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0滴血

染唇 吖匕 3388 2019-12-05 07:00:00

  “希希莉娅殿下,您在这呀。赶紧去一趟吧,亚西伯恩公爵在找您。”

  “哦。”希希莉娅一间有人进来,立刻把沾了奶油的手背在了身后,在祁止的围裙上擦了擦。

  祁止看了一眼,不动神色的捏住希希莉娅的手指,帮她擦拭干净。

  希希莉娅微勾起下颚,“好,我知道了。嗯...祁止,你就留在这吧。”

  祁止正在解围裙的手指顿了一下,然后顺从的放下,“好。”

  “嗯”,希希莉娅刚点头,跟着过来的侍者一起出去。想了想,刚刚踏出房门的脚又收了回来,“算了,你还是和我一起吧。”

  希希莉娅原本是打算留着祁止在厨房盯着刚刚做好的“冰激凌”,毕竟是她第一次的作品,得好好护着。但是不带着他还真的不放心。祁止这么温柔这么好看,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告状的,希希莉娅哪里敢把他一只“小绵羊”放在“狼窝”里。

  “好。”祁止还是那副样子,平和温柔,眼睛里的光却亮了几分。

  两人走出厨房没多久,身后传来震破云霄的嘶喊:

  “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的鸡蛋全都扔了!这么一大篮子啊!怎么这么糟心啊!这明天怎么给伯爵和公主做点心啊!”

  希希莉娅不自在的摸摸鼻头,拉住祁止的手,“咱们走快一点,我突然有件急事得告诉哥哥。”

  一旁的侍者看到希希莉娅拉着祁止的手,惊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牵...牵手?他们希希莉娅殿下白皙细嫩的手竟然牵着这个人类?

  什么情况!自从希希莉娅殿下苏醒以后,整个古堡就像是枯木回春了一般。不说她身上所承载的希望,就是希希莉娅殿下巧夺天工的精致脸蛋也让众多血族念念不忘。但也只是敢想一想而已,珍贵的纯血种是所有血族的宝贵财产。

  亚希伯恩公爵就算了,这个不知道从来里来的人类也敢冒犯他们最尊贵的小公主,侍者觉得简直比冒犯了自己还要可恨!

  于是他鼓起勇气,上前几步,走到希希莉娅的身边。“希希莉娅殿下,请允许我带着您过去吧。您身后的是个低微的人类,生来孱弱卑贱...”

  希希莉娅要气死了。她就说血族肯定有人趁他不注意去欺负祁止吧,看看!抓个正着!

  没有收到希希莉娅的回应,侍者咬牙抬起头,和希希莉娅对视了一眼,望进了一片清澈的湖水,碧波荡漾。

  希希莉娅长得娇艳清媚,偏偏浅绿色的眸子还给她带上了几分娇憨。这样盯着一个人,侍者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酥了,耳根“腾”的一声红透了。

  “希希莉娅殿下,我,我...”

  “祁止是我的管家,位次在你之上,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他了?下次再让我看到,我就决不只是像今天一样说说而已了。”

  侍者的脸色一瞬苍白,赶忙单膝跪在地上,膝盖骨撞上坚硬的石板,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却吭也不敢吭一声,头垂得低低的,大汗凌漓,“是,我知道了,再也不会了。”

  纯血种对普通血种的威压是跟着血脉传承的,藏在骨子里,希希莉娅平时待人温和,还稍微收敛一些,现在被惹怒了,吓得侍者赶忙低头认错。

  待希希莉娅走远,那股被抓住心脏的心悸还久久不曾消失。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希希莉娅紧抿着嘴,拉着祁止径直走了很远,嘴里还在不住的嘀咕。她生来就尊贵,没有尝过任何人的冷眼和怠慢,甫一发生这样的事情,即使对象不是她,也让她气的够呛。

  走过转角,希希莉娅松开手,双手插在腰间,“人家欺负你,你怎么都没有反应的呀。”

  祁止垂着头,墨色的眼睛里满满的装着她,很诚恳的道歉,“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哎呀,不是让你道歉。”希希莉娅急得在原地转了几圈,漂亮的裙摆像蝴蝶似的划出流畅的弧度。

  “不管怎么样,每个血族,不,是每个生物生来就是上天的馈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希希莉娅想到血族天生的速度和力气,补充了一句,”实在不行,你告诉我,我来保护你。”

  祁止的小拇指不受控制的颤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样的话。

  他生来怪异强悍,没有人敢小看他,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当一个保护者的形象,保护基业,保护家族,保护家人...来到血族,他其实早就没有了活着的想法,过一天是一天,就算立刻死了也无所谓。即使是面对希希莉娅,祁止也只是觉得和她呆在一起能够得到片刻的平静。

  但是现在这个娇娇小小的小姑娘站在他面前说要保护他。这样的话祁止之前其实是没有放在心上的,小姑娘的心绪不定,说的话有什么可信度?但是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他被取悦了。

  “好,那小殿下一定要,好好保护我。”,这句话里“保护”两个字咬的极重,好像带着某种承诺意味。

  “放心,纯血种说话向来守信。”见祁止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希希莉娅就没那么气了。

  “其实我也很懊恼的,明明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但是我就是下不去手惩罚他。”希希莉娅脚上穿着的小皮鞋在地上画圈圈,“父亲要是看到了,肯定又要说我是个不合格的纯血。一直以来他都希望我能变成一个杀伐决断的公爵,但是直至他消亡,我都没有让他看到那个样子的我...”

  真是个柔软又细腻的小姑娘。祁止在心里喟叹一声,忍不住又摸了摸希希莉娅的长发,“没有关系的,小殿下已经足够好了。”

  她会折纸星星,会保护弱小,还会做人类的点心,这么说起来,自己好像还真的挺不错的。

  “嗯。”希希莉娅毫不客气的接受了祁止的赞美。多愁善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希希莉娅立马就被安慰好了,顺便强调了一句:“我做的‘冰激凌’肯定很好吃。”

  找到亚希伯恩的时候,他正背对着他们,站在巨大透明的落地窗前,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散发出莹莹的光泽。

  和平时并无两样的风景,却让亚希伯恩着迷的看了很久,希希莉娅和祁止走到了他的身后他都没有发觉。

  希希莉娅站在亚希伯恩的背后,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以她异于常人的出色视力,愣是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哥哥,你在看什么呀?”

  “哦,希希莉娅,你来了。”亚希伯恩恍然回神,对上亲生妹妹娇嫩的脸庞,心里酸涩。“我在看一团看不破的迷雾。”

  “哦”。西亚伯恩说话向来如此,似道非道,弯弯绕绕。希希莉娅没有放在心上,兴致勃勃的把亚希伯恩拉到旁边的座椅上,“哥哥,我和你讲,我今天跟祁止学了怎么做‘冰激凌’,‘冰激凌’你知道吗?就是那种甜滋滋,爽脆可口的。”

  希希莉娅没有尝过,但是并不妨碍她对她做出来的东西进行幻想,适当夸张也没什么不可以,反正血族都没有味觉,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是吧,祁止。”最后为了增加自己说话的可信度,希希莉娅还扯了扯祁止的衣袖。

  祁止看着希希莉娅口若悬河的把自己做的“冰激凌”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笑着回应了一句,“对。”

  希希莉娅很满意的点点头,想要寻求亚希伯恩的夸奖。

  亚希伯恩没有回应希希莉娅,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纯血的血族之所以强大,不仅在于力量、速度、体质等方面,还因为纯血的吸血鬼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

  亚希伯恩可以堪堪的看到未来的轨迹,和路易斯公爵的天赋一脉相承,甚至亚希伯恩的天赋更加强悍。他能看得到更远、更清晰的未来。但是唯独是希希莉娅身上,他只能看到一层乳白色萦绕的雾气。

  路易斯公爵在世的时候,也知晓这个情况,所以倾尽全身的力气把希希莉娅封存起来,让她陷入了长久的沉睡。可是过了这么久,在堪破未来这个天赋上早已精进不少的亚希伯恩依旧看不透希希莉娅身上笼罩的白雾,这个认知不得不让亚希伯恩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到底是不是对的。

  希希莉娅是他捧在手心呵护的妹妹,他看着她日渐出挑,然后被路易斯公爵尘封,现在希希莉娅苏醒了,鲜活得像明媚的晨曦,亚希伯恩就知道,这个封印维持不了多久了。

  “哥哥?”没有收到回应的希希莉娅有点郁闷,伸出手在亚希伯恩面前晃了晃。

  “希希莉娅。”

  “嗯?”

  亚希伯恩眼中的明暗变化不定,放在膝上的手越握越紧,隐隐冒出青筋。“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伤害了你,你会原谅他吗?”

  “啊?”希希莉娅明显还在状况之外。祁止总是说自己的思维跳跃得太快,明明亚希伯恩才是好吧。

  “算了,没什么。”亚希伯恩吐了一口气,“希希莉娅最近过的开心吗?”

  “嗯!祁止他告诉了我好多人类世界的东西,很有意思。”

  “希希莉娅这么喜欢人类?”

  “额...”希希莉娅噎了一下,“我突然想起来我做的‘冰激凌’快好了,我先去看看。”不等亚希伯恩回应就跑了出去,半途又探了个脑袋回来,“可能会接受,但是不会原谅。”

  每个人或许都有自己说不出的苦衷,为了这个苦衷伤人,可以理解,可以接受,但是再也不会再给你再次伤害的机会。

  这是希希莉娅的回答。

  亚希伯恩身子往后仰,陷入柔软的沙发里,梳理得服帖的头发垂了一缕下来,向来一丝不苟的制服被压出了一道道的褶皱。

  静谧的夜色里彷佛又传来那飘渺苍老的吟唱。

  月曜日出生;

  火曜日受洗礼;

  水曜日结婚;

  木曜日得病;

  金曜日病加重;

  土曜日死去;

  日曜日被埋在土里,

  这就是爱德华的一生。

  远方传来炙热的心跳,

  那是藏在匣子里的救赎。

  

吖匕

实在不会写诗,最后的预言是由恐怖童谣-《鹅妈妈》改编而来的。(顶锅盖逃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