这么好的气氛,不如给我们演奏几首吧。”

  “对啊!对啊!”大家都拍手附和。

  魏无羡也高声喊道:“阿苑啊!来来来,看看含光君教了你什么好听的曲子。”

  思追看看含光君,见他没有反对,便点点头,拿出九弦琴,挑拨弦音,演奏了一曲“酒狂”,时而舒缓时而奔放的曲调,正和了现在酒后欢悦的气氛,魏无羡跟着音乐打着节拍,高声唱和起来: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

  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

  唱到动情处,忍不住悲从心来,灌下一口烈酒,呛咳起来。

  蓝忘机连忙上前扶住魏无羡,说道:“魏婴,你喝多了,坐下休息……”

  魏无羡两颊绯红、端着一只盛满酒的碗,扭捏着对蓝忘机说道:“不坐!坐你这多无聊啊,你又不陪我喝酒!”

  魏无羡将蓝忘机的手甩开,看向蓝曦臣说:“哎,泽芜君,我想起来了,你是喝酒的。来来来,我们干一杯!”

  蓝曦臣笑得有些为难,不知如何拒绝。

  “魏无羡,别闹了!要喝我陪你喝!”江澄一把将蓝曦臣的酒杯拿过来放下,拉着魏无羡往旁边走。“人家泽芜君不喝酒的,你别为难人家。”

  “怎么不喝酒啦,上次我们明明喝过的啊!我今天高兴,我就要喝!”魏无羡一边嚷嚷一边挣扎着。

  蓝忘机一下将江澄拦住,手臂如鉄钳般抓着江澄的手臂,说道:“放开魏婴!”

  江澄瞪着蓝忘机,说道:“怎么?!你连她喝酒也要管?!”

  魏无羡在一旁嚷嚷:“我要喝,我就要喝!”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无奈叹了口气,说道:“我陪你喝!”

  江澄和蓝家还清醒的各位全部惊呆了……

  魏无羡歪着头看着蓝忘机,笑了:“好呀,你喝酒的样子我最喜欢了!”

  说着挣脱江澄的手,一下子靠在蓝忘机的身上,说道:“不过,不能让他们看到,你跟我进来,我们两个到里面喝……”

  蓝忘机眼中有了笑意,扶着魏无羡一边向卧房走去,一边向蓝曦臣交代说:“兄长,我扶魏婴先进去了。”

  蓝曦臣笑着点头,说道:“你放心,这边我会打点好的。”

  江澄看着两个人走进内室,叹了口气,回身一屁股坐在蓝曦臣旁边,端着酒杯自己喝闷酒。

  蓝曦臣看了江澄一眼,说道:“就随他们去吧。”

  江澄瞪了蓝曦臣一眼,说道:“这么稀里糊涂、没名没分的,你愿意,我可不愿意!毕竟魏无羡也是我江家的人!”

  蓝曦臣笑了,说道:“知道,知道。”说着为江澄倒了一杯酒,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江家的人吃亏的。”

  江澄看了看蓝曦臣,又叹了口气。

  ……

  夜已深,正当大家准备收拾撤席的时候,一纸传讯纸符飞进了伏魔殿,那是蓝家特有的纸鹤传讯符。蓝曦臣收下,仔细看了看,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江澄问道:“怎么?蓝家又有急事找你了?”

  蓝曦臣正色说道:“这次不是蓝家的事,是平阳姚氏出事了。”

  江澄问道:“平阳姚氏?他们能出什么事?出事了为何不找聂仙督要来找你?”

  蓝曦臣说道:“信上说,平阳一带最近连发几宗诡异命案,而姚氏竟没有反应。聂怀桑派去找姚宗主的几波修士均失踪,而姚宗主自己也已月余未曾露面。通过瞭望台的观测,平阳一带魔气冲天,怀疑是魔界之物侵袭所致,所以希望我找魏无羡出面来处理。”

  江澄恨声道:“平时自诩是名门正道,和乱葬岗划清界限,现在一出事就想起找魏无羡了!哼!”

  蓝曦臣看了看内室,说道:“这次魏无羡回来后气色不好,蓝忘机也很是担心。我看要不我先去平阳走一遭看看,若确实需要我再传讯过来吧。”

  江澄起身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江宗主,不用麻烦。”

  “不麻烦!留在这里看他们两个卿卿我我的,我也心烦!”

  蓝曦臣笑着摇摇头,算是同意了。

  因事情紧急,江澄、蓝曦臣没有和魏无羡、蓝忘机道别,对温宁交代了几句,便一起连夜动身下了乱葬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