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星际男神我前夫

星际男神我前夫

铺锅盖

  • 科幻空间

    类型
  • 2019-11-04上架
  • 27782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我结婚了?

星际男神我前夫 铺锅盖 2321 2019-11-02 13:55:30

  “真的要自杀吗?”

  “陆语兰”看着论坛上的好友,有些忐忑,星际女子珍贵,一些致死地药剂都不能购买,只能选用物理自杀。

  “你怕什么,只是让陆上将就范好了,你是女子,只是假自杀,这样舆论就会偏向你,你自己也说了,陆上将这么扣,都不给你零花钱。”

  “只要你自杀,什么都有了。”

  极具诱惑力,“陆语兰”看着手里的刀子点了点头,是的,现在星网上自从她曝光说陆上将隐婚虐待自己,不给自己钱花,却被整个星际的人天天骂着,滚粗去,和陆渊弘离婚。

  凭什么,陆家养了自己十八年,就该继续养下去,只是把一亿一个月的零花钱提成两亿却不愿意,想到自己自杀之后,陆家手忙脚乱地样子,活该!

  只是“陆语兰”没有想到,自己真的玩死了自己,取而代之地是二十一世纪的一缕游魂。

  “我答应你,我们离婚。”

  从开始睡觉,陆语兰就睡得不安生,一直有着很喧闹嘈杂的声音。

  好不容易安静了。

  一道男声又出现了,虽然声音十分温柔,但是耐不住陆语兰有起床气呀。

  再说了,自己的房子一直只有自己有钥匙,这是谁一直叽叽喳喳个没完。

  该不会是有小偷进来了吧,小偷还看这种婚恋的电视剧呢。

  偷东西不好好偷,跑别人屋子里看剧,是不是太过分了,不人道,你这样是走不上小偷届的人生巅峰的。

  还是编辑大大过来了。

  不过刚刚那声音真不错,只一句,陆语兰的头盖骨都跟着酥酥麻麻的。

  而且离婚,我一个万年单身狗,离什么婚?

  做梦离吗?

  陆语兰刚刚完成编辑大大催的一个稿子,累的手都不想抬起来了,这才过去多大一会,怎么就这样了。

  男人的声音虽然消失了,但是一直有不停的嗒嗒脚步声,仔细一听,好像还有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

  陆语兰生气了。

  作为一个起床气重度患者,想哭。

  “没完没了了是不!”

  心里想着这句话,但是嘴里却一直说不出来,不知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鬼压床,不就是偶尔拖个稿,不需要搞这么大吧。

  眼皮子很重,就像用了强力的胶水粘在了一起一样。

  死活打不开。

  作死喲!

  这下是真的不用睡了,有鬼呀,睡个毛线。

  费了吃奶的劲才睁开眼睛,入眼的就是一片黑暗,纯然的黑,没有一丝光亮。

  什么鬼?

  本宫睡个觉,眼睛都瞎了。

  【检测到生物活动迹象发生波动,即将醒来,房屋管家小米为您服务。】

  在听到这个无机质的雌雄不辨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屋子就恢复了光明。

  原来不是我瞎了呀,还好,还好。

  陆语兰摸着心跳过快的胸脯。

  额?

  这个触感好像哪里不太对。

  我的堪比砀山大梨迷死人不要命的女性特征呢,去了哪里。

  这个只有鸡蛋的东东,我不想认识它。

  陆语兰快速地走到屋子里仅有的一面宽大的落地镜面前。

  脸还是那张脸,个还是那个个。

  就连身材也还是那个身材。

  还有这看着和医院病号装没有区别的淡蓝色亚麻还是尼龙绳还是腈纶的破布是从何处找来,套在她身上的。

  简直丑爆了。

  这让一个一向以美示人的陆语兰如何能忍。

  【检测到主人情绪过于激动,是否需要采取紧急措施。】

  “闭嘴!”陆语兰心都要崩了。

  【好的,房屋管家小米即将进入休眠状态,如有需要,请指示。】

  陆语兰扶着额头做在床边,仔细思考着发生了什么。

  不过她的脑子可能随着她的梨一起消失了。

  她明明是在家里睡觉,怎么到了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

  整个屋子被渲染成五颜六色,简直闪瞎眼的那一种。

  陆语兰没想到自己也会有成为彩虹女孩的一天。

  还是自己的责编受不了自己的拖稿,给自己搞的一个恶作剧。

  人工智能。

  当自己会傻到以为穿越了,然后被当成神经病围观吗?她才不会出去呢。

  估计感受这一套人工智能体验,钱花费也不小,她要让责编哭着叫爸爸。

  求她出去。

  这是一个起床气女孩纸的尊严。

  “小米,陪我聊天。”

  【好的,女主人。】

  “小米,你为什么叫小米呀。”

  【因为女主人喜欢。】

  小样,还挺好哄女孩子开心。

  “小米,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吗?”

  【……】

  “快说,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纸!”

  【小米做为一个管家,自然认为女主人是最漂亮的啦,至于星网是统计出来的最漂亮的女人,请等待两分钟,小米搜索一下。】

  居然如此会说话,陆语兰都动了想把他买回去的心了,这么有意思的彩虹屁可不多见了。

  反正那个房子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养个吃电的机器人陪自己也挺好的。

  这边陆语兰和小米聊的开心。

  门外忽然传来了哒哒哒地脚步声。

  陆语兰还有些兴奋,考验自己演技的时候到了。

  一个长相稍微可爱呆萌的男孩子从门缝里探出来一个头。

  陆语兰:……

  说话的男主呢?

  标志的多情桃花眼呢?

  如刀削般的剑眉,高挺的鼻子呢?

  薄情的薄唇呢?

  差评!!!

  陆语兰内心疯狂吐槽。

  表面微笑对着来人。

  等等,这不会是我的孩子吧!

  不是有那种套路吗,一觉醒来,孩子都比自己大了那一种。

  看着这孩子的样子也不像自己呀。

  莫非随了渣男。

  陆方尧看着自家大嫂紧盯着自己不放的杏仁大眼睛。

  心里有点打怵。

  自家这个大嫂,年纪不大,但是会作妖啊。

  这次也是,非逼着大哥离婚,还要割腕,索性发现得早,要不然留疤了,估计又要闹翻天。

  略微有点是非不分,自私地紧,虽然大哥不让说,但是陆方尧其实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大嫂。

  虽然身世可怜,但是可怜人就有理了。

  这都什么世道了,真的是。

  这次也不知道听从了谁的窜道,执意要和大哥离婚,还使出这种损招,大哥差点因为被女性保护协会拦着,无法去边境,要被观察一年。

  离吧,离吧!

  早晚有她吃苦头的时候。

  “儿砸!”

  陆语兰尝试性地叫出口,摆出慈爱的模样。

  她想了一下,以编辑大大的性子,估计是不会帮自己解决单身这件事情的。

  那只有可能是儿子。

  陆方尧:……

  大嫂是受刺激,疯了吗?

  叫谁儿砸呢!

  有这么大的儿砸?

  早知如此,干嘛要提离婚真是的。

  “大嫂,我是方尧,你糊涂了吗?”说完同情地看了陆语兰一眼。

  “要不要叫医生?”

  说着还没有踏进屋子的另一只脚快步缩了回去,还是叫爷爷吧。

  这里我搞不懂啊。

  还没有等陆语兰摆出经典的尔康手,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陆方尧就一溜烟跑出去了。

  大嫂?我结婚了!

  这费用有点高啊!

  

铺锅盖

开新文拉,希望小可爱能可以支持。   本来这篇文章好久之前的构思,但是因为时间原因和我的一部分操作被屏蔽掉了,一直没有申诉过。   没办法,嘿嘿。   你们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