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3滴血

染唇 吖匕 2008 2019-11-11 07:00:00

  “太好了,希希莉娅殿下,您终于醒了,这简直是这么久以来,凯莱尔古堡发生的最好的消息了!”

  侍女正在帮助希希莉娅更换衣裙。一边帮希希莉娅围上腰封,一边感叹殿下惊人的殊色和纤细的腰肢。看向希希莉娅的目光里不仅仅带了崇敬,还夹杂着几分疼爱怜惜。

  她可怜的希希莉娅殿下,沉睡了这么久的时间,都变得如此纤瘦了,看看这巴掌大的小脸,真是我见犹怜。“希希莉娅殿下...”

  “叫我希希莉娅就好。”

  “这怎么可以!”侍女大惊失色,几乎要跪倒在希希莉娅的膝前,“您是我族至高无上的纯血公主,我哪来的资格能直呼您的名讳!”

  “...”希希莉娅无声的叹了口气,她就知道。

  和养在教父手下长大的亚西伯恩不一样,她是被路易斯公爵夫妇亲手带大的。路易斯公爵夫妇是很开明的吸血鬼,和教会的那群自视甚高的吸血鬼不一样,他们喜欢人类世界,带着希希莉娅的思想也变得平和生动,比起规矩一箩筐的古堡,她格外向往父母口中千姿百态的人类生活。

  可惜当时年纪小,路易斯夫妇不敢带她出去随意乱跑,直到被迫沉睡之前,希希莉娅都没有真正的见识过古堡外面的世界。

  时间过了这么久,古堡倒是一点也没变,无趣呆板的生活,森严的等级制度...让希希莉娅几乎认为自己只是小憩了一会。

  “算了,你起来吧。”希希莉娅没有再纠结侍女的称呼,她静静的走到窗边,隔着厚重的窗帘细细的聆听外面的鸟鸣,这个时候,人类世界应该是一副欣欣向荣,朝气蓬勃的样子吧。

  “希希莉娅殿下!您可千万和窗子离远些,外面的太阳大得很,会灼伤您娇嫩的皮肤!”侍女惊呼,将希希莉娅带离窗边,看向希希莉娅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娃娃,即使她纯血种的身份根本就不会被阳光伤害。

  “我...”希希莉娅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顺从的坐在梳妆台前,任由侍女给她换上精美漂亮的服饰。

  希希莉娅一直认为,在血族中,自己是个特异独行的“异种”,和那些神秘高贵的伯爵、夫人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殿下,为您整理好了,您看看这条裙子是不是还不够华贵?需不需要我再为您挑选一件漂亮的披肩?”

  “不用了,就这样吧。”希希莉娅起身,随意的打量了自己身上的裙子几眼。在她看来,衣柜里的裙子好像都是一个样式的,长长的裙摆,繁复的蕾丝花边,黑、红对比强烈的配色,哪有什么区别。

  侍女羡慕的看着镜子里希希莉娅的精致的脸蛋,高贵的纯血殿下,果然怎么打扮都好看。血族的夫人们都喜欢把头发盘成高高的发髻,然后再在耳边垂下几缕金色的卷曲长发,端的是风情万种又端庄优雅。可是在她看来,希希莉娅殿下特别的黑色长发像最最柔顺的绸缎,不需要任何装饰,就漂亮得不可思议,她一点想要帮殿下盘头发的想法都没有。

  希希莉娅下去的时候,晚宴正准备开始。说是晚宴,其实就是一场小型的见面会。凯莱尔古堡的血族对纯血公主既好奇又崇敬,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亲眼见见这位久负盛名的殿下。

  人影刚刚出现在转角,下面的议论就静了下来。

  这就是希希莉娅殿下吗?果然是让人惊叹的美貌,你看看这柔美的腰肢,这优雅的姿态,这的的确确是他们的公主殿下啊!

  大殿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连亚西伯恩都有片刻的慌神。半晌,亚西伯恩回过神,上前一步把希希莉娅引入中间的座位。

  骑士长丹尼尔率先反应过来,一手握拳,抵在胸口,以一种最虔诚的态度单膝下跪,

  “恭迎希希莉娅殿下回归!”

  众人回神,纷纷行礼,寂静已久的凯莱尔古堡今夜歌舞升平。

  热爱一切美好事物的吸血鬼都是天生的艺术家,他们在舞池尽情的展现自己的魅力,热烈又奔放。

  希希莉娅坐在高台上,一手托腮,静静的看着,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希希莉娅,要不要和我一起跳一支舞?”亚西伯恩坐在希希莉娅旁边,盯着她生动的笑颜,至今还没从她已经苏醒的事实中清醒过来。一个人一旦盼望什么事情盼望的太久了,当这件事情真的实现的一天,他反而会陷入无端的不安和怀疑中。

  亚西伯恩已经习惯了每天看见希希莉娅沉静的睡颜,习惯了空荡荡的古堡,习惯了一个人追忆曾经,突然面对希希莉娅会笑的眸子,他觉得恍然如梦。

  希希莉娅笑着摇摇头,“我最不会跳舞了,我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那你吃点东西?睡了这么久了,换做以前,你早该饿了。”亚西伯恩没有强求,他知道自己这个特立独行的妹妹,明明拥有血族最高贵的身份,却不像真正的血族一样,多数时候,她的行为习惯显得怪异,但却格外明媚生动,像朵摇曳盛开的小玫瑰,无时不刻吸引着人的目光。

  对于亚西伯恩来说,希希莉娅是他漫长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她的存在让他古井无波的内心泛起波澜,他没有一刻不去感谢路易斯公爵夫妇为他生下来这个妹妹。

  希希莉娅端起面前的高脚杯闻了一下,有些无味的放下。很奇怪,明明已经饥肠辘辘了,但是对于杯子里的鲜血,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怎么了?不合胃口?”亚西伯恩关注到希希莉娅的异常,端起她面前的杯子看了一眼,鲜红温热,是最上等最新鲜的没问题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闻着这些觉得寡淡无味。”

  亚西伯恩思考了一会,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丹尼尔上前,恭谨的听令。

  “去,把地牢里那个人类带过来。”

吖匕

钢铁直女希希莉娅表示:黑的红的,红的黑的,你告诉我这些裙子有什么不一样?还有这些装饰,晃得我眼花缭乱。   祁止:(温柔笑)没有关系,以后这些交给我。   PS:其实我们祁止私下还挺喜欢玩奇迹暖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