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2滴血

染唇 吖匕 2115 2019-11-10 07:00:00

  一层一层的钢筋混泥土掩盖了所有的气味。

  亚西伯恩来到地下室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就是萦绕在空气中如有实质的血气,丝丝缕缕,带着独特的、勾人心魄的香甜。

  的确是那个种族特有的气息了。

  亚西伯恩扬着嘴角笑了笑,华丽低哑的声音像大提琴颤动的尾弦,“这么久不见了,我倒是不知道,你们一族竟然落魄到这个程度,还能跑到我血族的地盘送死了。”

  “嗯,这回的确是我失算了。”

  端坐在牢笼中央的男人身形单薄,额头上的发丝垂下,遮住他的眉眼,仅露出形状漂亮的薄唇。和亚西伯恩对话的过程中,他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堆乱糟糟的草屑在他的指尖被灵活的叠成一只蝴蝶。

  再往旁边一看,男子的身旁俨然有了许多这样活灵活现的动物。

  血族崇尚艺术、浪漫、自由,追求一切美的事物,就连用来关押死囚的地牢也装饰的干净整洁。地牢厚重的墙壁上被开出一个小口,外面明亮的天光从小窗中透出来,投映在地牢的方寸之地——对于惧怕阳光的血族来说,这是酷刑。

  亚西伯恩被男子轻描淡写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

  他是这里的王,能让他屈尊降贵来面见这样的阶下囚,原因只有一个。

  “取血。”

  “是!”

  身后的士兵应声而出,他手上捧着一个金色缠绕花蕊的高脚杯。打开牢门,士兵小心翼翼的避过地上的光点,来到祁止面前,一层层解开缠在他手腕上的纱布。

  士兵的手法一点也不温柔,直接将纱布连皮带肉的从他的手腕上扯下来,原本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精致的腕骨流进金色的高脚杯中。

  祁止目色沉静,很配合的顺着士兵粗鲁的动作,淡定从容的样子彷佛是个局外人。

  为祁止放血的士兵却没有那么舒服了。距离血源最近,他的尖牙已经不受控制的长出来,喉咙深处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里泛起的红色已经快要覆盖整个眼球了。

  这个气味实在是太诱惑了,要不是亚西伯恩公爵正在身后盯着,感受到身为吸血鬼从血脉里带来的,对纯血种的畏惧之情,士兵觉得自己可能就会直接扑上去,咬断这个普通人类的血管。

  “行了。”

  士兵闻言大赦,急忙退出牢笼,结束了这般酷刑。

  “帮他处理好伤口,先别让他死了。等我的希希莉娅苏醒之后,这个人类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到时候赏给你们。”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把即将到手的“粮食”撇开不说,希希莉娅殿下有望苏醒,这难道不是血族全族上下值得庆祝的好消息吗?

  血族的力量是伴随着血脉而生的,纯血种的吸血鬼与生俱来的力量是普通吸血鬼此生都望尘莫及的。只可惜血族繁衍能力低下,上次的大战之后,族里的人口更是凋零,仅剩的纯血公主竟然还陷入了沉睡,这对于血族来说,是灭族的打击。

  盼了这么久,终于盼来希希莉娅即将苏醒的消息,血族同胞们几乎要喜极而泣。

  待人影都散去之后,祁止手上的动作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地上的光斑慢慢挪移,停留在他的肩头。他手上残留的血迹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反射出银色光芒,圣洁又诡异。

  祁止慢条斯理的用手上的草筋擦净手上的血迹,连指甲缝也不放过。坐在这样阴暗逼兀的地方,一室的光芒都汇聚在他的身上。

  古堡最华贵的寝殿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木,用晶莹剔透的水晶直接雕刻而成,没有任何拼接的痕迹,实属罕见。

  水晶棺中间沉沉的睡着一个女孩。

  乌黑柔顺的长发,瓷白的皮肤,红润的唇色,仿若上天精雕细琢出来的美貌。血族生来优雅漂亮,这个女孩更是罕见的惊艳。

  亚西伯恩神色柔和,推开水晶棺,轻轻的抚摸希希莉娅娇嫩的脸庞,“不要调皮了,已经睡了这么久了。”

  他从金色的高脚杯中沾取鲜血,轻轻的滴在希希莉娅的嘴边。鲜艳的红色瞬间染上她的唇瓣,慢慢渗透进去,红唇黑发,最原始的艳丽。

  “希希莉娅,醒来。”亚西伯恩轻轻的吟诵,华丽的声音像是从天国传来的梵音,他一手撑在水晶棺上,一只手抚摸着希希莉娅顺滑的长发,眼神中暗藏的激动挡也挡不住。

  醒来,醒来,我唯一的公主。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美人鸦黑睫毛开始颤动。一下,两下...

  亚西伯恩觉得每一次轻微的颤抖都牵动着他的心绪。他是吸血鬼,他的血是冰冷的,他的心脏是不会跳动的,但是这一刻,他分明的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万物复苏。

  。。。

  希希莉娅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的脑袋空荡荡、昏沉沉的,她好像一直在黑夜里潜行。什么都不用想,把自己的意识分散到各个角落,随着微风一起飘荡。

  不知怎么的,她的世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有一股极香甜极诱人的味道传来,她闻所未闻,却唤醒了她所有的意识,沉沉的夜幕中有小小的光点聚集起来,有人在轻声喃喃,“醒来,醒来。”

  睁开眼睛,对上的是一双琥珀般的绿眸,和她一样的绿色,不过更显沉稳淡漠。

  “希希莉娅,你,你醒了?”向来优雅稳重的亚西伯恩伯爵声音有些颤抖,不敢置信的摸摸她颤动的睫毛,对上女孩略显迷茫的双眼,“你,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希希莉娅顺着亚西伯恩的力道起身,眯着眼睛清醒了一会,然后冲着身旁的男子轻笑了一下,“早上好,哥哥。”

  。。。

  一瞬间,希希莉娅殿下苏醒的消息传遍了古堡,古堡上下所有的血族陷入了极大的快乐之中。

  但是这个快乐都是藏在心底,隐而不发的,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就能从对方眼中看到跳跃的喜悦。

  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当然不能,希希莉娅殿下是他们凯莱尔古堡的珍宝,是不可让外人知晓的秘密。在如今纯血种稀缺的情况下,要是被其他的血族知道纯血种公主苏醒的消息,那可不得疯了似地抢?纯血种魅力,没有血族可以抵挡。

  

吖匕

希希莉娅: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被饿醒的。   马上双十一了,大家一定要把手给保护好,免得都剁完了,没人看我的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