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4滴血

染唇 吖匕 2023 2019-11-12 07:00:00

  祁止被人带进来的时候,路过裙摆翩飞的舞池,就引起了一阵波动。

  “这个男人是谁?闻起来像个普通的人类。”

  “他身上的气味好香甜,比我品尝过的所有血液都要甘甜!”

  “这个男人长得好漂亮!”

  贵太太们上前,把血族的绅士都挤到了外围。手里握着用孔雀羽翎做成的扇子,遮在自己的唇前,勾勒得妩媚眼睛不住的往祁止身上瞟。

  “长得真的很好看,和亚西伯恩公爵殿下比起来也不差什么了。”

  “啊,我的上帝啊,如果这个甜美的男人是我的就好了。你们看看他的腰,看起来劲瘦,但是肯定很有力。”

  贵太太们纷纷笑了起来。对于血族而言,食欲和****是相辅相生的,他们并不把“欲”看成什么羞于见人的事情,直白坦荡得不得了。

  “嘁,小白脸罢了,他只是最弱小的人类,我一个指头就能捏死他。”后面的绅士有些吃味。亚西伯恩伯爵就算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类也敢跑来吸引淑女们的视线,实在是不能忍受。

  被血族众人或赞叹,或怀疑,或火热的目光围着,祁止并没有半分不适,嘴角始终勾着适度的笑容,像是闻不见萦绕在自己鼻尖挥之不去的香水味。

  “女士们,请让一让,这位是希希莉娅殿下的美食。”丹尼尔很有礼貌的把祁止和贵妇人们隔开,他有理由相信,再不说话,这个弱小的人类会被这群衣着华丽的贵妇人生脱活剥。

  一听到希希莉娅殿下的名称,围着祁止的人群立马散开了,“那劳烦骑士长快些吧,可不能饿着希希莉娅殿下,我们可怜的小公主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尝过美味顺滑的鲜血了。”

  言语中对丹尼尔还颇有怨念。

  “...”算了,他是个绅士。

  丹尼尔带着祁止走进了大厅。

  希希莉娅隔老远就闻到了来自祁止身上的,让人迷恋的香味。那是在沉沉的昏暗中唤醒她的气味,一瞬间,希希莉娅觉得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翻涌着,她迫不及待的想见见这个人类。

  祁止踏上高台的时候,一眼就望进了一汪纯澈的湖水中。

  浅绿色的眼眸,干净透亮,里面的情绪想法一眼就能看清楚。

  祁止看着希希莉娅的同时,希希莉娅也在好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和血族绅士们打扮大相径庭。没有华丽厚重的披风,没有用发蜡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他只是安静的站着,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垂下额前的发丝甚至有些凌乱,但却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他长得真好看。

  希希莉娅歪了歪脑袋,柔顺的发丝顺着脸颊滑下,在空气中荡出一个漂亮的弧度,“你好,我叫希希莉娅,你叫什么名字?”

  “你好,希希莉娅。”男人停顿了一会,似乎在品味这简单的四个字,然后回答,“我叫祁止。”

  他没有称呼自己为殿下!希希莉娅眼中的光芒更亮了。她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祁止的身边,才发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竟然比自己高出这么多。和他一比,希希莉娅简直像个袖珍娃娃。

  祁止笑容不变,任由希希莉娅好奇的打量自己。

  “希希莉娅,过来。”

  亚西伯恩坐在座位上,把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尽收眼底。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个地位卑贱的人类,他却格外不喜欢希希莉娅离他太近。

  希希莉娅听话的过去,路上还回头看了祁止一眼,祁止对她悄悄的眨了下眼睛。

  希希莉娅在心里惊呼一声,原来人类是这个样子的。和他们血族好像没有什么区别,闻起来倒是更香甜一些,一点也不像长老们说得那般邪恶丑陋,希希莉娅觉得,这个叫“祁止”的人类,好像比亚西伯恩长得更好看些。

  被陌生男人比下去的亚西伯恩一点都不知道希希莉娅内心的想法,他把希希莉娅拉到自己身边,捏了捏她娇小纤细的手指,“喜欢这个人类身上的味道吗?哥哥把他送给你?”

  希希莉娅转头盯着祁止,乖巧的点点头,“他闻起来好香。”

  亚西伯恩颔首,对着丹尼尔挥挥手,“那就带下去好好养着,作为公主专门的血畜,定时公主备血。”

  希希莉娅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血族的仓库里养了很多血畜,有专人负责“饲养”,然后再定时进去取血,就像人类世界养着的奶牛一样。

  希希莉娅幼时曾看到过,饲养血畜的仓库阴暗潮湿,角落里滋生着各种罪恶和腥臭,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脏臭的地方,简直是噩梦一样的存在。她跑去问路易斯公爵夫妇,他们告诉她,这就是物竞天择。

  现在,这样弱小美好的祁止也要被投入那样的地方吗?那他怎么可能生存得下来?希希莉娅皱起好看的眉头,“哥哥,把他留在我的身边吧,我缺了个管家。”

  一直陪伴在希希莉娅身边的管家伯伯,为了保护她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消亡在了这个世界。血族的死亡是真正的消亡,没有尸体,没有骨灰,离开的时候像泡沫一样,无声无息,静悄悄的,好像从来没有来到过。

  希希莉娅是重感情的,亚西伯恩知道。他摸了摸希希莉娅的长发,安抚道:“那我给你在贵族中选一个优秀的。”

  “可是我就想要这个,其他人我都不要。”

  “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长得像我的管家伯伯。”

  希希莉娅的管家消亡的时候已经两千多岁了,在人类世界中也是古稀般大小的年纪了。亚西伯恩笑了笑,没有戳穿希希莉娅的谎言,相反的,他被希希莉娅这句话给愉悦到了。

  “好,我的小公主喜欢,那就给你。”

  亚西伯恩笑着摇摇头,还是个孩子。他把希希莉娅的反常归结于贪嘴和对人类的好奇心。

  当然,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怎么也不会心软答应希希莉娅,引狼入室,说的就是他了。

吖匕

希希莉娅:人类实在是太柔弱了。   祁止:希望这句话你要一直记得。   希希莉娅:这背后发凉,被人盯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祁止:(笑而不言)   亚西伯恩:(摔桌!)啊喂!你们什么情况!我不要面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