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五章 大婚 5.4 大婚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3560 2020-01-04 17:18:55

  今天的姑苏不同往日,从最大的酒楼望春楼一直到云深不知处,地上铺上了长长的红毯,红毯两侧每隔几步便立着花架,花架上用绢绸扎着各色花朵,下面挂着大红灯笼,夜色降临,华灯初上,远远看去,五彩缤纷、美轮美奂,为初冬的姑苏披上了喜庆的色彩。

  望春楼上,吃客们正热闹的讨论着:

  “你们都听说了吧?今日可是蓝家和江家联姻的大日子。”

  “当然听说啦,那可是号称世家楷模,蓝氏双璧的蓝二公子和曾经被逐出云梦的那个恶名昭著的魏无羡的婚事啊!”

  “啧啧,也不知道这蓝家是怎么想的,之前还听说含光君领了位准夫人到众人面前,这一转眼,怎么就同意让他和那个魏无羡成婚啦。”

  “就是呀,这个魏无羡可是修诡道的,陈情御尸,你懂吗?走尸啊,吓死人啦。他怎么配得上皎皎君子的含光君啊。”

  “我看是江家昏了头了,都已经逐出江家了,怎么现在又把魏无羡给招回来,还为她筹备婚事。”

  “你们可别说,我听说,这次婚事,蓝家和江家都挺重视的。那聘礼可是足足运了几十船,光抬聘礼的队伍在云梦都排出了十几里呢。这江家也不含糊,听说这嫁妆也非同一般啦!”

  “是啊,是啊,这嫁妆里面,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就不说了,我听说啊,最难得的是一尊七尺高的南海玉塔,用的是南海岛上极难找的元玉,听说有辟邪驱寒的功效,价值连城啊。”

  “这都不算什么,我听说啊,聂仙督、兰陵的金小宗主竟然都给那个魏无羡添妆,这添的还都是价值连城的仙门宝物,这魏无羡也太有面子了吧。”

  “哎呀,快看,迎亲的队伍来啦!”

  众人纷纷探出头去,只见长长的红毯上,一行人缓缓而来,当前是举着筛镜和座伞的开道执事,后面是敲锣打鼓的乐队班子,再后面是来迎亲的蓝氏子弟,一改往日的云纹白衣,换上了大红吉服,别有一番景致。

  八台大轿旁,蓝曦臣蓝宗主亲自骑马随行,众人惊呼,没想到是蓝宗主亲自来迎亲啊,这蓝二公子娶亲的面子也是真大。

  后来,众人皆说,那一天的云深不知处,不知来了多少仙门名士、达官贵人,而送上的贺礼,更是闪瞎了众人的眼。那一天的热闹和辉煌,百年内再难超越,当年金家和江家联姻也完全比不上。

  ……

  山下的别院内,魏无羡正坐在铜镜前,怔怔的望着镜中的自己。她闭上眼睛,再睁开,再闭上,再睁开,这是在做梦吗?镜中的那个人是谁?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在哪里?那个丰神俊朗的世家公子魏无羡又在哪里?

  只见镜中那人,浓如墨深的乌发乌云堆雪一般盘成扬凤发髻,两边插着长长的凤凰六珠长步摇,红色的宝石细密的镶嵌在金丝之上,轻轻摇摆,时而碰到娇嫩的脸颊,时而迅速闪开。那不是平日不施粉黛的模样,黛眉轻染,朱唇微点,两颊胭脂淡淡扫开,白里透红的肤色,更多了一层妩媚的嫣红。眼角贴了金色的花钿,平日的英姿变成了让人失魂的娇媚。

  两个喜婆上前搀扶魏无羡站了起来,她向下望去,视线落到大红的喜袍上,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簇拥着花蕊中的仙子。上面用流光的丝线密密的绣着百鸟朝凤,凤凰的羽毛,每一根都闪耀着五彩的耀眼色泽,让人丝毫移不开视线。

  魏无羡转头看向门口,好想夺门而逃,我这个鬼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可是看到温宁和蓝思追象两个门神一样一左一右的立在那里,她内心是崩溃的。她咬咬牙,心想,好吧,为了蓝湛,为了结这个婚,老子就豁出去了!

  ……

  门外响起敲锣打鼓的声音,喜婆喊道:“迎亲的队伍来啦,夫人,咱们赶紧带上盖头,出去吧。”

  蓝思追说:“等一等。”端过来一碗红糖鸡蛋过来,说道:“魏前辈,你赶紧将这个吃了,待会仪式繁多,您就没空吃东西了。”

  魏无羡笑道:“阿愿啊,真不亏是我教出来的,真贴心啊。”

  思追脸一红,说道:“是今天临出门前,含光君特意交代的,说一定让您吃饱了才能出门。”魏无羡听到,差点把整个鸡蛋吞下去,脸一下就红了。

  见魏无羡吃的差不多了,旁边的喜婆又催上了,说怕吉时过了,赶紧盖盖头。

  只见红色的盖头从天而降,瞬间盖住了魏无羡的满头珠翠和娇媚面容,魏无羡被喜婆牵着向外走去。

  跨过数个门槛,正待向前走,一人拉住魏无羡的手。在盖头之下,只能见到方寸之地,但魏无羡却知道那是江澄的手。从云梦到姑苏,两人已经说了很多话,从儿时回忆到后来变故,从互相埋怨到默契一笑,两人仿佛又回到之前的样子。可到了这一刻,不管是刻薄的话还是玩笑的话,似乎都说不出口了。

  过了良久,江澄挤出一句:“以后,要好好的……”

  魏无羡紧紧握住江澄的手,指节处隐隐发白,她鼻子酸涩难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力点头,险些把盖头都摇了下来。

  江澄说:“好了,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说着蹲下身子,将魏无羡背起,跨过大门门槛,向花轿走去。

  旁边有人喊道:“新娘子来啦!”鞭炮锣鼓齐鸣,祝福声、哭送声、笑闹声顿时闹做一片。

  江澄将魏无羡稳稳的放入轿中,放下轿帘,关上轿门。

  旁边的喜婆喊道:“今朝喜欢乐,兄亲难割舍,嫁女要乘轿,唢呐齐奏乐。吉时到,起轿!”

  迎亲的队伍缓缓启程,蓝曦臣向江澄拱手行礼,转身而去。

  后面是长长的送嫁队伍,箱笼床柜、绫罗绸缎、珍奇珠宝、良田铺契,真正是十里红妆,只为伊人啊……

  ……

  蓝忘机穿着大红直裰婚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云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冷。他久久的望着门的方向,一刻未曾挪开眼光。

  延伸到门外的是早已铺好的长长红毯,红毯两旁站着穿着吉服的蓝家修士,修士手里拿着装满花瓣的竹篮,待新娘到来,撒开漫天花瓣,花香浸润在空气中,将是一副多么美妙的场景啊。

  蓝忘机仿佛已经看到,那位望穿秋水的人儿,盖着盖头,扶着喜娘的手,缓缓移步而来的样子……

  ……

  魏无羡此时坐在轿中,也在想,还有一刻,就那么一刻,就能相见了。虽然只有短短十几日未曾相见,却如隔三秋,她恨不得现在就抛开盖头,飞上云深不知处,拉着那人的手再也不分开。

  突然,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飘了进来,耳边的锣鼓声突然就听不见了。

  魏无羡感到不对,抬起头来,刚想将盖头拿开,一只手突然拉住了魏无羡的手,耳边响起声音:“圣女姐姐,自己把盖头抛开可是不吉利的哦。”

  魏无羡听到声音,立刻放松下来,将手放下,说道:“秦情,你怎么来了?!”

  秦情说道:“圣女姐姐大婚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以错过呢?”

  魏无羡说道:“你不是回魔界找你哥哥了吗?神树的结界已封,你回了魔界,应该不可能再出来呀。难道你没有回去?”

  秦情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停了一会,说道:“我听说你怀孕了,身体还好吗?”

  魏无羡笑道:“你的消息还很灵通啊,被江澄象养猪一样养了半月,现在身体好得很。”

  秦情的声音有点飘,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魏无羡感觉有点不对,说道:“秦情,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是为了道贺,你没必要用上梦境,将周围的人全弄睡了。”

  秦情说道:“魏无羡,你还是那么聪明……可是,却不该信了我……”说时迟那时快,一根银针扎入魏无羡的后颈……

  ……

  “新娘子到啦!”随着司仪的高喊,在喜婆的搀扶下,魏无羡穿过长长的红毯,亦步亦趋的向蓝忘机走去。

  喜婆将红绸放到两位新人手上,司仪喊道:“吉时到,请两位新人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进入洞房!”

  随着年轻一辈跟着两位新人进洞房闹新房,云深不知处进入了空前热闹的时刻,刚刚拜过天地的大堂上,还残留着满地的花瓣、飘着淡淡的花香。长辈们杯酒交错,相谈甚欢;小孩们在地上捡着坚果,笑闹不已。墙边燃着的红烛和门外的灯笼交相辉映,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切又都是那么梦幻。

  ……

  隔着几重楼宇的屋顶上,魏无羡被秦情牵着手,看着远处发生的一切,脸色惨白。那本该是她的婚礼,她的祝福,她的蓝湛,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魏无羡现在全身是僵硬的,连转个头的能力也没有,她斜着眼睛看着秦情问道:“那是谁?”

  “你啊,你的替身。”

  “我的替身?你觉得蓝家会发现不了吗?”

  秦情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傀儡师隐木大师亲自做的傀儡,加上我的幻术,即使是你的蓝忘机也不会发现的。只要我愿意,蓝忘机可以和这个替身一直在一起,永远也发现不了你已经不在了。”

  魏无羡眼眶已经湿润,却没有流泪,她虚弱的笑了一下,说道:“这么说,你是和傀儡师联手了?怎么,你们是打算将我做成傀儡?还是想让我替你们解开蚩尤的封印?”

  秦情走到魏无羡的身前,看着魏无羡的眼睛。

  魏无羡发现秦情的眼中有深深的痛苦,他看了魏无羡很久,说道:“魏无羡,对不起,我是有苦衷的。你还有什么愿望,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会尽量满足你。”

  魏无羡笑道:“我想让你放了我,你可以做到吗?”

  “……”秦情看着魏无羡,眼神更加痛苦。

  停顿良久,魏无羡惨笑一声,说道:“秦情,你答应我,让蓝忘机永远不要知道,他身边的那个是假的,可以吗?”

  “你,确定吗?”

  魏无羡看着远处的灯火,说道:“既然一切都是梦,就让这个梦变成美梦,永远不要醒来吧……若你可以答应我,我就跟你走,随你们处置。”

  秦情看了魏无羡很久,终于点了点头,说:“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