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2滴血

染唇 吖匕 3081 2019-12-07 07:00:00

  “我真的不可以把小狸带回去吗?它怀了孕,一只猫孤零零的待在外面,好可怜啊。”

  “小殿下,狸猫是野生动物,生性凶猛……”

  祁止看见狸猫窝在希希莉娅怀里翻了个身,露出雪白的肚皮,讨好的让希希莉娅摸摸它的宝宝。

  祁止顿了顿,艰涩的想把话说完:“狸猫生性凶猛,善奔跑,会偷袭……”

  希希莉娅把狸猫抱起来,贴在自己的脸庞,比猫眸更精致漂亮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祁止。

  “……”算了。

  “小殿下把狸猫带回去以后先交给我吧,我把它清洗干净。”

  意思就是答应了。“祁止,你真好。”声音软软糯糯,像在撒娇。

  希希莉娅保证,整个古堡,只有他一个人会支持自己收养小野猫。

  心头大事解决了,希希莉娅想起来之前的事情,“祁止,你刚刚跑起来的速度好快呀,几乎比得上我了,这是你的特殊技能吗?”

  “算是吧。”

  希希莉娅很开心,她柔弱的管家终于有自保的能力了,古人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打不过就跑嘛!“那我一定帮你保密。”希希莉娅向祁止眨眨眼睛。

  “好。先把鞋穿上吧,一会要回去了。”

  祁止蹲在希希莉娅身旁,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干净她脚底沾着的草汁,然后替她穿上鞋子。

  即使是夜色深深,希希莉娅的肤色白皙得像汇聚了所有的月光。一掌大小的脚丫在祁止的手中精致得艺术品。

  希希莉娅一边抚、摸着小狸柔软的皮毛,看着祁止慢条斯理的动作。

  “祁止,你是不是对谁都这么好的呀?”

  希希莉娅并不是一个小气的血族,但是她却不想和别人一起分享祁止的温柔,一想到祁止也会用这样的语调和别人说话,她就心里闷得慌。

  闻言,祁止抬头看了她一眼,好笑的摇摇头,“我只有一个小殿下。”

  “那还差不多。”希希莉娅满意的撸了小狸一把毛,狸猫在希希莉娅怀里舒适的翻了个身。

  回到古堡,祁止接过希希莉娅手上的狸猫,准备带下去清理清理。也不知道在外面跑了多久,爪子上的锋利指甲也得剪剪了。

  以离开希希莉娅身边,狸猫就没有那么乖了,拱起身子,尾巴高高的耸起,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低啸,爪子在地毯上抓挠,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挠他一下。

  祁止没有理会它,放好了水,直接抓着狸猫的脖颈上的皮毛把它扔进了水里。

  狸猫“嗷呜~”一声想要跳出来。和世界上所有的猫科动物一样,它们最讨厌的就是碰水。祁止蜷起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了一下,“咚”的一声,稍微不仔细根本就听不到,狸猫却似被安了定身符,原本还在挣扎嚎叫,立马就安静下来了,站在池子里瑟瑟发抖,但是愣是一动也不敢动。

  待祁止把狸猫送过来的时候,希希莉娅已经洗漱完毕钻到被窝里去了。她摸出一张彩纸,写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和自己奇怪的心态,然后折成小星星放进了床头的透明星星罐里。

  “喵呜~”小狸被祁止捧着,隔老远一看到希希莉娅,立马发挥出出色的弹跳力,蹦到了希希莉娅的怀里,然后把头往希希莉娅怀里钻,扒着她的衣服不肯松手。

  希希莉娅摸了摸怀里猫,发现它的皮毛已经被梳理干净,还被吹得蓬松柔软,散发着好闻的皂角香,摸起来更舒服了。

  “祁止,谢谢你呀。”

  “小殿下怎么不吹头发?”祁止挑起希希莉娅湿漉漉的长发,慢慢的用毛巾揉搓,把上面沾着的水珠吸去。

  “我不喜欢吹风机,吵的我头疼。”

  听罢,祁止换了条干净的毛巾,坐到希希莉娅身后,耐心的帮她擦拭长发。希希莉娅的头发长得漂亮,又黑又密,光想靠毛巾擦干,实在是一件巨大的工程。

  等干到差不多八成,祁止低头一看,希希莉娅已经靠在床背上睡着了。耷拉着的手上还捧着一只酣畅入睡的毛团。

  祁止毫不客气的把毛团从希希莉娅手上抓起来,放到了床下布置好的小窝里。小狸原本睡在希希莉娅香软的怀抱里突然被转移,就想叫出声,对上祁止淡漠的眼睛,垂着脑袋没敢再发出任何声音,委屈巴巴的躺进自己的小窝。

  祁止把希希莉娅抱起来,掀开被子轻轻的放了下去,动作小心翼翼得像捧着易碎的传世珍宝。

  希希莉娅一碰到柔软的被窝,立马翻了个身找到舒适的位置,嘴里还在吧唧吧唧。

  祁止凑过去听了一下,好像在嘟囔什么“吃饭、长胖”。

  他低低的笑了一下,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希希莉娅娇嫩的脸颊,果然比想象中的触感还要好。

  “自己还小小的一个,怎么就这么关心我,嗯?”

  似乎是嫌祁止的声音吵到了自己,希希莉娅翻了个身,把脑袋缩进了被窝,留给祁止一个黑色的后脑勺。

  无奈的摇头,把小公主从被子里挖出来,然后放缓脚步走到门外,轻轻阖上了房门。

  “晚安。”

  。。。

  祁止整整衣摆,没走几步,就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亚希伯恩。

  他穿着之前那套黑色的亲王制服,金色的勋章链条垂在胸前,衬得整个人英武不凡。

  知道亚希伯恩是特意在等他,祁止慢条斯理的走到亚希伯恩的面前。两人身高相当,比起久居上位的亚希伯恩,祁止的气势竟是丝毫不差,完全没有在希希莉娅面前温和无害的模样。

  “你果然不是一般人。”亚希伯恩打量他一眼,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直接说吧,有什么事请找我。”

  “哼。”亚希伯恩冷哼一声,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到窗边。外面的天色亮起来了,东方显露出橙黄的颜色,漫天的霞光绚丽夺目。

  “其实你不说,我也隐约察觉到了你的身份。”

  “哦,是吗。”

  祁止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修养良好的亚希伯恩差点破功。太狡猾了这个人,一点都不给别人留下把柄。明明自己也是局中人,一定要逼得对方先把筹码扔出来,把自己放在最有利的位置。这是个极冷漠极出色的对手。

  亚希伯恩磨了磨后槽牙,耐住性子,“我想让你把希希莉娅带到人类世界去。”

  “你这么放心我?不怕我拐卖了你们的娇娇公主?”

  “哼,你要是有这个心思也不会孤身一个人跑到这里送死来了。”

  祁止点点头,貌似很同意亚希伯恩的话,“报酬呢。”

  “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亚希伯恩顾及到房间里的希希莉娅,压低了声线。他是古堡的王,生来即高贵不可睥睨,要不是未来的事情他实在无法堪破,不敢贸贸然把希希莉娅留在这里,他也不会低声下去的去找这个低贱的的人类帮忙。

  血族的确大不如前了,正是因为如此,每个纯血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血族繁衍越来越不易,尚年幼的希希莉娅早就被其他的血族盯上了。之前路易斯公爵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亚希伯恩尚未长成,不足以保护这唯一的血脉,拼劲全力让希希莉娅陷入了沉睡。

  好不容易等他羽翼已丰,希希莉娅被成功的唤醒,他越发现自己任然看不破那层迷雾。未来的可能性太多了,他不敢冒任何的险,稍有不慎,代价太惨痛了。血族早在大战之后就分成了好几个族系,由长老会在表面上勉强维持,一旦希希莉娅苏醒的消息暴露出去,那绝对不是长老会能控制的局面。

  这件事情,得慢慢筹划。亚希伯恩不急,他已经等了很多年了,再长的时间,他也等得起。

  “只有一个要求,你把希希莉娅带回人类世界,好生照顾。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她。我可以替你完成一个心愿。”

  祁止饶有兴致的靠在墙上,一条长腿斜斜的支着,“你有什么能力替我完成心愿。”

  “我以为,你还想见她一面的。”

  祁止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一双眸子沉静无波,语调平坦,“你窃了我的梦。”

  “你知道的,不是所有人我都敢塞到希希莉娅身边。”

  祁止盯着亚希伯恩,站直了身,态度认真了许多,“好,我同意了。”

  亚希伯恩冲他点点头,“我并不想和你为敌,各取所需罢了。”

  祁止太善谋断,和他作敌人,并不会是什么开心的事情。更何况,他是保护希希莉娅最佳的人选了。血族那群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敢把纯血公主送到人类世界去。即使发现了也无所谓。人类世界不像血族,人气旺盛,世界版图巨大,想要找到希希莉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亚希伯恩推开希希莉娅的房门。小姑娘小小的一个,正窝在床上酣然入睡,脸蛋小巧精致,漂亮的让人不忍打扰。

  亚希伯恩坐在希希莉娅的床边看了很久,然后在她的额上留下清浅的一吻。

  他舍不得,可是他没有办法。希希莉娅身上的封印越来越弱,血脉的味道快要压抑不住了。一旦被发现,蜂拥而来的血族会把她吃的骨头也不剩。

  

吖匕

祁止:人家都亲了两次了,我的小姑娘还是小小的一个没长大,你是不是得给我点交代?   吖匕:(卑微)会的,会的,快了,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