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1滴血

染唇 吖匕 3137 2019-12-06 07:00:00

  实在是太古怪了。亚希伯恩急匆匆的让人把自己找过来,就是为了说一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的话。

  “祁止,你说奇不奇怪。”

  祁止落后希希莉娅一步,静静的走在她的身后,盯着希希莉娅的背影,皱起了眉头。亚希伯恩的反常他也看到了,别人可能不清楚,他的家族却是和血族交涉甚久的。

  很久之前的那场大战,虽然残留下的记载很少,他也差不多知道当时的情形。大批的血族在那次大战中丧生,纯血更是死伤惨重。要知道,血族说强悍也强悍,说弱小也很弱小。一旦被抓住命脉,那就是彻彻底底消亡在世界上,像泡沫一样,不留半点痕迹。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血族才安安分分的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希希莉娅因该就是血族仅剩的年轻纯血公主了。

  可是小姑娘还太稚嫩,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肩负了多重的担子,她甚至还脚步轻快的行走,罢免一路上血族的行礼,认真的思考刚刚做的冰激凌会是什么样子的。

  希希莉娅从冰柜里拿出已经冻好的雪糕,一旁的仆人看着希希莉娅娇嫩白皙的手直咧咧的抓住满是霜花的磨具,心惊胆战的,“公主殿下,您放下吧,让我替您拿。”

  边说着还瞪了一眼旁边的祁止,这个管家怎么回事,一点也不称职。他们尊贵的希希莉娅殿下拥有全族最白皙娇嫩的皮肤,要是被冻伤了怎么办?就算殿下能力出众没什么事情,也不能让她去做这么粗鲁的事情啊,血族的公主就应该娇滴滴的坐在王座之上,收到众人的崇仰。

  “没事。”希希莉娅挥开仆人的想要帮忙的手,决定自己来。

  哪有这么娇气的。跟祁止待了一段时间,希希莉娅越发喜欢自己这个半路抢来的管家。他会关心自己,但是从不把她当成什么不能轻易触碰的瓷器,这个也不允许,那个也不允许的。拜托,她可是纯血哎!虽然还没有觉醒什么像亚希伯恩一样牛气哄哄的技能,也是一抬手就吓倒一大片的种子选手啊。

  希希莉娅捧着模具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往两边看了一眼,收获一片好奇的目光。“你们先往后面退几步。”

  希希莉娅决定自己先看一下成果,要是没那么好看也不会太尴尬。

  盖子掀开,露出里面晶莹的乳白色固体,里面还镶嵌的些许紫红色的果干。

  “喏,看吧。”希希莉娅很满意的侧过身,给他们展示自己的冰激凌。

  “哇!公主殿下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好看!”

  “这是什么啊,我从来没有见过。”

  “愚蠢!这叫‘冰激凌’,刚刚殿下说的,一看你就没有认真的听,记牢了,这条要考的。”

  。。。

  血族众人的夸奖希希莉娅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是兴致勃勃的问祁止,“你觉得怎么样?”

  “小殿下很有天赋。”祁止特别捧场,半点不提这个“冰激凌”百分之六十五都是他在代劳。

  “那你尝尝看。”

  理所当然,祁止作为众人唯一一个有味觉的,成了实验品。

  祁止拿起小勺,从冰激凌里挖了一小块,然后放进了口里。一个动作做的优雅得体,比起自诩贵族的血族,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族众人中有少女悄悄的捧住了脸蛋,“呀,这个人类长得真是好看,动作也优雅得像天鹅,我快要迷上他了。”

  “得了吧,你不会比喻就不要瞎比喻。人家的名字你都记不得,还希望他会对你另眼相看?”

  气质出众的祁止等待着口腔中的冰激凌满满融化。一股浓郁的奶香占据了所有感官,然后就是难以言喻的甜。

  甜,甜到齁鼻,祁止觉得自己的舌头好像都快没有知觉了。他自长大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甜食,甫一来这么劲爆的,祁止的眉心都忍不住跳了起来。

  “怎么样!”见祁止没有动作,希希莉娅有些好奇的盯着他。

  祁止直接把整块还未解冻的冰激凌咽了下去,“味道很不错。”

  希希莉娅很满意,“那你喜欢就多吃一点。”希希莉娅没有忘记这是为了谁做的。

  “小殿下第一次做的甜点就这么出色了,不准备让大家尝一尝吗?”

  希希莉娅回头一看,血族众人脸上果然露出了那种渴望又不敢说的表情。心情大好,“那你们每个人都尝一点吧。”

  众人欢呼一声。这可是希希莉娅殿1下亲手做的,多大的殊荣啊!他们竟然有资格尝试,这个拿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听,可以吹一辈子!

  血族没有味觉,只能感受到冰激凌在口腔里慢慢化开,那种浓稠丝滑的口感让他们觉得新奇极了。但是没有人敢尝第二口,这样的殊荣,一口就是极大的鼓励了。

  即便是一人一小口,小小的冰激凌也马上被瓜分完了。祁止见状,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

  “啊?你们怎么都给我吃完了?”

  血族众人吓得马上要下跪。“算了算了,你们喜欢吃下次让祁止教你们,别动不动就跪的,我不喜欢。”

  大家听的感动不已,他们尊贵的纯血公主也太平易近人了!

  没有理会众人的眼光,希希莉娅有些愧疚的看着祁止,“本来是做给你的...”

  “没事,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嗯,你也不要难过,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吃。”反正她平日也没有事情做,人类的食物又新奇,做起来也简单。

  祁止永远挂着微笑的脸稍微僵了一下,斟酌道:“其实,小殿下没必要这么辛苦,我...”

  “没关系,我可以。”希希莉娅打断了祁止的话,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哪有这么容易放弃,她无聊得快要发霉了。

  “...”祁止放弃了说服希希莉娅,他已经察觉到众人正拿一种震惊、谴责的目光看着他。好像在说:这个普通弱小的人类,获得了这么大的殊荣还敢推三阻四!实在是不识好歹。

  所以祁止打算采用迂回战术,是回去好好研究菜谱造福自己呢,还是找点其他新奇的玩意转移小姑娘的注意力。

  祁止试探着问:“小殿下想不想出去散散步?”

  “要!”希希莉娅眼睛亮晶晶,顺手就把手上的冰激凌模具放下了。“那我明天再做给你吃。”

  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得回去好好研究菜谱。

  祁止跟着希希莉娅出门。守在大殿门口的侍卫俯身行礼,“希希莉娅殿下,您要出去吗?请允许我们一同吧。”

  数十个穿着铠甲的士兵目光炯炯,希希莉娅殿下露面得极少,这样近距离接近她的机会也太难得了。重士兵有些愤恨的扫了眼祁止,这个弱小的人类何德何能可以常常陪同希希莉娅殿下左右,他根本就保护不了小殿下!

  “不用,你们尽职的守着古堡就是。”希希莉娅挥挥手,不甚在意。带这么一群人出去,那还散什么步,那是被迫游行吧。

  一转出众人的视线,希希莉娅就脱了自己脚上的小皮鞋,光着脚丫摆在青绿的草坪上。

  祁止跟在后面很是顺手的帮她拾起鞋子。“小殿下,别往湖边走,哪里水汽重,地面湿滑,容易跌倒。”

  “知道啦知道啦。”嘴里这么说着,脚步却一点也不听话。

  祁止无奈的上前,注意着护着希希莉娅。

  “哎!祁止,你看那是什么?”

  祁止顺着希希莉娅手指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有一只毛色斑斓的狸猫隐匿在荆棘丛中,一双绿色的某一种在夜色中隐隐发光。

  “那是一只狸猫。”

  “狸猫?我可以抓过来看看吗?”

  “狸猫虽然长得灵巧,但是和家养的猫咪不一样,它们是野生的,具有坚强的攻击力,照它现在的样子,我怀疑是怀孕了,怀孕了的母猫更有领地意识……”

  祁止给希希莉娅科普了一大堆,希希莉娅只注意到了这是一只怀孕的母猫,她好奇得不行。那这只狸猫肚子里就有小猫崽了?它自己也是小小的一个,肚子里竟然还有一个小的,也太神奇了。

  不等祁止反应,希希莉娅就像一道影子闪过,眨眼间已经蹲到了荆棘丛前,伸手想去触摸那只怀孕的狸猫。

  祁止心脏都停了半晌。

  顾不得想什么,瞬间冲过去抓住了希希莉娅的手腕。

  “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希希莉娅懵懂的看他一眼,漂亮的眼睛眨了眨,“祁止你刚刚速度好快呀。”

  祁止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激了,按按眉心,语气稍缓,“对不起,我刚刚太着急了。但是你要知道,世间万物皆有灵,为母则刚,你这样冒冒失失的触碰怀孕的母猫,很容易受伤的。”

  “哦。”希希莉娅乖巧的点点头,“可是这只狸猫看起来很乖顺的样子。”

  祁止闻言看了一下,惊奇的发现那只狸猫原本蹲在荆棘丛里,看到希希莉娅以后竟然还挪出来几步,伸出粉红的舌头小心翼翼的舔了舔希希莉娅白皙的掌心。

  “你看,我就说它很乖吧。”希希莉娅很得意,发现终于有一件事是祁止说不对的了。

  祁止盯着卖乖撒娇的狸猫有些语塞。狸猫察觉到祁止的目光,一改之前温顺的样子,全身的毛立起,躬起身向祁止露出了尖锐的牙齿。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