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二章 梦魔秦情 2.3 二太太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2578 2019-12-12 19:06:43

  蓝曦臣和江澄推开正堂的大门,本以为会看到一地血腥,或者是阴森恐怖的画面,可看到的,却是一家人在吃饭,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坐了一桌。旁边站着布菜、送菜、端盘的仆人十几人,热热闹闹的挤满了整个大堂。

  坐在主位的,是一个年芳20的少奶奶,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嘴唇,笑起来有一对酒窝,看上去天真和善不似妖邪,正是姚家新娶过门的二太太秦氏。

  秦氏看到两人进来,巧然一笑,说道:“蓝宗主、江宗主远道而来辛苦了,姚宗主不在,奴家一妇道人家,不便出来迎接,还望两位见谅。若两位不嫌弃的话,不如坐下来一起用膳?”说完,便有人在主位旁加了两个位置。

  蓝曦臣和江澄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疑。迟疑了一下,江澄率先走了过去,坐下,说道:“好,我就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

  蓝曦臣叹了口气,跟着坐下。

  秦氏手中拿着一个罗帕,半遮脸笑道:“江宗主严重了,我能干什么呀。现在老爷主母均不在,这偌大一家子人,只能我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妾氏操持,我也是没办法呀。唉……现在江宗主、蓝宗主来了,我这也有了主心骨了。”说完端起桌上的酒杯说道:“妾身薄酒一杯,不成敬意,还请两位不要推辞,帮我们平阳姚氏渡过难关才好。”

  江澄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来本就是为了帮平阳姚氏的,只不过您一个妖孽……”

  “江宗主!蓝宗主!”秦氏打断江澄的话,说道:“我知道你们来这里遇到一些人,看到一些事,对我这个小妇人诸多误会。但你们是男子汉大丈夫,总不会害怕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吧,不如先将这杯酒喝了?喝完,容我说说来龙去脉,你们再定夺谁是谁非,可否?”

  江澄看着秦氏端起的酒杯,巧笑的脸庞,心想,我堂堂七尺男儿难道还怕你不成,热血往头上一涌,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蓝曦臣仔细看了看秦氏,实在没看出什么破绽,于是也将桌上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

  秦氏看两人都喝下了酒,缓缓放下酒杯,收起笑容,桌子底下的双脚伸出来,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本来家丑不应外扬,但现在姚府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也不打算瞒着两位了,两位请看。”

  江澄和蓝曦臣低头一下,秦氏的双脚被生生剁下,安了一双木脚,木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断脚处还有血慢慢流出,染得绣花鞋更加鲜红。

  蓝曦臣一下子站了起来,颤声道:“这!怎么可以这样残忍!”

  江澄也很诧异:“那个小翠说,府里人的双脚都是你剁下的,可是现在……”

  秦氏抬起双眼,眼中泛着泪光,显得更加楚楚动人,说道:“两位宗主,你们现在觉得,是小翠随口一句话可信呢?还是我这双脚可信呢?”

  江澄将拳头砸在案桌上,说道:“被那个小翠骗了,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整个府里就她一个人来去自如呢!”说完一下子站了起来。

  “江宗主!你这是?”秦氏问道。

  “我这就去将小翠那个妖孽给收了!”

  “江宗主请不要冲动。”秦氏伸手扶住江澄握拳的手,将他轻轻拉着坐下。说道:“之前来了几波修士,均折在那妖孽手中。不如,先坐下,听听妾身将最近府中发生之事说说,说不定能给两位一些参考,想出万全的应对之法?”

  蓝曦臣点点头,坐下说道:“还是秦夫人想的周全。”

  秦氏做了个手势,屋里的人便纷纷行礼出去,最后出去的丫鬟将屋内的蜡烛挑了挑,一股似有若无的烟雾慢慢萦绕在屋内。

  秦氏叹了口气,柔柔的声音说道:“虽说姚氏在平阳一带只手遮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两位可能不知道,这现任的姚宗主过得却并不好。”

  “怎么说?”江澄问道。

  “两位应也知道,十六年前温氏作乱,将姚宗主一家杀了个殆尽,姚宗主的原配夫人、嫡出儿女均惨遭毒手。后来射日之征后,姚宗主重振姚氏,才有了今天的样貌。大太太宋氏是后来续弦的,但大太太和姚宗主之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三年前变得水火不容。”

  说着说着,秦氏抹着眼泪嘤嘤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呜呜,我好歹也是书香氏家的小姐,本可寻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好好嫁了,可遇到姚宗主,他求我,说只有在我这里才能得到放松和安慰,我才伏低做小进了姚家门。进门后我扶持老爷公婆、孝敬主母,一点也不敢怠慢,可没想到,没想到……呜呜……”

  江澄忍不住问道:“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大太太说姚宗主是因为我的三寸金莲才娶我的,一气之下将全府上下所有人的脚全砍了,安了木脚……呜呜呜呜……”

  江澄说道:“岂有此理,太过残忍。难道姚宗主就不管了?”

  “姚宗主,唉,他被大太太囚禁在后山佛堂中,已有月余了,生死不明。”

  “什么?姚宗主好歹是一派宗主,怎么会被一个弱女子囚禁?!”江澄不信。

  “江宗主,大太太并非一般的弱女子,她会妖术的。你看看先前来的修士,都被她制服了。”

  江澄站了起来,说道:“这么说,在姚府作祟的,就是大太太了。她现在和姚宗主都在后山佛堂?”

  秦氏看着江澄的眼睛,说道:“江宗主,他们现在确实就在后山佛堂。”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江澄说完,站起来要走。

  “江宗主,等等。”一旁的蓝曦臣突然站起来说道。

  蓝曦臣慢步走到秦氏面前,上下仔细打量秦氏,说道:“秦夫人,蓝某不才,对您刚才的描述有几点疑问,还请指教。”

  “蓝宗主请说。”秦氏说道。

  “第一,秦夫人说是大太太控制了整个姚府,若是这样,为何现在大太太要和姚宗主在后山佛堂,而您却在正堂?第二,按夫人的说法,大太太只是将各位的脚剁了,并没有限制你们的自由,那为何你们不离开姚府去报官,或者找仙门的仙督支援,而是继续待在这府中?第三,你们既然知道之前来的几波修士,都被关在偏厅,为何不将他们悄悄放了?或者至少递个信息出去呢?”

  秦氏慢慢从桌边战起,看着蓝曦臣说道:“那么,蓝宗主认为呢?”

  蓝曦臣说道:“蓝某认为,秦夫人有所隐瞒,或者,干脆就是颠倒事实。”

  “哦?”秦氏一步一步向前走,死死盯着蓝曦臣的眼睛,说道:“蓝宗主,妾身真诚以待,您却这样说话,妾身真的很伤心呀。”只见秦氏的步子越走越轻盈,一点也不像被剁了脚的样子。

  江澄也发现秦氏的不对劲,手握紫电,说道:“秦氏,你究竟是何方妖孽?让我试试。”说完甩出了紫电。

  “呵呵呵呵……”秦氏一阵狂笑,消失在两人面前。

  突然,眼前的一切都旋转起来,江澄和蓝曦臣感到头晕目眩,简直无法站立。秦氏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蓝宗主,你不亏是那位的哥哥,心性真是坚定啊。可惜,你们喝了我的离魂酒,吸了我的摄魂烟,现在已经进入我为你们编制的梦境中,好好睡吧,好好做梦,不要醒来,永远都不要醒来……呵呵呵呵……”

  江澄和蓝曦臣在秦氏的笑声中应声倒地……

  “呵呵呵呵!魏无羡、蓝忘机,我梦魔秦情在此恭迎你们……”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