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染唇

第13滴血

染唇 吖匕 3222 2019-12-08 07:00:00

  希希莉娅是被脸上的湿热给舔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昨天带回来的小狸正趴在自己身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见希希莉娅醒来,兴奋的摇了摇尾巴,伸出舌头在她脸上又舔了几下。

  希希莉娅笑出了声,向后躲着,“小狸,别闹,好痒。”

  小狸当然听不懂希希莉娅的话,它还以为是在和它闹着玩,更兴奋了,想要直接扑到希希莉娅的怀里,还在半空中就被人给截住了。

  祁止捏住狸猫的后颈,直接把它扔到了地上的小窝里。小狸在窝里翻滚一圈,委屈又害怕,一双猫哞紧紧的盯着希希莉娅,喉中发出低低的叫声,“喵嗷~”。

  看它可怜巴巴的样子,希希莉娅瞬间就心疼了,“它还怀了宝宝,祁止你别扔它呀。”

  光着脚下床,蹲到猫窝边上,伸出手揉了揉小狸的脑袋。小狸猫顺势在希希莉娅柔软的手心里蹭了蹭,乖巧的不行。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这是一只普通的家猫了。

  “小殿下,今晚的天气正好,要不要出去逛逛?”

  “要!”希希莉娅喜欢古堡外一切的风景,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看那棵大松树上的小松鼠了。不需要祁止帮忙,自己就跑到洗浴间收拾妥当了。

  偌大的卧室只剩下祁止和小狸两个生物。小狸躲在窝里瑟瑟发抖,一声都不敢吱。

  “祁止...”希希莉娅从洗浴间探出一个头来,表情变换不定,欲言又止。

  “怎么了?”祁止放下手中的工作,踱步过去。

  “我好像长胖了。”希希莉娅欲哭无泪。血族是个极度爱美的种族,族中的男女没有一个不是外表美丽身材高挑的。希希莉娅虽然年岁尚小,但是却已经出落得分外惊艳了,不说别的,她那一把纤腰和长腿,着实让不少人羡慕。

  今天希希莉娅换衣服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原本穿的大小正合适的衣服现在竟然有些穿不下了。好不容易穿进去后发现着实勒得慌,特别是胸口的地方。

  祁止是第一个发现希希莉娅重了的,但是看到小姑娘泫然欲泣的表情,斟酌了一下,“可能是小殿下长高了。”

  “真的?”

  “嗯。”祁止严肃得不能再严肃。

  希希莉娅心中稍安,终于肯推开洗浴间的门出来了。是真的胖了,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胖,希希莉娅已经隐约有了少女前凸后翘的玲珑曲线,身量也拔高了不少,原来刚好曳地的长裙,此时此刻知道了脚踝。

  自她苏醒,才这么短短的时间,希希莉娅成长的速度让人惊讶。联想到昨天亚希伯恩的行为,祁止了然。

  希希莉娅沉睡了这么久的时间,生命好像静止了一般,连头发都不再长,一直都保持的最开始的样子。现在被唤醒,体内的封印越来越弱,她就显出了惊人的生长速度,估计过不了多久,她就是一副少女的模样了。

  明珠蒙尘,乍一拭静,满室生光。祁止也可以理解亚希伯恩为什么宁愿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要让他一个人类把希希莉娅带去人类世界里了。

  “衣服不合身,我去给小殿下换一条裙子。”

  重新换了一件衣服,希希莉娅才是松了一口气,生怕把衣服给撑破了,给浣衣的侍女看到了,那得多尴尬啊。

  一抱着小狸走出古堡,希希莉娅就像一只从笼子里放飞了的小鸟,祁止慢悠悠的跟在希希莉娅身后收拾残局,然后看着小姑娘活泼生动的背影笑了笑,真是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任谁想得到这是血族的纯血小公主呢。

  希希莉娅抱着小狸坐在湖边,把一双白皙的小脚伸去沁凉的湖水中,拍打起的层层涟漪向湖中心慢慢扩散,头顶是璀璨的星空,身后是一望无垠的草原,希希莉娅深深的吸了口清新的空气,感觉到身心舒适。

  不对,风中的味道不对,有陌生人闯了进来。

  希希莉娅错愕的支起身子,祁止也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

  “小殿下,先起来,我们先回去。”

  “嗯。”在这样的事情上,希希莉娅从不任性胡闹。把脚从湖水中收回来,唤回一旁玩耍的小狸抱在怀里。祁止替希希莉娅系上披风,看到她被黑色披风衬得愈发白嫩小巧的脸蛋,皱了皱眉,替她把兜帽也带上了。

  “风大了,小心吹的头疼。”

  “哦。”希希莉娅没怀疑,她知道祁止总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对待,担心她这个,担心她那个的,但是她没说,她还挺享受这样的担心的。

  没走几步,外面的风刮得越来越大了,草地上的草叶都被压弯了腰,发出“沙沙”的声音,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

  “来不及了。”祁止牵着希希莉娅的手腕躲到了一旁的松树后。这是一颗极大的树,也不知道在这生长了多少年,粗得要7、8个成年人才能围抱起来。

  不一会,原野上急速的闪过几道黑色的影子,刚刚还在山边,一会就到了古堡门口。

  希希莉娅从祁止身后探出脑袋,偷偷瞄了一眼,指着古堡面前站着的人,在祁止耳边细细小小的说:“祁止,我认识他们。”

  一股气流夹带着甜香从祁止的耳廓旁划过,似有若无,轻轻洋洋的从皮肤上扫过,泛起一阵酥麻。祁止不自在的垂眸,看到一双细嫩的小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袖,皮肤奶白,指甲粉红,连手指都生的漂亮,真是无处不精致。

  希希莉娅才没有注意到祁止的僵硬,生怕自己被发现,还贴近了祁止凑近说,“他们是我的父亲的兄弟和侄子,我在沉睡以前见过他们,血族的生命很漫长,样貌就停留在最强盛的时期,一般都是青壮年时期,所以即使过了这么久,我也还是认得出他们。”

  希希莉娅有些得意,红润的嘴唇轻轻的勾起,没有收到祁止的夸赞,希希莉娅收回目光,发现祁止难得有些僵硬和呆愣,一双向来盛满温和的浅褐色眸子被垂下的睫毛盖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害怕了吗?

  希希莉娅反思了一下自己,真是太不称职了。古堡突然来了外人,明显不怀好意,祁止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害怕是肯定的。

  想到这里,希希莉娅愧疚感爆棚,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了半天,踮起脚尖,用手捂住了祁止的眼睛,“没事的,哥哥会打发他们的,你别害怕。”

  祁止回过神,眨眼间睫毛从希希莉娅的掌心扫过。知道希希莉娅在担心什么之后,祁止低低的笑了一声,声音低沉微哑,像丝滑的天鹅绒蛋糕。

  真是疯了,看一个小姑娘还能愣了神。人家哥哥刚把她托付给自己,要是知道自己的心思得把他生吞活剥了。祁止敛神,把希希莉娅的手从自己眼睛上拿下来,然后和她稍稍隔开了点距离,他可不想当禽兽。

  “我没事,别担心。”

  希希莉娅打量他一眼,看到祁止确实是神色如常,就没再怀疑,再次往古堡的方向看过去。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亚希伯恩带着士兵出来了,他穿着笔挺的亲王制服,身后巨大的披风在风中飒飒飞舞。血族的人长得都好看,亚希伯恩长身站在最前面,夜色也掩盖不了他的神采。

  希希莉娅的视力和听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虽然隔得远,但是她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听到他们的交谈。

  “伯父、伯母、艾斯维亚表弟,好久不见。”

  被唤作伯父的希克斯公爵上下打量了一下亚希伯恩,然后在他肩上拍了拍,“当年你父亲去世了,我亦是悲痛欲绝。但是没想到,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你就成长成这样,已经可以比肩你的父亲了。伯父很欣慰。”

  “伯父谬赞了,我也只是堪堪撑起父亲留下的基业而已,不如表弟,聪慧不凡,天资过人。”

  艾斯维亚听到亚希伯恩的夸赞,双手环胸,一边的嘴角勾起,从鼻腔里发出轻蔑的哼声。他和亚希伯恩可以说是一同长大的,许久不见,别的没见,表面那套吹嘘敷衍的功夫倒是长进了不少。

  “艾斯维亚!你给我态度好一些!”希克斯公爵低声警告。

  “没事,表弟还是和以前一样真性情。”亚希伯恩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艾斯维亚懒得看他们打太极,干脆转了个身,酒红色的头发被吹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

  希希莉娅看到艾斯维亚突然转身,吓得赶紧后缩,直直的撞进了祁止的怀里。

  艾斯维亚敏锐的注意到那边的动静,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

  “快进去吧,我让人在殿内准备了上好的佳肴和歌舞。”亚希伯恩看了一眼远处的松树,侧身示意他们进去。

  艾斯维亚挑挑眉毛,没有纠结太久,跟着希克斯公爵进了古堡。

  “呼~吓死我了。”希希莉娅松了一口气,对着祁止控诉,“你看到那个红头发的人了嘛?他是我的表哥,我的噩梦。”

  “噩梦?”祁止安抚的揉了揉希希莉娅的头。

  “对,他以前老是欺负我,太凶残了,我以前都是躲着他的。”希希莉娅叹了一口气,有些忧愁的看着不远处灯火明亮的古堡,“你说他们突然过来干嘛,一会我怎么回去呀?我真的不想见到那个表哥了。”

  希希莉娅没有经历过那场大战,不知道纯血血脉到如今留存甚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一种珍贵的存在,她只是单纯的想躲过古堡里那个魔鬼。当然,祁止也不打算告诉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