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六章 巫族之地 6.4 木隐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3829 2020-01-10 21:15:01

  蓝忘机用衣带将昏倒的虎子绑在背后,跳起越过人群,向远处跑去,街道上的人们齐齐转身追去。

  蓝忘机对街道不熟悉,只能尽量向僻静复杂的小街小巷跑,可无论跑到哪里,都有人指认出他的位置,让他逃无可逃。

  蓝忘机转了个弯,看到另一条街道上一群人正疯狂向这边跑来,当头的人指着自己喊道:“他在那边,大家赶紧过来!”

  蓝忘机只好再次转身,向另一边快速跑去。

  刚跑没几步,便看到另一边街道也涌过来一群人。

  两边的人前后夹击,将蓝忘机围在了中间,蓝忘机左看看右看看,皱了皱眉头,他心想,难道真要开打吗?

  说时迟那时快,蓝忘机背后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一只手迅速将蓝忘机给拉了进去。黑暗中,一个声音对蓝忘机说道:“跟我来!”

  蓝忘机放松了伏在避尘剑柄上的手,轻声说了声:“谢谢!”在黑暗中跟上这人的脚步迅速向里面跑去。

  没过一会,蓝忘机眼睛适应了屋里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到这并不是一个屋子,而是很多屋子组成的建筑群,此人带着他在狭窄的空间中穿梭,一边穿梭一边向下走,不知下了多少层楼梯,蓝忘机看到了另外一个地下世界。

  这里的情形与地面上的街道完全不一样,昏暗、潮湿、拥挤、破烂,这里充斥着难闻的味道,人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最奇怪的是,这里很多人都身有残疾,要么缺胳膊少腿,要么少了眼睛或耳朵,还有一些神情痴呆流着口水。

  蓝忘机才注意到,带自己进来的是一位中年男士,也少了一只手,他将蓝忘机带到这里后,便立在一旁,不再走动。

  蓝忘机抱拳向这位中年男士说道:“这位义士,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中年男士指了指蓝忘机后背的虎子,说道:“不用谢我,我是这个娃娃的爹,我还要感谢您护着他呢。”

  蓝忘机连忙将虎子放下来,说道:“你真是虎子的爹?我听他说,你们跑商队在伊循城失踪?为何会……”蓝忘机的眼光落在虎子爹断掉的手臂上。

  虎子爹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商队确实是跑伊循城的,本来都好好的,可这最后一次却出了问题……”

  随着虎子爹的描述,蓝忘机对伊循城有了新的了解。

  原来这伊循城的居民传承至远古追随蚩尤的九黎氏族部落,蚩尤被黄帝打败后,元神被封印在魔界,九黎部落或杀或逃,只剩下这最后一支逃亡极北之地隐匿在沙漠之中,自称巫族。巫族一直相信终有一日,蚩尤会重临人间,为他们带来往日的荣光,为了等到那一日,他们的国师木隐研制傀儡术,希望将巫族先民的灵魂寄居与傀儡中,不受生老病死的影响,长长久久存在于世,等待蚩尤降临的日子。

  可是天不从人愿,傀儡术的研制在初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寄居在傀儡中的灵魂和作为傀儡本身的灵魂往往互不相容,交替出现,导致很多人出现精神错乱,有的甚至乱杀无辜变成残暴的凶手。当时的先民中,有一部分已经将守护蚩尤的心放淡,希望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他们集结在一起,冲进国师府,将府内上下几百口人全部杀害。木隐身怀六甲的妻子也被残忍的杀害。

  当木隐赶回国师府的时候,看到已经断气的妻子,身子下面竟然是躺在血泊中的遗腹子璇玑。

  木隐抱着璇玑逃走,不知经历何种磨难,终在十五年后炼成傀儡术,带着十五岁的璇玑回到伊循城。木隐性格大变,他将伊循城所有的居民全部杀掉,将其中一部分人的灵魂装入傀儡中,交由璇玑管理。而璇玑也在几年后由木隐亲自将其做成傀儡,以保证其灵魂的永生不灭。

  至此,伊循城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鬼城,隐匿在漫漫黄沙中,城里的居民过着看似富足实际空虚的日复一日毫无意义的生活。

  可最近,可能因为时间太久,伊循城的傀儡很多出现了问题,有的手腐烂了,有的腿腐烂了,有的甚至整个身体无法使用。所以璇玑派了人去捕获沙漠上的商队,将这些人的手、脚或者整个身体作为新的傀儡,而用剩的人,便丢在这地下让其自生自灭,这才形成了这样一座奇怪的地下城市。

  蓝忘机马上问道:“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一个女子,她,她怀孕一个多月了,叫魏无羡?”

  一听到这个名字,周围的人突然骚动起来。

  “魏无羡!”

  “你要找的是魏无羡啊!”

  “就是那个怀孕的女子啊,真可怜啊!”

  蓝忘机一听大家知道,激动不已,上前几步,问道:“请问,魏无羡,她怎么样了?”

  一位断了一条腿的老伯说道:“那女子刚来的时候,和我们几个被关在一处,她虽然自己手脚不能动,却很是热情,看我的腿被生生切掉,担心我受不了,告诉我如何点穴止血,还让我从她衣服里摸出很多药来,这才救了我一命啊。”

  另一个年轻人说道:“是啊,你别看我象没事一样,其实我刚来的时候因为得了痢疾已经快死了,被那些人扔在这里,是魏无羡给了我药,才让我好起来的。后来她还告诉我们很多简单的医疗法子,救了很多人的命啊!”

  蓝忘机问道:“那后来呢?”

  老伯叹了口气,说道:“也就关了一天吧,国师府就来人,将魏无羡给带走了,这,到现在都快一周了,也没见将人扔下来,这不是好消息啊!”

  蓝忘机问道:“为何?”

  老伯看了蓝忘机一眼,欲言又止。

  其他人也都摇摇头,不愿意说。

  还是虎子爹看不下去了,说道:“他们都不愿意说,还是我告诉你吧。这被带到国师府去的人,八成是要全身用作傀儡的,不像我们只是用个手脚,还有活命的机会,这全身用作傀儡,就很可怜啦。”虎子爹摇摇头,道:“我听说啊,要制作傀儡,是在人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将这人的每一处关节撬开,用银针将阴线穿过去,保证阴线可以控制傀儡的身体。再将一种药物灌下去,麻痹她的神经,控制她的意识。最后嘛,就是这人就完全不是原先的那个人了。”

  老伯也忍不住说道:“可怜那孩子还怀着身孕,这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唉……”

  蓝忘机听到这制作傀儡的过程,简直是五雷轰顶,他想象不了魏无羡要经历如此非人的折磨,更无法想象他们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本文发表于七点,他心急如焚,问道:“敢问,国师府在哪里?”

  虎子爹问道:“你,你要去国师府?!”

  蓝忘机点点头,道:“虎子就拜托你了,请告知我国师府的位置,我要去救魏无羡!”

  虎子爹指着上面,说道:“你只要一上去,国师便可通过水晶球知道你的方位和动静,你还没到国师府,就被围住了。”

  蓝忘机皱着眉头,说道:“让她看到也无妨,我就是杀也要杀到国师府。”

  年轻人说道:“我知道一个密道,是通往国师府的下水道的,你从那里过去,可以避开很多麻烦。走,我带你去!”

  蓝忘机连忙道谢,随着年轻人向前跑去。

  …………

  璇玑用一把梳子在梳理着一头顺滑的头发,一边梳理一边对身后的人说道:“父亲,你看,这头发如此顺滑,皮肤这么白皙,身体也轻盈很多,我很喜欢这个新身体!”

  璇玑将梳子一把扔在梳妆台上,发脾气说道:“可是,父亲,你为何不将这个孩子拿掉,你难道要让我将这个身体里的孩子生下来吗?!”

  木隐说道:“这也无妨,生下来之后,你不想要,送出去便是,毕竟稚子无辜。”

  璇玑转身,说道:“父亲,你是怎么了?!当年你杀了全城的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只不过是个还没出生的孩子,为何要保住?!”

  木隐脸色一沉,说道:“你懂什么?!我那是为了保住先民的灵魂,不是杀人!你当年,便是从你母亲肚子里保下来的,我发过誓,绝不会伤害肚子里的娃娃!这个孩子,你必须给我生下来!”

  “哼!”璇玑气的不行,转身跑出了房间。

  一口气跑到国师府院子里的一处凉亭,璇玑扶着凉亭的柱子直喘气,刚换的身体还不是很好控制,肚子里的东西也让她倍感辛苦。

  “魏婴!”

  此时,一个颤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璇玑猛地转身,看到了蓝忘机。

  蓝忘机看着日思夜想的那人,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上下打量,似乎没有受伤,身子也还好,天,蓝忘机呼了一口气,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魏婴,你还好吗?”蓝忘机向前走了几步。

  璇玑顶着魏无羡的身体,看着蓝忘机,她本能地退后了几步,可是听到他喊自己“魏婴”,便马上止住了后退。

  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怎么在这?”

  蓝忘机说道:“我来救你的!”

  璇玑上前一步,说道:“救我?你打算如何救我?”

  蓝忘机说道:“你别担心,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璇玑点点头,说道:“你既然能悄悄进来,说明还是有点本事的。”

  蓝忘机伸手想要拉住魏无羡的手,说道:“走,我们离开这里再说。”

  璇玑却避开了蓝忘机的手,说道:“等等,我们不能就这么离开!”

  “为何?”

  “我们走了,还是会被再次抓回来,我们应该去找这里的国师,将此事彻底了结了,你说是不是?”

  蓝忘机皱眉道:“木隐和国师的事情我已经了解,确实应该了结,但我更担心你的身体,我想先带你出去。”

  “我身体无碍,我带你去找木隐大师,如何?”

  蓝忘机对眼前的魏无羡,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却不知哪里不妥,沉吟片刻,点头。

  璇玑带着蓝忘机向国师府内走去。

  蓝忘机默默的跟着眼前的魏无羡,穿过几个回廊,光明正大的向内院走去。走了几步,蓝忘机停下了脚步。

  璇玑回头,奇怪的看着蓝忘机,问道:“怎么不走了?”

  蓝忘机眼中露出深深的悲痛,缓缓说道:“你,不是魏无羡……你,是国师璇玑!”

  璇玑转身面对蓝忘机,笑了起来,问道:“你为何突然这么说?”

  “因为你对这里太熟悉,你走进国师府的样子太镇定,你根本不担心有人看到你,因为你本来就是国师!你用了魏无羡的身体!”说到这里,蓝忘机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

  璇玑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呵呵呵呵!蓝忘机啊蓝忘机,这么快便被你识破了,真是没有意思。”

  说完,璇玑拍拍手,周围突然出现很多护卫,冲向蓝忘机。

  蓝忘机祭出忘机琴,几声琴响,护卫倒下一片。

  就在此时,两根几乎看不到的阴线从屋内窜出,将忘机琴的弦杀术反弹了回去,将蓝忘机身后的大柱子尽数砍倒,木隐大师从屋内缓缓走出,站在了璇玑的身后……

  蓝忘机全神戒备,看着璇玑和木隐,一场恶战即将展开,可他弹琴的手却在轻轻颤抖,他要如何,向魏无羡的身体祭出杀招?

  本文发表于起点中文网,请支持正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