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六章 巫族之地 6.1 国师璇玑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3538 2020-01-05 20:17:13

  黑暗,无尽的黑暗……

  冰冷,彻骨的冰冷……

  魏无羡感到完全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五感在渐渐消失,连时间和意识都快要消失了。腹部传来一阵悸动,有一个暖暖的,跳动的小东西,在告诉她,必须活着,坚强的活着,还有一个生命需要她保护和坚守。

  她想起了最后一次见蓝忘机的样子,本文发表于七点,那时她坐在马车里,准备去云梦,她拍了拍蓝忘机的手,表示没什么好担心的,很快就可以见面啦。蓝忘机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轻轻颤抖,却没有说什么。

  她真后悔,那时候,为何不多说两句话?就算是开开玩笑也好,或者,扯扯他的抹额也好,为何记忆中除了那双轻轻颤抖的手什么也没有。

  对了,还有,她从马车的车窗尽力探出身子向后张望的时候,看到的那抹白色的影子,一直站在那条路上,等着她,身形笔直,风彩卓然。是的,他还在等着我,还在等着我呢!

  “蓝湛!蓝湛!”她感到连舌头都已经麻木,完全说不出话来,但心里却无比坚强的喊着那个名字,只有念着那个名字,她才能获得力量和希望。

  “魏无羡,你后悔吗?”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深沉而富有磁性,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却又感到无比熟悉。

  “我后悔什么?”

  “你后悔将元丹给了蓝忘机?后悔自己舍了一身本事束手就擒?后悔自己在这里受苦却让蓝忘机缠绵悱恻温柔乡吗?”

  “哈哈哈哈!后悔?太好笑了,哈哈哈哈……我和蓝湛的事情,又岂容他人妄议。你们,又怎能看得懂?”

  “你的一个自私的决定,可能会害了你们的孩子,你不后悔?你不害怕?”

  “孩子……”魏无羡心抽搐了一下,她最担心最害怕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还没出生,可能就没了……”

  “不……不会的……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你现在这样,连自己都保不住,又怎么能保得住孩子?”

  魏无羡浑身都在颤抖,强忍着悲痛和绝望,却无能为力。

  “魏无羡,和我做个交易吧,只有我可以保的住你的孩子……”

  “你……”

  “你现在别无选择……”

  “你是谁?你要什么?”

  “我要你提前兑现你的承诺,成为魔界圣女!”

  “你是酆都大帝?!为什么?你既然是酆都大帝,为什么不管好你的手下,让魔界的人在人界这样肆意妄为?!为什么?!”

  “我自有我的目的,你不用管。你只须记得,一旦接受了圣女的祭奠,便需舍了这人间的肉身和一切,你就再也回不到人间了。”

  “你这个老匹夫!”魏无羡有种自己和所有的人都被这个酆都大帝玩弄于鼓掌的感觉。

  “呵呵,不管怎样,我是个守信之人,我既然能答应你保住孩子,便一定会保住你的孩子。怎样?要不要接受?”

  “呵呵,我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你可以选择就这么被折磨死,不过我可以保证,你死之前,你的孩子肯定先死了。”

  “你要我什么时候继承圣女?”

  “呵呵,看样子你是答应了。不急不急,先接受这个契约之吻吧,等到时机到了,自然便能继承。”话音刚落,一个炽热的吻落在魏无羡的额头,刺痛瞬间传遍她的全身。

  “啊!”魏无羡忍不住喊了出来。

  …………

  “都已经三天了,她怎么还能发出声音啊!”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魏无羡的意识瞬间被拉了回来,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极具异域风格的圆顶纱幔床顶,还有两个蒙着脸穿着异族服侍的侍女。

  她感到自己浑身每一处关节都在剧烈的疼痛,却一丝都动弹不得。她已经在这里被折磨了整整三天了,每一个关节都被撬开,插入银针,缠上阴线,是的,就是那种控制傀儡的阴线。

  她被灌下不知什么药物,导致整日都在昏睡中,意识时而有时而无,舌头也麻木了,无法言语,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她知道,他们是想将自己制作成傀儡,那么,控制傀儡最关键的,便是控制它的意识。唯一撑着自己还没有丢掉全部意识的,便是蓝湛和肚子里的孩子了。

  “你看,她竟然还在看我们。看样子还得再扎几针。”另一个侍女说道:“国师,你看要不让木隐大师过来看看?”

  “算了,她的身体已经受不了再多的针了,最多再过两天,她便会彻底陷入无意识状态,与其他的傀儡无异了。”一位穿着白色祭司服饰,有着蓝色眼睛的女国师,冰冷的说道。

  两位侍女在旁边点点头,默默的走了出去。

  女国师低下头来,凑近看着魏无羡,用一只冰冷的手触碰魏无羡的脸颊,说道:“真是漂亮啊,这么柔软,这么温暖的身体,马上就是我的了。魏无羡,你很幸运,你这具圣女的身体,将成为我伊循城国师璇玑的身体,我会慢慢用它,保证一百年内不会坏掉!呵呵呵呵呵~~”

  魏无羡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女子,咬着牙,希望能扯住一丝冷笑,可费了半天劲,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只是在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国师璇玑冷笑了一下,说道:“怎么,还想说话?!真不听话。”

  她从旁边端过来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说道:“来,该喝药了,喝了药好好睡,最好永远不要醒来。”

  魏无羡拼命想要闭住嘴巴,可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被那个女的用手在下巴上一捏,自己的嘴便被捏开,本文发表于七点,那碗黑乎乎的药汁便整个被灌了进去。

  魏无羡只感到自己的喉咙不受控制的咕咚咕咚往下吞咽,苦涩恶心的药汁一下子进入了自己的口鼻,眼泪、鼻涕一下子全涌了出来,可眼前越来越模糊,声音也越来越遥远,“不,不要!该死的!不要!”魏无羡拼命挣扎,可意识却不得不再次跌入无尽的黑暗和冰冷,“蓝湛……”她在心中默念着那个名字,可那个名字也渐渐消失……

  …………

  云深不知处静室,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大红的蜡烛、成双的喜字、层层叠叠的红帐,将静室装点得完全不似往常。

  蓝忘机坐在床边,取下盖头,看着眼前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人儿,她眼神娇羞、仪态柔美,但是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疏离感。

  蓝忘机吸了口气,心想,也许是珠冠太重,她太累了,才会这样吧。

  于是蓝忘机对魏无羡说道:“你累了吧,我帮你将这身换下来吧。”

  魏无羡顺从的点点头,听话的将珠冠拿了下来。

  蓝忘机看着眼前的魏无羡,瞬间又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可能,是这场婚礼太美好了,才让自己觉得不真实吧,他自嘲的笑了。

  换回常服,蓝忘机端过来一个托盘,里面有两只酒杯一个酒壶,蓝忘机说道:“虽然云深不知处禁酒,但这合卺酒还是要喝的。”

  魏无羡笑了,说道:“夫君,我给你倒上。”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将盘中的一支酒倒满,然后去倒另外一支,酒溢了出来,魏无羡从怀中拿出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手。

  蓝忘机拿起酒杯,深深的看了看魏无羡,魏无羡露出温柔的笑容,两人交臂饮下。

  一杯酒下去,蓝忘机的眼神开始迷离,他走到矮几旁,手搭在忘机琴上,随意波动了几个音符,说道:“魏婴,你知道吗?无论生灵死灵,只要走过,便留痕迹。多少个夜晚,我就这么坐在这里,问每一个路过的灵,魏婴在哪里?可是,却没有回答……”

  “……”

  蓝忘机又拨弄了几下琴弦,忘机琴似乎有一股蓝色的光芒绽放了出来。

  “魏婴,幸好,幸好你没有回答。”蓝忘机再次抬起头来,眼中鞠满了泪水。“幸好你还活着!”

  魏无羡似乎被眼前的蓝忘机给怔住了,停了很久,说道:“夫君,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伤感的话吧。”

  蓝忘机怔怔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魏无羡,长发披肩、香肩微露,良久,点了点头。他慢慢站起来,缓缓向床边走来。

  魏无羡看着渐渐走过来的蓝忘机,越来越近,身影挡住了烛光,一片红色的阴影遮了过来,魏无羡红唇微启,笑道:“夫君……”

  突然,蓝忘机直接倒了下来,倒在了魏无羡的怀里。“夫君……”魏无羡抱着沉睡不醒的蓝忘机,怔在了那里……

  …………

  向来清净的云深不知处,经历了百年来难得的热闹,整整一夜,宾客们饮酒寻欢,真真是醉生梦死。终于,蓝曦臣送走了最后一批宾客,抬头一看,天已泛白,呼了口气,转身向内走去。

  蓝景仪在一旁忍不住说道:“含光君以夫人身体抱恙为由,自从入了洞房,便不出来见人了,这一整夜,迎来送往的事情全落在蓝宗主身上,可把您累坏了吧。”

  蓝曦臣笑了一下,本文发表于七点,说道:“无妨,我即为兄长,又为宗主,这些事情本就应多分担一些。忘机和魏无羡这么多年也不容易,让他们多待待吧。”

  蓝景仪转头看了眼旁边的蓝思追,说道:“思追,我们去看看含光君和魏前辈吧,顺便也告知他们,宾客们都走了。”

  蓝思追脸色一红,说道:“这,不好吧……”

  蓝景仪拉上思追的手,说道:“有什么不好的,这新媳妇也要出来敬茶的嘛。走啦走啦!”

  蓝曦臣笑着摇摇头,说道:“去吧,确实也该让蓝氏宗亲们见见咱们的蓝二夫人了。”

  蓝景仪和蓝思追小心翼翼的走到静室门口,听里面的动静,可是听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声响。

  两人对视一下,蓝景仪走上前去,敲敲门,说道:“咳,含光君,已经巳时了,是时候该起啦……”

  可是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蓝思追皱起了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劲,用力敲了敲门,说道:“含光君,含光君!”

  还是没有动静。

  两人猛地将门拉开,装点成新房的静室内,空无一人,蓝忘机和魏无羡,均不在房内。

  两人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半天,蓝景仪反应过来,转身跑了出去,喊道:“泽芜君,不得了啦!含光君和魏前辈不见啦!”

  蓝思追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着:“云深不知处禁止急行,禁止喧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