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陈情令续之逍遥

第八章 曲尽陈情 8.3 守候

陈情令续之逍遥 红红芷 4241 2020-01-19 15:35:28

  寒冬已过,春雨新来,人迹罕至的乱葬岗也褪去了银装素裹,染上了一点绿色。

  温宁将乱葬岗上的菜地翻了一遍土,撒下新的种子,看着黑土地上整整齐齐的排着几排绿芽,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从地里出来,走过果树林,走进一间木屋。屋里的灶台上烧着菜,屋内满是香气。

  温宁舀了一瓢缸里的水将手洗了洗,正打算去拿旁边的盘子,一个声音传来:“温前辈,你身上脚上都是泥,恐含光君不喜,端菜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温宁转身,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对不起,阿愿,我再去洗洗哈。”

  蓝思追摇摇头,说道:“没关系的,多亏温前辈将外面打理的这么好,今年收成一定不错,等到夏天来了,我们就有新鲜菜果吃了,只是不知,那时候,魏前辈能不能……唉……”

  温宁也是脸色一沉,低着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蓝思追勉强挤出个笑容,说道:“时辰差不多了,我看我还是赶紧送饭菜过去吧,要是我不在一旁盯着,估计含光君又一整天不吃不喝了。”

  温宁也赶紧点头,说道:“阿愿,你赶紧过去吧,顺便看看含光君的脸色,前几天含光君似乎有些咳嗽,莫不是旧伤发作了。”

  蓝思追点点头,说道:“我省得……”

  …………

  蓝思追端着饭菜,推开伏魔殿的大门,走过宽阔的大厅,穿过层叠的帷幔,来到一间收拾的很精致的卧室。

  这里原本只有一张石床,床上和地上散落着很多符咒、木头碎片和各种瓶瓶罐罐,因为这里原本的主人便是如此散漫而不拘小节之人,她曾经将这里当做工作室也当做卧室,因为自己睡在这里,便打趣的将这里命名为“伏魔殿”。

  而现在,这里被打扫得很干净,石床也变成了精致的黄花梨雕花木床,桌椅箱柜一应俱全,书画笔墨无一不精,是的,这里看上去像极了云深不知处的静室,这里的布置、用品俱和静室一模一样,因为现在这里多了一个人——蓝忘机。

  蓝思追走进去的时候,看到蓝忘机坐在矮几旁正在抚琴,弹得还是那首只会在魏前辈面前弹奏的曲子——忘羡。他穿着白色的常服,银色的长发随意披散着,矮几旁的花瓶中插着几只玉兰,在淼淼熏香中含苞欲放。

  蓝思追在一旁站了一会,见他一曲弹完,连忙说道:“含光君,已到午时了,用膳吧。”

  蓝忘机抬起头来,看了看蓝思追,说道:“放在那边吧。”说完便低下头去,继续抚琴。

  蓝思追将饭菜放到一旁的桌上,却是不走。

  蓝忘机停下抚琴,抬头看着蓝思追,问道:“还有事?”

  蓝思追说道:“我要看着含光君吃完才走。”

  蓝忘机看了蓝思追很久,本文发表于七点,发现他眼神甚是坚定,只得站起来,走到桌旁,坐下,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蓝思追表情一松,赶紧为蓝忘机倒了一杯茶。

  蓝忘机放下碗筷,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却突然低咳了几声。

  蓝思追皱眉,问道:“含光君,您哪里不适?我给您看看吧。”

  蓝忘机说道:“不用。”

  蓝思追脸色一暗,低下头去。

  蓝忘机看了思追一眼,解释道:“我最近研制了一味新药,稍微有些毒性,我先试了试药,伤了心肺,现在已无事。”

  蓝思追听到,惊讶抬头,说道:“啊?!那,那现在怎样?”

  蓝忘机知道思追是关心他,耐心的又说了一遍:“已无事。”

  说完,他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瓷瓶。

  蓝思追连忙将瓷瓶接过来,打开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问道:“您研制的新药就是这个?似乎用了天山灵芝、千年山参、鹿茸……还有一味……猜不出来。”

  蓝忘机满意的点点头,道:“还有一味是前几天母亲从灵渊之地带来的神树孢子,蕴含了灵渊之地的自然能量。”

  蓝思追欣喜的说道:“有了这个药,魏前辈是不是就可以醒过来了?!”

  蓝忘机沉默了一下,说道:“不能,只能保住她肚子里的胎儿。”

  蓝思追露出沉痛的表情,说道:“含光君,对不起……”

  蓝忘机摇摇头,转头看向围着帷幔的床,说道:“保住孩子,也是她的心愿。”

  蓝思追看了看蓝忘机,欲言又止。

  蓝忘机挑眉,说道:“你想说什么?”

  蓝思追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说道:“含光君,我一直想问您一句话,但是,又不知能不能问。”

  蓝忘机说:“你问。”

  蓝思追露出调皮的神色,说道:“我问了,您可不能生我的气哦!”

  蓝忘机看着蓝思追,想着小时候把他放在兔子堆里的样子,想着他抱着自己的腿不放的样子,想着他跟着蓝氏子弟读书习字的样子,没想到一晃眼,他长成了大人,有了自己的思想,也会强迫自己吃饭,要求自己休息了,现在,还会和自己开玩笑了。

  蓝忘机嘴角轻轻一扯,说道:“好,你问,我不生气。”

  蓝思追露出认真的表情,说道:“含光君,您真的相信魏前辈会醒过来吗?”

  蓝忘机脸色一变,站起来,转身走到床边,将围在床边的帷幔轻轻拉起,露出躺在床上的魏无羡。

  只见魏无羡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双手双脚的关节处已上了上好的接经续骨的灵药,绑着绷带。因为长期未进食,异常的消瘦,但一直用灵力和灵药续着命,只是一直不见任何醒来的迹象,甚至脉象也几乎摸不到,仿佛就是一具不腐的尸体。

  蓝思追见蓝忘机转身走开,本文发表于七点。吓了一跳,连忙跪下说道:“对不起,含光君,我不该问的,您不要生我的气!”

  蓝忘机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用手轻轻拂开她脸上的发,露出温柔的表情说道:“思追,你起来,我没有生气。其实她醒不醒过来并不重要,我能这么守着她、看着她、保住她的孩子,已经心满意足了。只要她在,我便在,若有一天她去了,我便……”

  蓝思追一下子冲过去,抱住蓝忘机的腿,哭喊道:“含光君,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还有我、还有蓝家、还有您母亲,您不能丢下我们啊!”

  蓝忘机看着抱着自己腿哭得稀里哗啦的思追,鼻涕眼泪蹭了自己一身,叹了口气,说道:“我是说,如果她走了,我便为她守护她想守护的人,将她希望过的人生一起过了。你起来吧,衣服都被你弄脏了。”

  蓝思追愣了一下,看了看湿了一片的蓝忘机的裤子,脸一下子红了,说道:“对,对不起,含光君,衣服我会帮您洗好的。”

  蓝忘机看看蓝思追,又看看躺在床上的人,忍不住笑了。

  ============

  写到此处,献上一首《离思》的歌词,以表达蓝忘机对魏无羡深入骨髓的思念之情。

  离思

  月明花满枝有人起相思

  再道前尘事少年誓言志

  云深山上见不夜崖下别

  人间恨难了天上月常缺

  愁多知夜寒此情安可知

  当时一分痴重逢半生迟

  两情相悦时谁能别离此

  以君一颦笑赠我长相思

  洒我泪与君歌

  歌有声君有情

  情声合两不违不违不违

  愁多知夜寒此情安可知

  当时一分痴重逢半生迟

  两情相悦时谁能别离此

  以君一颦笑赠我长相思

  千般思无用谁人能自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