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6滴血

染唇 吖匕 3102 2019-12-01 07:00:00

  祁止从希希莉娅的房间退了出来。

  在门口停顿了半晌,脚下擦得光亮的皮鞋却始终没法挪动。

  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再次推门进去。

  这样娇娇小小的一个小姑娘,还不会照顾自己,睡觉怎么能把头埋进被子里的,容易闷着。

  祁止动作很轻,找到一个蒙着黑布的罩子,罩在灯火明亮的烛台上,瞬间,房间里的光线暗下来。黑色的布料不知道是由什么做的,隐约的光线从其中的小孔透出来,像给黑暗的房间铺上了一片星光,朦胧又漂亮。

  做完这些,祁止转到床边,慢慢的扯下了盖在希希莉娅脸上的丝被。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女孩已经睡熟了,看来真是醉得不轻。

  祁止细细打量了一下,女孩的脸蛋红润有光泽,有几根柔顺的发丝垂在她的唇边,显得俏皮可爱。室内的光线暗了,希希莉娅果然适应了很多,没再往被子里探,睡颜纯净美好,乖巧得不得了。

  祁止突然觉得,或许留下来当个小小的管家也还不错。

  一夜好梦,从黑甜乡里爬出来的希希莉娅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她在水晶棺里沉睡得太久了,几乎占据了她大半的生命。

  “吱呀...”繁重的木雕花门被推开。一身笔挺利落西服的祁止出现在门口,长身玉立,眉眼如画。

  希希莉娅有一瞬间的迷茫,稍微思考了一会,反应过了,这是自己从亚西伯恩手上救下来的人类。

  “早上好,小殿下,昨晚睡得怎么样?”

  似乎没有注意到希希莉娅的呆愣,祁止推着银色的小车进来。

  小车的第一层摆放着精致的小甜点和茶水,第二层则是希希莉娅今天的衣物,很特别的,今天的衣裙不再是以前穿惯了的黑色或者红色。

  希希莉娅只来得及瞟一眼,祁止捏捏她放在丝被上的手,“小殿下先进去洗漱一下?”

  “...”

  祁止弯下身,从床沿边上拿出一双白绒的拖鞋,把希希莉娅雪白精巧得像上好官窑里烧出来的白瓷般的小脚放在自己膝盖上,替她穿好。

  希希莉娅很配合,没有觉得什么奇怪的。

  “嗯?有什么问题吗?需不需要我帮您?”希希莉娅对上祁止棕色的眼眸,里面闪着温和的光芒,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希希莉娅有些好奇的触了触他纤长的睫毛,“你的眼睛很漂亮。”

  祁止似呆楞了一下,然后垂头低声笑了一下,专心帮她穿好鞋,“您的眼睛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珍宝。”

  希希莉娅耸了耸肩,不甚在意,她听过好多好多这样的赞美了,或真诚或讨好。站起身,踢踏着脚上毛茸茸的拖鞋进了洗漱间。

  一边刷牙,一边疑惑,这个祁止真的是第一次做管家吗?未免也太熟练了些吧。代入感也强,明明昨天才安排上的,难不成他在进入古堡前也是某个大家族的管家?

  希希莉娅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这个假设,光从祁止的一举一动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人类,通身的气质也只有高等门第才能养的出来了。

  等希希莉娅梳洗好出来,发现祁止已经把她的床上睡得乱糟糟的床铺收拾干净了。能把这样软塌塌的被子叠成方方正正的模样,也是很不容易。

  “小殿下,过来吃些早点吧。”祁止没有回头,却彷佛在后背长了眼睛。

  大理石雕刻的桌前,已经摆放了许多盘子。希希莉娅捧起一个颜色鲜嫩,形状可爱的糕点,放进嘴里品尝了一下。有些失望的放下,没有味道。

  失望是必然的。

  作为永生不老,且外表出色的吸血鬼,占据天生生存优势的同时,也是要牺牲一些东西的。比如,除了血液以外,血族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味觉。他们可以感受得到温度、口感,但无论是什么,都是一样的味道,形同嚼蜡。

  “算了,今天还没什么胃口。”希希莉娅把糕点推远了些。

  血族吃糕点是没有任何饱腹作用的,不过就是端着贵族架子走个形式而已。

  祁止没有强求,“那就试试今天的衣服吧。”

  他把衣服展开,柔顺的面料瞬间垂下。这是一条墨绿色的长裙,一字肩设计。上面没有什么繁重的花纹,单调越处处透露着精巧。饶是希希莉娅这样的姑娘,也被这条裙子瞬间吸引过去。

  她从来没有穿过这样颜色和样式的裙子。

  “这条裙子是从来里来的?”

  “我为您挑选的。”

  希希莉娅本身的肤色就白,被墨绿色衬得更甚,站在室内像是个聚光体,莹润的肤色嫩的彷佛掐的出水。

  “您穿着很合适。”

  希希莉娅捏着裙摆转了一圈,“我很喜欢,谢谢你呀,祁止。”

  “嗯...还差一点。”

  让希希莉娅稍等片刻,祁止从她的梳妆台上取了一根用珍珠镶嵌的发卡,夹在她如墨的长发上。祁止后退一步,满意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

  希希莉娅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血族的传承来自于西方,这个古老又神秘的种族始终保持着中世纪西方贵族的一些生活方式和观念,长得也更偏向于西方,金发高鼻是血族常有的外貌特征。要不是希希莉娅生了一双如水般透亮的浅绿眼眸,看起来几乎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东方娃娃了。纵她是纯血的身份,也没少听到有人在私下里议论她的长发。

  这是第一次有人直观的表达出对自己黑发的赞美。

  希希莉娅满心欢喜,提着裙摆就跑了出去。她想给哥哥看看。

  自路易斯伯爵夫妇消亡之后,这个相处不久的哥哥对自己很好,希希莉娅心里对他充满了依恋。

  “希希莉娅殿下,早上好,您今天可真是娇艳欲滴。”

  一路上遇到的侍女和士兵纷纷垂头请安,被古堡这抹鲜嫩的颜色感到惊奇,原来除了黑色和红色外,其他的颜色穿在身上也能这么好看。

  希希莉娅不知道的是,或许就在不经意间,她正带领着血族走向另外一条不同的道路。

  “哥哥!”

  希希莉娅进来的时候,亚西伯恩正靠坐在座椅上,一手端着热茗,一手拿着报纸。

  “希希莉娅,你来了。”亚西伯恩放下杯子,惊艳的看着她今天的打扮,“你今天穿的真漂亮,像森林里活泼的小鹿。”

  希希莉娅顺势坐到亚西伯恩脚边的毛毯上,把脸颊放在兄长的膝盖上,温顺得不得了。亚西伯恩觉得自己的心化成了一汪水。

  “哥哥在看今天的报纸?”

  “嗯,最近其他地方不怎么太平。”

  希希莉娅对时局不太感兴趣,瞄了一眼就不再看。

  “哥哥,我可以出去看看吗?”

  “嗯?”亚希伯恩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希希莉娅从来没有出过古堡,一是因为她那个时候年纪尚小,面对吸血鬼猎人没有自保的能力,二是因为她纯血种的身份实在太珍贵,众人看得太牢。

  “对不起,希希莉娅,你知道的,外面不太平静。”

  亚西伯恩有些怜惜的看着她。虽然到现在,形势相较于之前并没有任何好转。小姑娘的眼睛立刻暗淡下来,亚希伯恩思考了一会,补充道:

  “但是你可以在古堡周围转一转。”

  “嗯!”就算只是在周围,也足够希希莉娅高兴好一会了。

  “去把你的披风带上,外面的风大。”

  血族没有体温,不惧寒冷,但亚西伯恩仍把希希莉娅视作需要精心呵护的人类女孩,即使她是比太多血族都要强悍的纯血。

  希希莉娅的回应散在风里,穿着小高跟的鞋子在寂静的古堡里“啪啪”响起,墨绿的漂亮裙摆随着主人的动作摇曳不停。

  亚希伯恩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他放下手中的报纸,细细的摩挲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陷入了沉思,深沉的眼眸像是透过了厚重的墙壁看到世界的另一头。

  总会有到来的那一刻,命运的轴轮不为任何人停留。但即使是那个时候,他也一定要拼尽全力守好这一切。

  “祁止,祁止!”

  希希莉娅找到祁止的时候,他正坐在桌前写什么东西。

  “怎么了?”

  “我可以出去了!你陪我好吗?”

  希希莉娅直接扑在祁止的桌前,托腮看着他,红润的嘴唇轻轻嘟起,娇憨又纯澈。

  “好。”祁止把本子合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一件黑色的披风,上面绣着金色繁复的花纹,“把衣服披上,外面风大。”

  希希莉娅不知道外面风大不大,很听话的让祁止帮他系好领口的盘扣,看他慢条斯理的动作,有些迫不及待的牵住他的袖口,扯了扯,“我们快点吧,之前的管家伯伯和我说过,晚上在森林里可能会发现萤火虫的,像夜晚的一盏小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祁止淡笑了一下,并没有告诉她,这个时候已经不同以前了,几乎就看不到任何萤火虫的踪迹。

  “小殿下有没有见过松鼠?”

  “松鼠?”

  “嗯,尾巴毛茸茸的,身子小小的,眼睛又大又黑,胆子很小,但是很温顺,喜欢在树林间跳跃。”

  希希莉娅听着祁止清润柔和的声音,在脑子里幻想着那种可爱生物的样子,“我想去看看。”

  “嗯,一会就带您看看。”

  

吖匕

祁止:今天是换装的第一天,完美。   祁止你清醒一点!让你抢媳妇来的,不是让你来玩奇迹暖暖的!   祁止:嗯。。。让我想想,明天换什么造型比较好呢。   看似苦恼,实则放飞自我贼嗨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