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7滴血

染唇 吖匕 3114 2019-12-02 07:00:00

  夜晚的凯莱尔城堡静谧雄伟,古堡高耸的塔尖带着浓重的哥特式风格,伫立在夜幕中张牙舞爪,像是传说中关押公主的禁地。

  不过,凯莱尔古堡的确有一个公主——希希莉娅正扯着裙摆,露出纤细的小腿,慢慢的走在一望无垠的草地上,她的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一个黑色的高挑人影。

  “祁止,你们人类这个时候不是该睡觉去了吗?你不困吗?”

  “不会,我是小殿下的管家,我会一直守在您身边。”

  “哦。”希希莉娅抿抿唇,继续朝着四周张望。

  这个时候,万物都陷入沉睡,连那泊湖水就平静无波,但是希希莉娅越越看越喜欢,月亮这么皎洁,空气这么清新,湖水澄澈透明,就连脚下踩着的草地也翠绿柔软,看的希希莉娅有些心痒。

  她偷偷的往后瞟了一眼,发现祁止正看着远方,好像没有注意到她。希希莉娅把手里拎着的裙摆放下,借着长长的裙摆的遮掩,偷偷把踩着的小高跟脱了下来。她皮肤娇嫩,即便鞋子是用柔软的真皮制作,走了这么一会,也磨得她高跟生疼,而且,她实在想去真实的触摸一下脚下的草地。

  可能是晚上温度降低了,草叶上沾上了露水,希希莉娅踩下去,就感觉到了上面细小的水珠,她并不觉得冷,只是对这样的感觉感到新奇,她像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娃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鞋子给我吧。”

  “嗯?”希希莉娅一时没有回过神。

  “把鞋子给我吧,我帮您拿着。”

  他是怎么样知道的……希希莉娅一边嘟囔,一边把手上的高跟鞋递给他,脸颊上泛起漂亮的红晕,说实话,这真的不是淑女所为,要是让古堡的人知道了,肯定会大惊小怪,但是这个人好像没什么反应?

  希希莉娅再次把余光看过去,祁止一身黑色的西装,内搭一件银灰色的马甲,笔挺有型,但是手上的一双浅绿色鞋子却破坏了整体的和谐感。他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还侧头冲着希希莉娅眨了眨眼睛,“放心,我会替您保密的。”

  被抓个正着,希希莉娅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那你说要带我去看的松鼠呢?”

  “松鼠啊,小殿下可以去那棵树下看看。”

  “树上有?”

  没等祁止回答,希希莉娅就牵着裙摆飞快的跑了过去。祁止看到希希莉娅迅速消失成一个小黑点的背影,很难得的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他差点忘了,这位可是血族捧在手心的纯血公主,就是平时没表现出来,她的力量也是随着血脉代代相承的。

  祁止步履从容的跟上他的小殿下,姿态优雅,但是很神奇的,他的速度越一点也不慢。等他赶到树下的时候,希希莉娅已经在树上坐了一会了。

  她有些抱怨,“你好慢呀。”

  “对不起。”他的嘴角始终挂着温和的笑意,没有半点不快。

  见祁止道歉得这么快,希希莉娅反倒有些愧疚,说到底,他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嘛。

  “那,你说的松鼠在哪呀,我没有看到。”

  希希莉娅双手撑在坐着的枝丫上,一双精巧的小脚在空中荡呀荡,一点都不害怕。

  “嘘,他们胆子很小,你不要吓跑它们了。”

  闻言,希希莉娅降低了自己的音量,被祁止带的有点紧张兮兮的,“那松鼠是不是躲着在偷偷看我们……啊。”

  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了自己头上,希希莉娅捂着被砸的额头,小心翼翼的往上面看去。对上一双闪闪发光的小眼睛。玲珑的小面孔,粉红色的小嘴儿,脸上还有几条褐色的条纹,像京剧舞台上的大花脸。身上灰褐色的毛,光滑得好象搽过油,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向上翘着,显得格外漂亮。

  希希莉娅有些惊喜的看着祁止,拿气音说话,“这就是小松鼠吗?”见他含笑的点点头,眼里的欢喜更是掩也掩不住。

  只听“咻”的一声,原本还在枝丫上站着的松鼠直接蹦了下来,跳到希希莉娅的膝头上,抓住了掉在她裙子上的松果,但也没有立即逃跑,小小的爪子环抱着饱满的松果,歪着头盯着她。

  希希莉娅大受鼓舞,缓慢的把手摊开,放在松鼠面前。

  小松鼠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判断眼前的这个人是否心存恶意,然后晃动着尾巴,跳上了希希莉娅的手掌。

  “祁止,祁止你看到了吗!”

  “嗯,小殿下,它好像很喜欢您。”

  祁止其实有些惊讶,来找松鼠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一只。而且松鼠天性谨慎胆小,竟然会主动去接触希希莉娅,这不得不让祁止再次刷新对希希莉娅的认知。

  希希莉娅可没有想这么多,她的内心被快乐和惊喜填充得满满的,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小松鼠这样的生物,于她而言,这些可爱活泼的生物都是属于那遥远而神秘的人类世界的。经过这么一趟,祁止在她心中的分量越发的重,她看向祁止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敬畏,感觉这个弱小的人类好像什么都懂。

  注意到天色渐亮,祁止开口提醒,“小殿下,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

  希希莉娅叹一口气,摸摸小松鼠毛茸茸的脑袋,“你快回家吧,我也该回去了。”她不怕日光,但是她知道再不回去哥哥该担心了。明明出来的时候答应好的,只玩一小会儿,但是忙着忙着就忘了时间,也不知道下次来能不能再看到它。

  “那我走了你得记住我呀。”也不管松鼠听不听得懂,希希莉娅饶有其事的揉揉松鼠的耳朵,然后撑起身子就想跳下来,半晌,却没有动。

  “那个,祁止,你能接着我吗?”

  上来的时候胆子大的很,没带怕的,下去的时候才觉得这个高度不低,这直接跳下去会疼的吧,她也没试过,不知道轻重。

  “跳吧,我会接住您,我在,不会摔着的。”祁止张开手臂,明明那么单薄的身躯,却莫名让希希莉娅觉得可靠,也许是因为祁止帮她真的找到了松鼠?谁知道呢。

  眼前一花,祁止觉得自己好像接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宝藏。

  “旅行结束,平安降落,欢迎回来。”

  希希莉娅睁开眼睛,两只手环住祁止的脖子,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红润的嘴唇勾起,露出里面雪白的贝齿。“那我下次可以还坐你这趟航班吗?”

  “随时恭候。”

  寂静的草坪上撒落一地银铃般的笑声。

  希希莉娅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回忆刚刚的所见所闻。

  “哥哥,你不知道,那只小松鼠就趴在我的肩上,眼睛又黑又亮,像颗漂亮的宝石。它的皮毛也很柔软,尾巴又大又蓬松,我摸了一下,它还害羞的跑远了,但是没过一会又回来碰我一下……”

  “这么喜欢?不过是只松鼠罢了,我让人把它捉回来给你拿个笼子养着?”

  亚西伯恩用手拨开希希莉娅垂在额头面前的细发,和她如出一辙的浅绿色眼眸里都是笑意。他喜欢希希莉娅这样明媚活泼的样子,比他花园里来的最漂亮的玫瑰还要鲜妍。

  希希莉娅摇摇头,刚刚被亚西伯恩梳理好的头发又乱了,她也不在意,“它在外面生活得多自由自在啊,我下次去看它就好,祁止答应带我去的。”

  亚西伯恩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站在旁边不言不语的祁止,“哦,这样啊。”语调拉的长长的,意味不明。

  然后附身在希希莉娅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吻,“好了,我的小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快睡吧,天都要亮了。”

  路过祁止的时候,亚西伯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祁止淡笑着颔首,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似一个称职不过的管家。

  希希莉娅看着亚希伯恩离开的背影眨了眨眼睛,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祁止,哥哥他好像不太高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出去?”

  祁止替希希莉娅用罩子把明亮的灯台罩住,“没有,小殿下想多了。”

  拿出一块雪白的毛巾,把手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连指甲缝也不放过,然后伸到希希莉娅面前,“今天还没有进餐,小殿下是不是饿了?”

  修长的手在昏暗的光线下漂亮得像用上好白玉雕琢而成。希希莉娅的喉咙滚动了一下,突然生出一种不舍。虽然纯血咬下的伤口愈合的很快,但是面对这样的完美的工艺品,她真的下不了口。

  更何况纯血种的生命力顽强,祁止的血液又很特殊,其实希希莉娅饿得没有那么快,她真的害怕一不小心吸多了,这个弱小的人类会被自己伤到。

  “没事,我现在还不饿的,你先下去吧,好好休息。”

  祁止没有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渴望,觉得自己平静无波的心湖被人用手拨了一下,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泛起波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希希莉娅滑顺的长发,“好,饿了就和我讲。”

  退出房间的时候,希希莉娅叫住了他。

  “等等。”

  “嗯?”

  “你还没有和我说晚安。”

  祁止站在门口,眼神温柔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晚安”。

吖匕

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说“日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